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大西北,正上演著“由黃變綠”的生態奇跡!
2019-12-15 08:40:29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導讀

  第五次全國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監測顯示,我國荒漠化土地和沙化土地面積自2004年連續10年保持雙縮減。2019年2月,美國航天局根據衛星數據進行的一項研究成果表明,全球從2000年到2017年新增的綠化面積中,約四分之一來自中國,貢獻比例居首。

  西北地區是中國荒漠化、沙化土地分布最廣的地區。西部大開發的20年,也是西北地區生態治理快速發展的20年。西北地區的荒漠化土地和沙化土地面積連年減少,許多地區出現“綠肥黃瘦”的景象。但是西北地區生態脆弱,生態治理仍然任重道遠,治沙與治窮相結合的治理路徑仍需要不斷發揮作用。

  位于毛烏素沙地邊緣的寧夏靈武白芨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馬鞍山林場

  “寧肯治沙累死,也不讓風沙欺負死”

  官井村是庫布其沙漠邊緣的一個小村。20世紀80年代,這裏土地嚴重沙化,全村只剩下一棵孤零零的柳樹。

  如今,庫布其沙漠生態治理率已達到25%,實現人進沙退的轉變。防沙治沙的成功實踐,被寫入《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締約方代表共同起草的《鄂爾多斯宣言》。今天的官井村,已是綠林縈繞,一棵樹變成了19萬畝樹林。

  在中國的大西北,由黃變綠的生態奇跡不斷上演著。

  清晨的毛烏素沙地,伴隨著呼呼的風聲醒來,殷玉珍一鼓作氣爬上10多米高的瞭望臺,舉目四望,林海起伏。這裏地處毛烏素沙地南端,30多年前還是一片人跡罕至的黃沙。1985年,19歲的殷玉珍嫁到內蒙古烏審旗無定河鎮薩拉烏蘇村,新房是半截埋在沙裏的“地窨子”。“當時到處是大沙,方圓十幾裏只有我們一戶人家和一棵樹。”

  “這輩子寧肯治沙累死,也不能讓風沙給欺負死。”從栽下第一棵樹苗起,她和丈夫冒著30多個嚴寒酷暑,每年穿爛10多雙鞋,用壞一把又一把鐵鍬、鎬頭、樹剪,把近6萬畝沙地變成了綠洲,累計植樹200多萬棵。

  西北地區的生態恢復,離不開一代代治沙人的付出。他們懷抱信念,堅如磐石,用盡一生在荒漠中播撒著綠色的希望。

  1957年,一位剛剛大學畢業的小夥子,響應有志青年到邊疆去的號召來到塔克拉瑪幹沙漠,與這片流沙搏鬥。他叫劉銘庭,1959年至1983年間,先後發現5個檉柳新種,並研究出利用檉柳固沙的方法。因為一輩子執著于一件事,他被稱作“劉紅柳”,現在他已是85歲高齡。

  紅柳也被稱為“檉柳”,是廣泛分布于我國西北荒漠-半荒漠地區的植物,耐幹旱、耐鹽鹼、耐貧瘠、耐風蝕和沙埋,是黃沙中最堅韌的生命之一。半個多世紀以來,劉銘庭和同事們扎根沙漠深處,用紅柳阻擋住流沙對城鎮的一次次侵襲,還開始了紅柳肉蓯蓉人工接種試驗研究。

  如今,“劉紅柳”工作過的中國科學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下簡稱“新疆生地所”)沙漠團隊已延續至第四代人。他們不僅在中國各地播撒綠色,還將治沙經驗與技術帶到了非洲、中亞等地區,參與到非洲“綠色長城”的建設中。

  劉銘庭、殷玉珍的治沙成就,是中國西北地區生態持續改善的一個縮影。中國荒漠化土地面積曾以年均1.04萬平方公裏的速度擴展。如今,中國沙化土地面積年均縮減1980平方公裏。

  “從鬥爭抗衡到和諧共處”

