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虛假好評背後隱現灰色利益鏈
2019-12-13 08:03:02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大學生“網模”刷單賣好評 靠譜嗎?

  虛假好評背後隱現灰色利益鏈

  “一部手機、一個微信、一個會網購的你,即可開始兼職之旅”,被這句兼職招聘廣告語吸引,天津職業大學大一學生趙一涵(化名)覺得,“人在宿舍坐,錢從天上來”的機會來了!

  在交了298元會費成為一名“網拍模特”後,她才發現,原來商家好評裏的大量“買家秀”,竟然是刷出來的。原來,這類所謂的“網拍模特”,其實幹的是“職業買家秀”的活兒,換句話説,她們都是假買家、真刷單的“五星好評”生産者。而她真正入行後才發現,“輕松掙錢”的夢想依舊遙不可及。

網拍模特在商場拍攝。孫家程/攝

  忙乎一個月,298元的會費都沒掙回來

  趙一涵是從朋友口中聽説“網拍模特”這個職業的。那時她剛入大學不久,想掙點外快卻又缺乏工作經驗。

  “只要一支口紅的錢,就能圓每個女孩的模特夢。”朋友的勸説讓她動了心,她發現身邊一些愛打扮的大學生也在當網拍模特,自己就想去試試。

  她向一個網拍模特兼職平臺提交了自己的“模卡”——包括照片、身高、體重、淘氣值等信息,通過審核後交了入會費,被拉入了網拍群。

  簡短的線上培訓後,她恍然大悟,原來會拍照只是這份工作中的一個環節。首先,她要從群裏搶到適合自己的單;然後,要想方設法繞過網購平臺的防刷單係統,買下商品並附上完美的買家秀照片,同時給好評;最後,要保證完好無損地把商品寄回商家。

  然而要完成這個過程其實並不簡單。培訓時她被告知,為了防止被防刷單係統“抓”住,一個賬號不能接過多的單,一般來説一周接兩單比較安全。也就是説,要想多接單還需要找來不同身份證,注冊多個賬號。

  特別要注意的是,在拍下商品前,模特必須要盡可能多地在網購平臺上檢索商品關鍵詞,搜索同類商品,至少要在4-5家店鋪中假意詢問一番,這是為了讓防刷單係統認為,這個買家確實在“貨比三家”。

  而評論時更有各種講究,例如不能出現“超級、喜歡、推薦給了朋友”等詞語,因為這類評價容易被平臺識別並刪除,甚至封號。

  趙一涵沒想到,自己認為最輕松的拍照環節也麻煩重重。按照規定,“網拍模特”在報名並通過商家的審核後,需要按照要求拍出令其滿意的照片。

  “沒想到他們要求這麼多!”為了讓商家滿意,按照規定:一單必須交10張以上照片,不可以拿實物圖湊數,正臉全身照至少3張,照片不能使用馬賽克等。趙一涵得到的指令,要求拍照的地點包括室內、室外,樓梯上、臺階下,學校裏、街道上,而且要求姿勢各不相同。為了完成一單的評價,她從選擇場地到拍攝成片,再到最後修圖,常常要花掉一天的時間。

  “通常一單只能掙十幾二十塊錢。”趙一涵苦笑道,“如果商家不承擔郵費,折算下來只能拿到兩三塊錢。有的商家還會指定寄順豐,這樣我們幾乎掙不到錢。”

  即使這樣,照片和文字評論一起交付商家審核後,倘若他們不滿意就必須重新拍攝,直到滿意為止,“返工是家常便飯”。

  有時學業太忙或學校活動集中的時候,趙一涵想把單子先放一放,可商家就不停地催,並拿出培訓時的規定提醒她:48個小時內出圖並寄回,超過一周商家可以直接扣錢。

  一次,趙一涵需要給一件大衣刷好評。一番思索後,她選擇了宿舍樓道作為拍攝地點。然而,商家看到成片後,以“不夠成熟”為由將其退了回來。她又選定了學校裏的咖啡店,拍完後商家又要求拍全身照,“當時天已經黑了,我在校園裏跑了一下午,又不得不跑去教學樓的休息處拍了好久,才勉強過了關”。

  趙一涵坦言,“有的商品其實並不適合我”。商家往往隨機發,款式也不能挑選,網拍模特只能想方設法讓自己穿得看起來很漂亮,“比如衣服太寬松,就在看不到的地方夾個夾子,然後好評——很顯瘦”。

  前前後後忙乎了一個月,趙一涵發現,連自己當初交的會費都沒掙回來,“招聘廣告説能月入四位數,而我們學生模特一般只有兩位數”。

制圖:孫家程

  出現糾紛 網拍模特的權益難保障

  記者調查發現,所謂的網拍兼職平臺,其實不過是一頭聯係商家,一頭搜羅網拍模特的“草臺班子”。一旦商家和網拍模特出現糾紛,只能自行協商解決。

  剛剛從珠海某技術學院畢業的劉婉(化名)已經和朋友做了兩年的網拍模特。這期間,她見過數不勝數的糾紛,大多是由模特和商家在最後支付傭金時協商不一致引起的。

  “倘若商家對圖片不滿意,就會拒絕支付或者減少傭金。”劉婉介紹,“平臺根本不管,只能由我們自己去協商。”

