新華網 正文
【戰地日記】在生死賽跑中,忘記什麼是害怕
2020-02-10 10:04:29 來源: 黨建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在長江航運線上有這樣一群人,在疫情防控阻擊戰中走在最前線,為了人民的健康義無反顧,成為最堅定的“逆行者”。他們挺身而出、扎實工作、執著堅守,以擔當與實幹詮釋著初心使命,以拼搏與奉獻扛起了一面“抗疫先鋒”大旗。

許綠葉:我不能離開 更不能倒下

  疫情就像漫卷人間的沙塵暴,來勢洶洶。而醫生,就像在沙塵暴中頑強生長的綠葉,托起病人生的希望。

  “我不能離開,更不能倒下!”年近六旬的長江航運總醫院感染科專家組組長許綠葉正奮戰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第一線。

  1月9日,醫院突然來了一位71歲高齡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陳某,許綠葉立刻安排給老人拍片檢查。看到片子的那一刻,在場的醫生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

  在閱片燈下,患者肺部整個都是感染形成的白色。情況緊急,必須馬上上呼吸機。

  “我還能不能出去?我還能不能活?”陳某拉著許綠葉的手,泛著淚光的眼睛裏滿是絕望。

  許綠葉堅定地回答道:“你有信心我們就有信心!”

  這句話不僅撫慰了病人,也穩住了軍心。

  然而,談何容易。目前仍未研發出針對新冠病肺炎的特效藥,救治過程只能依靠患者的自愈能力,而對于自愈能力不足的高齡老人來説,還伴隨著引發並發症危及生命的可能。

  剛入院的前幾日,陳某的狀態不容樂觀,很長一段時間都處于高燒期。“再困難我們都不能放棄!”作為團隊的主心骨,許綠葉親自給患者檢查、開藥,每天對其進行多次監測觀察,調整治療方案。在醫患雙方的共同努力下,陳某的狀態逐漸好轉。

  1月24日,大年三十,陳某終于出院了。他和許主任以及她的同事們在大門前合影留念,留下了重生後感恩的淚水。

  這世上沒有比生命更無價東西了,那一刻,許綠葉感覺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有了回報。轉身擦幹眼淚,她又繼續投身到新的診治中。

孫莉:“生死賽跑中,連害怕的時間都沒了”

  大年三十的隔離病區,亮如白晝,醫生、護士腳步匆匆,儀器滴滴作響,作為始終堅守在戰“疫”一線的醫護人員,長江航運總醫院康復醫學科一病區主任孫莉在這裏堅守,已經1個多月了。

  她負責的病區比較特殊,是全院醫生護士感染組,目前這裏除了接受從發熱門診收治的疑似病人,還有4名確診感染的醫護以及13位疑似感染醫務人員。

  疫情當前,由于防護物資的大量消耗,甚至缺乏,戰鬥在一線的醫護人員有些出現了咳嗽、乏力等不適,陸續倒下,同時發熱病人急速增加,讓原本設置的三個病區不堪重負,1月22日,醫院隔離病區正式組建。康復醫學科一病區主任孫莉帶領科室醫護人員承擔起這份重任,他們來到內科樓四層,開設了又一個新的肺炎病區。

  一大早,交班匯總、分組查房、觀察呼吸、監護心電……由于隔離病區的特殊性,大多數家屬無法近身照護。忙完這些,孫莉與護士們一道,幫助病人解決生活上的需求,準備生活用品、送餐到病房、幫著打開水、服藥到口,一刻都沒停歇。

  下午一點多,忙碌了一上午的孫莉終于有機會喘口氣。她端著反復熱了幾次的盒飯,還沒來得及吃上兩口,上午送來的一位70歲重症病人血氧突然降低,情況緊急。她放下筷子,戴上口罩就衝了出去。

  晚上九點多,孫莉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小孩早已送到爺爺奶奶家,丈夫是長江航運總醫院神經外科醫生,在醫院時,兩人忙得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回家後,又處于相對隔離狀態,説不上一句話。

  “病人一波接一波涌進來,我們每個人的體力都逼近極限。”孫莉説,雖然經歷過非典,但面對來勢洶洶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説不害怕是假的。“不過,現在連害怕的時間都沒有了,沒有人比我們更清楚,這是一場生死賽跑。

肖鳴:“請讓我去支援前線!”