  中國科學院西北生態環境資源研究院院長王濤介紹,我國幹旱區沙漠、沙地面積在1990年前是增加,1990年後是減少,到2010年就減少到20世紀60年代的水平。

  內蒙古採取封山育林、飛播造林等綜合措施開展生態恢復,重點治理區初步形成喬灌草、點線面、帶網片相結合的區域性防護體係。毛烏素、科爾沁、呼倫貝爾三大沙地均實現沙化土地凈減少的歷史性逆轉,進入恢復利用沙漠的新階段。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林草局荒漠化防治處處長吐爾遜·托乎提説:“十三五以來,新疆依托林草重點工程完成沙化土地治理1941.73萬畝。”20年前,和田地區的森林覆蓋率僅有0.4%,如今已提升到1.62%,災害性天氣從最嚴重的一年260多天到如今的170多天,沙塵天氣減少了90天左右。

  “從鬥爭抗衡到和諧共處。”新疆生地所策勒沙漠研究站站長、研究員曾凡江説,人沙關係的深刻調整促使科研人員的研究廣度與深度不斷拓展。由于風沙引起的災害仍未禁絕,沙漠邊的部分農民仍未脫貧。科研人員除了不斷優化防風治沙技術,還致力于研究科學化綠洲農業種植。

  目前,每年約有15名碩博生在新疆生地所策勒站工作,除了科學研究外,他們還組織當地農民科技骨幹進行科技培訓。

  新疆生地所研究員雷加強説:“條件較好地區大多已基本治理,剩余區域多為遠山大沙、極度幹旱,治理難度不斷增大。”

  要適應新環境下的生態治理需求,需要全方位借助科技力量,而不是盲目“圖政績、求成績”。我國在沙化治理理論、沙化防治技術方面研究領先,但實踐應用過程中有些具體問題研究仍不足,科技治沙任重而道遠。

  “綠口袋”扎緊了風口,逼退了黃沙——新疆和田地區策勒縣阿日西村紅棗基地 丁磊/攝

  “沙漠醫生”的新型生態治理

  45歲的馬全林,每年有200多天在沙漠中度過,這樣的生活已經持續了20多年。作為甘肅省治沙研究所副所長,他常年帶領團隊進行荒漠生態學與荒漠化防治研究,成為名副其實的“沙漠醫生”。馬全林説:“在荒漠化防治上,我們既要通過工程措施和生物措施精準治沙,改善沙區生態環境,也要通過培育沙區經濟作物,帶動群眾種植,實現增産增收。”

  沙蔥、沙米是幹旱荒漠區特有的野生沙生食用植物,在民勤、古浪等地都有分布,深受當地人喜愛。“野生植物被連根拔起,破壞了其自身繁衍和生態環境。為此,我們研究人工栽培技術,解決高産難題,給沙區群眾發展産業找到一條更好的出路。”馬全林説。

  2018年以來,馬全林持續示范推廣沙生植物種植,帶動民勤等多地農民走上了致富之路。

  如今的沙漠治理已不再是單純的治沙增綠,越來越多像馬全林一樣的科研工作者,致力于探索將“治沙”與“治窮”相結合。

  新疆和田地區可利用的綠洲僅佔3.7%左右,剩下90%多是荒漠。當地轉變治沙方式,進行科學的規劃和治理,拓展生存空間和産業平臺,為産業落地、嵌入式發展提供可能。目前和田地區有紅柳大蕓30萬畝,梭梭大蕓約2萬畝,建成多家以沙為主原料的建材企業。

  吐爾遜·托乎提介紹:“我們在嚴格保護和有效治理的前提下,著力打造一批特色林果業基地,發展精深加工業、能源、沙漠旅遊業等,建設沙産業帶。發展沙産業,不僅有利于調整沙區産業結構,增加沙區農牧民收入,也有利于‘反哺’沙區生態建設,鞏固和擴大防沙治沙成果。”

  西北地區生態治理模式正發生著深刻轉變,造林式治理正轉向産業化發展與生態治理協調發展,“沙”的資源價值被不斷發掘。沙産業如火如荼,沙中不僅能“生綠”,更能“生財”。(記者 魏靖宇 張文靜 白佳麗)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81125347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