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他答應過妻子,村裏脫貧後外出打工養家……
2019-12-13 08:07:27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他答應過妻子,村裏脫貧後外出打工養家……

  貴州習水縣桃林鎮興隆村,黨支部書記馬勇的死與生

  “那是我第一次主持葬禮,也是我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群眾爭相為逝者守夜。”興隆村監委會主任周紹倫,對村民們爭相為馬勇守夜的場景記憶猶新。

  馬勇是貴州省遵義市習水縣桃林鎮興隆村黨支部書記,2019年10月30日,他因病醫治無效,不幸去世,生命定格在45歲。

  深山園丁

  盼“良書如鏡天天照”

  馬勇是土生土長的興隆村人。1992年初中畢業後,他向父親要了盤纏,只身一人到浙江打工。

  但僅一年,他就回來了。“他跟我説外邊的路修得好,家家門口都是馬路,書也教得好,要是我們這個地方也能那樣就好了。”馬勇父親馬昌顯回憶説。

  “1992年以前,有人在村裏租民房辦了一間小學,但1992年春季學期結束後就停辦了。”原桃林鎮教工站站長陸遠旭告訴記者,後來,又有人在村裏辦起了學校,但也只辦了一年。

  那之後,村裏的孩子只能到鄰村上學。“每天要走幾公裏路,對于小孩子來説是很困難的。”陸遠旭説,“那時還沒有營養午餐,小孩子中午在學校沒有飯吃,冬天還有很多孩子受凍。”

  回鄉後,孩子們的遭遇,馬勇看在眼裏,憂在心裏。“他跟我説他想教書。”馬昌顯説,馬勇的想法得到了周圍村民的支持,他們説,村裏沒有學校,馬勇來教書是件好事。

  1994年,徵得桃林鎮教工站同意後,馬勇和父親一起,在家對面的小山頭上修了一間簡易教室,辦起了學校。第一年,他招到40多個學生。

  隨著時間推移,加上馬勇對教學非常負責,逐漸有鄰村的家長將孩子送到馬勇的學校上學。“最多時有差不多260名學生。”陸遠旭説。

  學生越來越多,馬勇和父親修建的簡易教室不能滿足教學所需,他便租下親戚家的房子用作教室,隨後又動員家人挖土打磚,在自家地裏修建四間土坯房。馬勇還簡單平整了剩余的空地,作為學生課余時間的活動場所。

  2001年5月,桃林鎮教工站組織全鎮學校負責人到馬勇的學校開了一次現場會。同年,桃林鎮教工站從辦公經費中擠出32000元,資助馬勇新修學校。

  “那時村裏還沒有通公路,建材運不進去,修學校很困難,但他堅持要幹。”陸遠旭説,馬勇將教工站支持的32000元悉數用于購買鋼筋水泥和支付師傅工資,修學校所需的石材則全部是他組織家人和當地村民上山開採的。

  公路不通,馬勇便和當地村民一起,靠馬馱肩背,把建材運了進來。馬昌顯記得,那段時間,馬勇白天上課,晚上就打著手電背建材。

  “有一天晚上背水泥的時候,他摔倒在河溝裏,小腿被石頭割了一條口,手電筒也掉河裏了。”馬昌顯數度哽咽,“他修這間學校是最辛苦的。”

  最終,馬勇修起了一座兩層樓高,擁有六間教室、一間辦公室和一間教休室的教學樓。

  “2008年,我們定點招聘了一位老師到新坪小學任教,馬勇對這位老師也很好,他想把這位老師留住,好好教當地的孩子。”習水縣政府責任區督學朱鬥謙説。

  在馬勇妻子唐中蘭的印象中,只要有空,馬勇都會到如今已經廢棄的教學樓走走。教學樓二樓一間教室的門總是敞開著,那是馬勇生前最常去的教室,教室黑板邊上用紅紙寫成的半副對聯依舊可見:“良書如鏡天天照”。

  貧村通路

  “他高興得像個吃到糖的孩子”

  因生活所迫,2006年,馬勇辭去代課教師,第二次外出務工。但僅8個月後,他就告訴妻子想回家了。

  唐中蘭心中滿是不解,她嘀咕著:“難道是因為長期在村裏代課,不適應外面的打工生活?”為了弄清緣由,唐中蘭找到了和丈夫一起務工的弟弟,“弟弟告訴我他做得很好,剛到沒多久就學會了操控機床,老板很喜歡他。”

