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守江禁漁那些年——一名老漁政人的禁漁記憶
2020-01-07 11:16:2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南昌1月7日電 題:守江禁漁那些年——一名老漁政人的禁漁記憶

  新華社記者羅晨、余剛

  隆冬時節,長江江西彭澤段。年近花甲的易秋收站在船頭,望著熟悉的江面,心中不禁感慨萬千。

  2020年元旦,從事漁政工作二十余年的易秋收正式步入退休之年,他多年來守護著的這片長江水域也迎來了為期十年的“休養生息”……

  “捕撈船不再來了”

  1992年,易秋收從部隊轉業回到家鄉彭澤縣漁政局工作。在他的記憶裏,20世紀90年代初期彭澤縣的漁業依然興盛,魚肉肥美,漁市繁榮,漁民富足。當時的彭澤沿岸約有七、八十條漁船捕撈作業,漁民的年收入能達到兩萬元左右。

  “每年四月中旬左右,余幹縣會有六、七條船專程來彭澤捕撈刀魚,一待就是二十多天。”他回憶當年的盛況説。

  然而,彭澤漁業的興盛場面未能持續太久。隨著魚類資源日漸減少,一些漁民選擇退捕上岸,另謀生計。“沒過幾年,到90年代後期,長江刀魚越來越小,也再難看到遠道趕來的捕撈船了。到近幾年,彭澤一百多家漁戶中約有三分之二已不再進行長期捕撈。”易秋收説。

  “為了子孫後代”

  2002年,為保護長江漁業資源,我國對長江開始實行階段性禁漁制度。當時已在水上執法一線工作數年的易秋收對這一政策非常支持。

  “那時魚的數量已經在減少,魚也越來越小,漁民們漁網的網眼也跟著變得越來越小。開展春季禁漁很有必要。”他説。

  春季禁漁制度剛實行的頭兩年裏,易秋收在休漁期裏異常忙碌,他和同事們時常需要到江中驅趕偷捕的漁船。水上執法巡邏頻率也從之前的三天一次增加到兩天一次。

  “部分漁民一開始對實行禁漁還是有情緒的。”易秋收回憶説。為此,易秋收和同事們向當地漁民做了大量思想工作,宣傳開展禁漁工作的必要性,並幫助漁民們在休漁期尋找些短期工作。漁民們慢慢理解並接受了春季休漁制度。

  2019年9月,易秋收與同事們開始展開彭澤縣漁民退捕工作,以確保2020年全面禁捕工作的順利實施。在走村訪戶開展工作的過程中,他欣喜地發現大部分漁民對全面禁捕工作是持支持態度的。

  “有漁民講,實施長期禁捕是為了長江漁業資源和生態多樣性的恢復,也是為了子孫後代。”易秋收説,“魚越來越少,其實不少漁民早已主動‘洗腳上岸’,轉産轉業。”

  “小木船追趕不上”

  2005年,易秋收所在的水上執法隊迎來了第一艘執法艇。在此之前,易秋收和同事們是靠著從漁民那裏租來的小木船來管理日常捕撈活動的。然而,隨著電魚等非法捕撈活動日漸猖獗,租來的小木船難以滿足水上執法的需要。

  “租來的小木船根本追不上那些非法捕撈的漁船,執法難度越來越大。于是我們就向上級申請了第一艘水上執法艇。”易秋收回憶説。

  此後,彭澤漁政執法隊陸續迎來新的執法艇和執法船。2018年,彭澤縣又添設了漁政躉船,並在此建立多部門聯合組成的彭澤水上綜合執法中心。

  “近些年來,我們的管理越來越嚴格,對非法捕撈的打擊力度也越來越大。非法捕撈活動明顯減少。”易秋收表示,他希望在退休後能夠作為志願者為接下來十年禁漁工作發揮余熱。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雪後北京
雪後北京
退捕上岸的長江漁民
退捕上岸的長江漁民
臘八到 粥飄香
臘八到 粥飄香
湖北宣恩:臘月花爭艷
湖北宣恩:臘月花爭艷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601125430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