  讓劉婉印象最深的一次糾紛發生在去年6月。她接到了一單開價110元的瑜伽服拍攝訂單——這是她們很少能見到的高價。商家要求也很高,不僅需要分別在室內和室外拍攝,而且還需要做一些瑜伽姿勢——比如飛鴿式、手倒立後彎等。

  好在劉婉有多年的練瑜伽經歷。她前前後後忙碌了兩天,總算按照要求提交了效果圖。萬萬沒想到,商家提出,“姿勢不標準,背景沒有瑜伽的感覺,不能支付傭金。”

  “事先也拍過幾張給他看,他説可以,我們才繼續拍的,沒想到他又反悔了。”劉婉和朋友氣不過,去找商家理論。但商家一口咬定姿勢不標準,最多只能給一半的傭金,再把那件瑜伽服給她們,可那件瑜伽服一點也不合身,根本穿不了。

  沒有辦法,她們只能寄希望于平臺協商。但當她們找到平臺的客服時,得到的回應卻是:“這是你們和商家之間的事,我們不幹涉。”

  幾個月過去,朋友無意中發現劉婉拍的那組瑜伽服照片出現在另一家店鋪的詳情頁上。“當時腦子嗡的一聲感覺像炸了。”劉婉趕緊去聯係店鋪客服,客服給出的説法是:“圖片具體來源不清楚。”

  “我只把照片傳給過之前發單的那家店鋪,怎麼會流出去呢?”劉婉去找之前産生糾紛的那間店鋪,卻發現自己早已被刪除好友。通過購物平臺聯係,客服也杳無音信。她只能自己去找商家協商,經過一番折騰才撤掉了自己的照片。

  “有些商家會把一些買家秀拿去賣掉。”在與其他網拍模特交流後,劉婉漸漸發現,部分商家專門從事倒賣買家秀的“工作”,而平臺表示對此並不承擔任何責任。

  劉婉準備退出,想要回入會費,平臺回復:“如果想拿回錢,就必須再拉5個網拍模特進來。”

  拉人頭才能掙錢 刷好評涉嫌違法

  拉別人當“網拍模特”被圈裏稱為“外宣”,大學生李慧(化名)就是這樣,“做模特太麻煩,也掙不到錢,不如拉人頭來得快”。

  她所在平臺的入會費是288元。每做成一單後,平臺抽走138元,剩下的給“外宣”。這意味著,每拉一個人進來,李慧能拿到150元。拉滿10個人後,還可以退回入會時交的288元。

  李慧的辦法是,每天定時上“知乎”發宣傳文章、回私信,然後在朋友圈隔三差五地發一些圖片和招募廣告。

  知乎,這個擁有2.2億用戶的社交平臺,如今也日益成為網拍宣傳的主要途徑。

  記者以“網拍模特”為關鍵詞進行檢索,僅話題一欄,就有2255個關注,以及516個問題。在“網拍兼職是真的嗎,求分享?”問題下,有約123人關注,23982次瀏覽。

  李慧的經驗是,找一些圖片和文案,加點自己的感受,“很快就能編一篇小作文”。她發現這類文章比朋友圈的廣告更為有效,“不能寫得一看就很假”。

  僅靠在知乎發的一篇小文章,以及朋友圈定時發布的招聘廣告,李慧已經拉來了9名女生,獲得了1350元的傭金。

  對于上面提到的“網拍模特”的工作,有些人開始提出質疑:是否涉嫌違法違規?其背後的“好評利益鏈”是怎樣的?

  一般來説,傳統的“空包刷單”,指的是下單購買商品、支付款項,但並無真實的商品交易、物流信息,或者郵寄空包,點擊確認收貨並評價後,獲得獎勵報酬。而“網拍模特”都是拍下商品、試穿拍照、給出評價後,獲得傭金。

  “事實上,這也是一種刷單行為。”在天津行安律師事務所穆紫雲律師看來,這一切都符合刷單的定義:“經營網店的電商為了提高網店等級以獲取更大的經營權限,或者增加所售商品的聲譽以擴大産品的銷售數量,便通過刷手的虛假購買或評論,制造一種産品暢銷且服務良好的假象,並在退還購物款項的同時支付一定傭金。”

  6月20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等8部委聯手開展2019“網劍行動”,按照《反不正當競爭法》《電子商務法》等相關規定,嚴厲打擊網絡虛假宣傳、刷單炒信、違規促銷、違法搭售等不正當競爭行為。

  隨著造成的影響越發惡劣,刷單已經不只會受到行政處罰,也可能觸及刑事犯罪。穆紫雲介紹,組織人員為網店刷單的行為違反國家規定,結夥以營利為目的,明知是虛假信息,通過信息網絡有償提供發布信息等服務,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將涉嫌非法經營罪。

  而對于上述違反國家規定、擾亂市場秩序的行為,刑法規定: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産。

  穆紫雲提醒年輕人,“切莫為一時之利參與虛假刷單!”(記者 胡春艷 實習生 張晉川 孫家程)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24101125341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