  後來,她才明白,丈夫並非不適應外面的打工生活,而是不願。見識了外面的繁華後,改變家鄉貧窮現狀的想法又在馬勇內心蕩漾。

  2007年,回鄉後的馬勇帶著村民開始修路,他們選擇了一段不用調整土地、地勢還算平緩的地方,開始了第一次修路。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他和村民一起,用鋤頭挖出了一公裏多的毛路。

  “路都不通,怎麼致富?”是那時的馬勇最常説的一句話。

  2007年興隆村村委會換屆選舉,帶著村民修路的馬勇當選村委會副主任。2008年,馬勇正式上任。

  “2007年至2012年修通通村路的毛坯路,2012年至2013年修通興隆村到官店鎮三星村的公路,2013年至2014年完成興隆村的通組路修建……”周紹倫列出了馬勇的修路時間表。

  路通了,興隆村終于衝破了大山的阻隔,但馬勇並不滿足。“我也問過他:現在興隆村都四通八達了,你為什麼還想修路?”習水縣財政局副局長熊山説。

  馬勇的答復是:“村裏挨著桐梓縣,要打通到桐梓的通道,否則我們這個地方以後就會成為一個死角,群眾怎麼發展?”

  2017年,脫貧攻堅進入決勝階段,習水縣投入專項資金,對還未硬化的通村路和通組路進行硬化。熊山説:“馬勇經常泡在工地上,問他原因,他告訴我,好不容易盼來了硬化路,一定要在工地上看著,確保質量不出半點問題。”

  唐中蘭回憶,公路硬化完成那天,一向話不多的馬勇逢人就打招呼,高興得像個吃到糖的孩子。

  “公路修通了但還沒硬化的時候,他的摩托車上隨時綁著鋤頭和鏟子,遇到漲水,他都要用鏟子和鋤頭去疏通水流,防止公路被衝壞。”周紹倫回憶。

  由死到生

  “他的生是永生”

  今年馬勇成為興隆村村支書。10月15日,馬勇早早出了門。當天,他要和其他村幹部一起,去桃林鎮參加脫貧“戰區”調整動員會和脫貧攻堅業務會。

  當天上午,馬勇暈倒在會場,同事提議送他去醫院檢查,被他拒絕了。後來,在同事的陪同下,馬勇到桃林鎮衛生院做了簡單的檢查,輸了兩瓶葡萄糖,便又繼續工作了。

  回到村裏,在哥哥和妻子不停勸説下,馬勇答應去醫院做進一步檢查。據貴州航天醫院全科主治醫生陳順明回憶,馬勇到醫院時的症狀為頭痛、頭暈和沒力氣。

  “我勸他最好住院,接受進一步檢查,但他説他忙,沒時間,先在門診查查看,沒問題的話還要趕回去工作。”陳順明説。

  在輸液時,馬勇的狀況急轉直下,院方隨即將他轉入搶救室做進一步治療。當天下午,馬勇被轉入重症監護室。院方出具的病歷顯示:馬勇有“因咳嗽、咳痰伴頭暈,頭痛5天”的病史,死亡原因為“急性重症肺炎引起多器官功能衰竭”。

  “重症肺炎是肺組織炎症不斷加重惡化所致。”貴州航天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劉東育説,“如果第一次暈倒時及時就診,其實是可以避免發生這種情況的。”

  10月30日早上6點05分,馬勇因病醫治無效,不幸去世。

  合村並組之前,馬勇家所在的原新坪村是一個六個村民小組組成的行政村。周紹倫原計劃安排原新坪村紅光和新建兩個村民小組輪流為馬勇守夜,但臨近的官店鎮三星村燎原組和原新坪村新田組的村民先後趕來,爭相要求為馬勇守夜。

  “馬勇生前對村民太好了,從來不會有私心,做什麼事情都是為群眾考慮,我們一定要來送他最後一程。”得知馬勇去世的消息後,馬明強和燎原組十多位村民一起,自發前來為他守夜。

  “我在村裏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有事找馬勇’。”熊山説。

  在老搭檔周紹倫的印象裏,馬勇從來不怕苦,也不怕累。“他的想法還沒來得及全部實現。”周紹倫説。

  馬勇曾答應妻子,等脫貧攻堅結束了,他就辭職外出打工掙錢養家。但如今,唐中蘭卻再也等不到他了。

  “大部分人這一生走的都是一條從生到死的路,但馬勇走了一條由死到生的路,這個生是永生。”朱鬥謙説。(記者鄭明鴻)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34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