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公眾質疑的這些事,也該“清欠”
2020-01-20 10:01:31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幹嘛?”這是影視劇中的一句臺詞,嘲諷的是一些人明知做錯事,卻不直面問題,不想辦法改正,只是用不走心的道歉或片面的回應敷衍了事。

  走沒走心,瞞不過公眾的眼睛。整改沒整改,得在陽光下曬一曬。

  上周,中科院研究員徐中民在核心期刊《冰川凍土》發表的一篇論“導師崇高感”和“師娘優美感”的拍馬屁文章,7年之後被網友重新扒出來。徐中民在這篇論文對導師和師娘極盡諂媚,著實前無古人。

  論文中提到的導師程國棟正是《冰川凍土》的主編。程國棟回應稱,2011年從領導崗位退下來後自己對期刊的關心很少,對于文章的發表事先一無所知,但作為主編事後沒有做任何處理,應負主要責任。同時表示,現已向領導引咎辭職,辭去主編職務。

  光看回應裏的“主要責任”“引咎辭職”等字眼,很容易讓人誤以為程國棟敢于擔當。事實並非如此。有媒體發現,徐中民還將這篇30頁的論文出版成書。而聲稱對這篇文章一無所知的程國棟竟然為這本書寫了推薦語。

  程國棟看似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實則推諉,糊弄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丟下一紙裝聾作啞的回應之後,程國棟就再無回應。如果認為這樣就能完全撇清問題,不異于掩耳盜鈴。問題就在那裏,掩得了一時,捂不了一世。

  《冰川凍土》編輯部工作人員曾回應媒體説:“既然大家不喜歡這篇稿子,那就把這篇稿子撤下來”,並稱這些稿件可能有用詞不當,但不牽扯學術不端、學術不正。

  徐中民的這篇論文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91125019)”資助,程國棟正是這個項目的專家組組長。公眾所質疑的學術腐敗問題,遠比“用詞不當”嚴重得多。而《冰川凍土》的這種“金蟬脫殼式回應”避重就輕,難以服眾。

  除了完全回避、裝聾作啞和避重就輕之外,有些聲明只挑部分質疑回應,也難起到“一錘定音”的效果。

  上周,貴州43斤女大學生吳花燕離世。與之相關的中華兒慈會旗下的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的慈善募捐是否規范,成為公眾質疑的焦點。

  中華兒慈會已承認存在操作不規范、工作不嚴謹等問題,並回應了募款100萬元為何只撥付2萬元、募捐過程吳花燕姐弟是否知情、為何會超范圍救助和剩余善款如何處理等問題。但兒慈會的回應與吳花燕家屬、醫院和鄉鎮幹部説法截然相反。目前,這筆善款還是一筆糊涂賬,關于吳花燕是否得到妥善捐助仍重重疑點。

  而對于舉報所稱的“9958專挑臨近不治的病人,超額募捐,不及時給予撥款,以達到病人去世之後囤積捐款目的”的質疑,中華兒慈會並未作任何回應。

  化解猜測和質疑最好的方式就是信息公開。不正面回應所有質疑,不把善款和捐助流程擺在太陽底下曬一曬,只能加劇公眾對公益慈善機構的不信任,最終拖累的是整個行業。

  有一種觀點認為,中國的公益慈善尚在襁褓之中,應該多一些寬容,少一些質疑和苛責。這種説法明知公益慈善行業是帶病生長,卻不及時治療,反而一拖再拖。要知道,給公益慈善降溫的問題並不是公眾質疑所制造出來的,根源在公益慈善行業本身的違法違規操作。試想,如果沒有公眾質疑,超額籌款後余額如何使用,是否有人借機發“公益財”,這些都將繼續深藏水下,到時要根治慈善亂象或許得付出更慘痛的代價。

  上周,農夫山泉被舉報在武夷山國家公園內“毀林取水”,引發爭議。然而,農夫山泉詳實的調查回應,挽回了不少舉報造成的損害。

  農夫山泉發表聲明,針對質疑,逐一説明了部分舉報圖片係擺拍、存在刻意誤導的情況,農夫山泉取水項目經過嚴格的環保與節能評審,且項目取水點不在國家森林公園范圍內。為了防止村民砍樹,保持水源,農夫山泉甚至每年還要倒貼當地村民20萬元。另外,農夫山泉也在聲明中指出舉報者與農夫山泉存在利益糾紛。

  目前雙方的爭論還在繼續,究竟誰是誰非,還未有定論。但相比農夫山泉,舉報者對于和自己利益相關的武夷山大安源公司在旅遊開發過程中未獲當地水利局、自然資源局審批卻未作出任何正面回應。不排除會出現輿論反轉的可能。

  世上沒有説服不了的公眾,也沒有應付得過去的問題。對于公眾的質疑,無論是完全避而不談、裝聾作啞、選擇性回應,還是批評質疑的,都屬于不敢直面問題的鴕鳥式回應,本質上都算是諱疾忌醫。只有“有疑必查、有查必復、復必詳盡、切實處理”,才能化解對公眾的種種質疑和猜測,實事求是地直面問題,甚至是主動找問題,才是解決問題的“正確姿勢”。快過年了,希望有關部門能及時調查並發布一錘定音的回應,讓這些質疑盡快“結清”。(評論員張典標)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公眾質疑的這些事,也該“清欠”-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701125484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