  “請讓我去支援前線!”在防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場上,長江航運總醫院老年病科副主任肖鳴再次站了出來。

  新年以來,疫情愈發嚴重了,長江航運總醫院老年病科的病房被緊急徵用了一部分成為隔離病房。作為資深的老年病醫生,肖鳴原本不用參與到這場“戰役”,但她清楚,老年人一旦患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情況會更加危險。

  “老年病患需要懂老年病專業的醫生參與救治。”肖鳴説。第二天早上7點,醫院開放隔離病房前,她向院長鄭重提交了請戰書。

  床位緊缺,病人卻一波接一波涌進來。頭幾天,常常盒飯還沒揭開就已經涼透了,雙腿腫到下班後必須在辦公室坐1個小時才能邁得動,12個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經常回到家才想起自己一整天沒有喝水,被迫在睡前擠出時間喝掉一杯人體必需飲的水量。我必須保證自己不倒下,才能救更多的人。”肖鳴説。

  設立在老年病科的肺炎隔離病房,是全院老年肺炎患者的集中診治區,患者平均年齡在85歲左右,年齡最大的患者已99歲高齡,是疾病最兇險、死亡率最高的病房之一。

  腎功能衰竭怎麼辦?心功能衰竭怎麼辦?高血壓患者如何用藥?作為老年病專家,肖主任不是正在會診,就是走在去會診的路上,甚至連晚上回到家都在與同事電話討論治療方案。

  “病區裏所有病人的聽診,都是肖主任來操作。”一位年輕護士告訴記者。一次又一次把耳朵和脖子都暴露在兇險的病毒中,這不僅有利于全面掌握患者病情,更是對同事們的保護。“肖主任將最大的危險留給了自己。”同事感嘆道。

  “這是我應該做的。”當被問及是否害怕時,肖鳴堅定地説,“我已經做好隨時被隔離的準備。”在肖鳴與同事們的不懈努力下,好消息接踵而至。目前,他們病區已經有3名患者治愈出院,留院的患者均無發熱現象,狀況正在向好的方向發展。

余波:有一種割舍,是為了讓更多人重聚

  大年三十,15點34分,長江航運總醫院呼吸科病房。一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停止了呼吸,一位身著厚重防護服的醫生匆匆趕來,在病床前失聲痛哭。

  “他是余醫生愛人的父親。”一位護士哽咽道。她説的余醫生,是長江航運總醫院醫療協調組組長余波。

  怎能不遺憾?整整7天,將近80個小時同在一個醫院,短短幾百米的距離,她和老人真正見面的次數,僅僅四次。

  第一次見面,公公因身體不適來醫院就診,隨後被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

  剛剛把老人送進隔離病房門口,余波手中的電話又響了。“去吧去吧,我知道你很忙。再忙也記得吃飯啊!”公公擺擺手,轉身就跟隨護士進去了。余波看著老人的背影,心就像被抽空似的,很不是滋味兒。

  第二次見面,余波正組織專家組給重症患者會診。

  走進公公病房,還沒來不及跟老人交談,旁邊急促的喘氣聲讓她停下了腳步。臨走時,余醫生在護目鏡下笑著跟老人揮了揮手,看到老人沒有回應,余醫生笑著搖搖頭,“穿戴這麼嚴實,估計認不出我了,下次走到他面前,近一點就認出了。”想著想著,不經意又轉身又走向下一個急需幫助的重症患者去了。

  第三次見面,余波同樣是組織專家組給重症患者會診。

  1月22日,長江航運總醫院組建新的隔離病區。病人蜂擁而至,新騰出來的48個床位轉眼就被佔滿了。“余醫生,有幾個病人一直處于高燒,情況危急!”經過老人病房門口,她匆匆舉起手來打招呼:“爸,我是小余。”老人沒有聽見,余醫生搖搖頭,轉身默默下定決心,“老人家耳朵聽力不好,下次再叫大聲點。”

  然而,第四次見面,沒想到竟是永別。

  接到公公病危電話的時候,余波正在發熱門診協調增援醫生。“你來呼吸內科一下,爸不行了!”電話那頭,丈夫的聲音極度克制。短短10分鐘路程,她心裏冒出了無數個“怎麼可能!?”老人的病情一直比較穩定,所以從來沒有列入會診名單裏,病症竟然如此兇險!“我原本可以送飯進去的,但我又走到了其它病房,是我不孝啊!”余波幾度哽咽。

  大年初一,早上7點半。余波又準時坐在了辦公桌前,此時此刻,她必須化悲痛為力量。因為,她明白,眼下她和白衣戰友們所做的一切,與親人的割舍,都是為了讓更多的人能久別重聚。

  (供稿單位:中國水運報)

+1
【糾錯】 責任編輯: 于子茹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走近N95口罩生産線
走近N95口罩生産線
戰“疫”夫妻一家的隔空團聚
戰“疫”夫妻一家的隔空團聚
“95後”男護士抗“疫”上崗記
“95後”男護士抗“疫”上崗記
疫情下的溫暖守護
疫情下的溫暖守護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8111210468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