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極寒下的中國“東極鐵路醫生”
2019-12-24 09:49:5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哈爾濱12月24日電(記者鄒大鵬、楊喆、謝劍飛)時值嚴冬,滴水成冰。在我國“東極”黑龍江省撫遠市,最低氣溫低于零下20攝氏度。鐵路巡線員黃福和停下手中的工作,摘下手套擦了下臉上的淚水——他並不是有傷心事,眼淚是被寒風吹出來的。

  黃福和與其他8名巡線員所在的位置,是中國鐵路哈爾濱局集團有限公司佳木斯工務段前進鎮線路車間撫遠線路工區前撫線151公裏200米處,記者在現場看到,積雪覆蓋了枕木、碎石。鐵軌兩旁,分不清哪裏是路,哪裏是溝,一不小心踩到深處,積雪幾乎沒過了小腿。

(圖文互動)(2)極寒下的中國“東極鐵路醫生”

  一名巡線員在撫遠線路工區值守(12月19日攝)。新華社發(謝劍飛攝)

  雖然剛剛到下午兩點,但太陽已經西向,接近了地平線——在撫遠,隆冬時節,太陽會在下午3點多落山,黃福和他們早晨7點開始一天的工作,要在天黑之前完成。

  在作業現場,巡線員操作鐵路軌距尺,測量鐵軌的斷面數據。他們使用鐵鏟清理枕木上的積雪,一名巡線員操作電動扳手,將連接枕木和鐵軌的螺絲擰起,一名巡線員則操作液壓起撥道器,另外一名巡線員迅速將墊片放置在鐵軌和枕木之間,這樣,兩條鐵軌的相對高度重新變得一致。

  “我們的工作,就是給鐵軌‘體檢’,做整體凍害檢查,看兩條鐵軌的橫縱兩個斷面位置是否符合標準。”黃福和指著鐵軌説,發現問題,就要通過鋪設墊片等方式將鐵軌調整好,“誤差以毫米計算”。

(圖文互動)(7)極寒下的中國“東極鐵路醫生”

  撫遠線路工區巡線員對路軌進行養護作業(12月19日攝)。新華社發(謝劍飛攝)

  空曠的野外,體感格外寒冷,雖然穿了兩層棉襪子,但不一會兒記者就感覺棉鞋已被凍透,不斷跺起腳來;風吹在臉上像刀割一樣疼,放在兜裏的手機也被凍關機,碳素筆也被凍住,寫不出字來。

  “在這個地方,記錄必須用鉛筆。”黃福和拿出他的作業記錄本,上面拴著一支鉛筆。

  前撫鐵路位于我國最東端,這裏是盛産水稻的“大糧倉”,也是探秘“東極”的旅遊勝地。近年來,鐵路貨運量和客運量不斷加大,給巡線員們的工作帶來了更多挑戰。

  每天八個小時的時間裏,巡線員們處理好一處作業區,就要沿著鐵軌步行前往下一處,巡線的裏程常常超過10公裏。

(圖文互動)(1)極寒下的中國“東極鐵路醫生”

  撫遠線路工區一名巡線安全員的眉毛、眼睫毛和口罩上結了冰霜(12月19日攝)。新華社發(謝劍飛攝)

  出生于1996年的金鑫是這些隊員中年齡最小的,2018年參加巡線工作。剛剛結束一次作業,他直起身舒了口氣,臉上的口罩早已滿是冰霜。

  “剛開始根本沒想到這麼冷,只能想辦法多穿,現在已經習慣了。”金鑫説,怕家裏人擔心,他從未告訴家裏工作條件這麼艱苦。

(圖文互動)(4)極寒下的中國“東極鐵路醫生”

  撫遠線路工區巡線員在搬運器械(12月19日攝)。新華社發(謝劍飛攝)

  每天,巡線員師國臣的工作內容之一,就是要和別的隊員一起,將100多斤重的電動扳手搬上搬下鐵軌數十次。“其實説起來也簡單,既然選擇了這個工作,就得幹好。”談及工作的辛苦,師國臣這樣説。

  黃福和從事這項工作已經33年了,他告訴記者,這份工作的滿足感,來源于結束一天極寒下的工作後,回到駐地的熱菜熱飯,更來源于看到一列列火車飛馳而過時的平穩、安全。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回味”2019
“回味”2019
拉薩:龍王潭公園鳥盡歡
拉薩:龍王潭公園鳥盡歡
花絲鑲嵌:錘音千萬響 花絲分毫嵌
花絲鑲嵌:錘音千萬響 花絲分毫嵌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5112538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