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執子之手只爭朝夕 “八旬院士”辦公室裏過除夕
2020-01-24 20:21:1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上海1月24日電(記者張建松)走進校門、繞過圖書館、徑直往前,有一座黃白相間的小樓,那就是同濟大學海洋樓。除夕這天,我國著名海洋地質學家、中科院院士、同濟大學教授汪品先像往常一樣,一大早就和老伴孫湘君一起來到辦公室。

(圖文互動)(1)執子之手只爭朝夕 “八旬院士”辦公室裏過除夕

  1月24日,我國著名海洋地質學家、中科院院士、同濟大學教授汪品先和老伴孫湘君在辦公室商量工作。當日,是我國農歷春節除夕。新華社記者 張建松 攝

  節日期間,海洋樓裏一片靜謐。一樓大廳陳列了許多展板,一項項沉甸甸的科學成果,彰顯了這座小樓在我國的重要地位。三樓的汪品先辦公室極為普通。一排書櫥,幾乎佔滿了一整面墻;堆滿了資料的書桌,中間擺放著一個臺式電腦,那就是老院士每天埋頭工作的“戰場”。

  隔壁就是孫湘君辦公室。兩位老人朝夕相伴、心心相印,就好像60多年前,他們一起在莫斯科大學留學時那樣。當年,他是班長,她是黨支部書記。回國結婚以後,他們為了各自事業,曾在京滬兩地分居長達30多年。直到2000年孫湘君退休以後,才得以來滬團聚、長相廝守。

  如今,盡管已經84歲了,汪品先依然像一位勤勉刻苦的學生,每天除了工作、還是工作,除夕也不例外。孫湘君也依然像他的同班同學,每天陪伴他工作、傾聽他的想法、提出她的建議,並規定他每天晚上只能工作到十點半,必須回家。

(圖文互動)(2)執子之手只爭朝夕 “八旬院士”辦公室裏過除夕

  1月24日,我國著名海洋地質學家、中科院院士、同濟大學教授汪品先和老伴孫湘君在辦公室。當日,是我國農歷春節除夕。新華社記者 張建松 攝

  今年春節,汪品先早已經安排好工作計劃——撰寫科普。首先是將“南海深部計劃”的科學成果寫成科普文章《南海演義》,其次是完成自己的科普專著《深海淺説》。

  “南海深部計劃”是我國海洋科學第一個大規模的基礎研究計劃。2019年,在全國32家單位、700多人次科學家、長達8年的共同努力下,該計劃取得豐碩成果。作為指導專家組組長,汪品先帶領我國科學家在南海深部重大科學問題上,提出了挑戰傳統認識的新觀點,取得了南海深部研究的科學主導權。

  “南海是我國最重要的深海區。2020年,我最大的心願是推動深鑽、深潛、深網‘三深’技術合作,將南海科學研究一步步深入進行下去。”汪品先説,“我國位于地球上最大的大陸板塊——歐亞大陸板塊和最大的海洋板塊——太平洋板塊之間,以南海為抓手、海陸結合研究,具有很大的優勢。”

  在國際地球與海洋科學領域樹立“中國學派”,是汪品先畢生努力的方向。由于歷史原因,我國在地球與海洋科學領域長期與國際前沿失之交臂。進入21世紀以來,隨著海洋探測技術日新月異,地球係統科學大發展,我國海洋事業迎來了數百年來的最好時機。

  汪品先常説:“許多我年輕時想做而做不成的事,到了老了該謝幕的時候,反而要登場,怎能不抓緊寶貴的時間?對我來説,最缺的就是時間。我是倒計時的,別的都可以慷慨,錢我也可以慷慨。時間我不能慷慨,因為我沒有了,我在時間上是很小氣的。”

  汪品先對科學事業的追求與熱愛,孫湘君深深理解。為了這種理解,她曾婉拒了單位領導推薦自己申報院士,一退休就從北京來到上海照顧老伴,並和他一起探索地球與海洋科學奧秘。他們曾合作發表了多篇高質量論文,一起攜手攀登科學高峰。直至前些年,她的眼睛再也看不了顯微鏡。

  “剛來上海那年,我很不習慣上海冬天的濕冷,就到澳大利亞的大兒子家裏過年。回來後聽保安説,那年除夕晚上,我老伴一個人還在辦公室裏工作,只吃了保安們送來的一盤餃子,心裏非常非常難過。從那以後,我再也不出去了,每年都陪著他一起過年。”孫湘君説。

  每年的除夕夜,孫湘君最開心的事,是老伴陪她一起看春晚,今年也不例外。“一年365天,他364天晚上都是在工作,只有這一天晚上,肯花時間陪我看看電視,我怎能不高興啊!”孫湘君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連:花燈扮靚金石灘
大連:花燈扮靚金石灘
守好鐵路線 春運保平安
守好鐵路線 春運保平安
“00後”乘務員的首個春運
“00後”乘務員的首個春運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81125500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