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是兩千年前的印鈔機
2019-12-08 08:52:31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鎮館之寶·膠州博物館】

  姓名:四銖錢范

  年齡:2000多歲

  三圍:長27.5厘米,寬11.4厘米,厚2.1厘米

  住址:膠州市博物館

  個性簽名:我是一棵“搖錢樹”

  大家好,我叫四銖錢范,來自漢代,是專門為了生産錢幣而生……沒錯,我就是你們所説的印鈔機。聽説現在的印鈔機只有國家才可以擁有,也只有國家才有印制錢幣的權力,其他任何人生産出來的錢幣都叫做假幣!而在我們那個時代,可不是這樣的!除了國家之外,不僅侯國、郡國有鑄幣權,連民間也可以鑄造錢幣。只不過民間的鑄幣是否合法,要看皇帝的意思,皇帝讓鑄,就是合法貨幣,皇帝不讓鑄,就偷著幹,但是錢肯定都花得出去……

  之所以如此隨意,簡單來説主要是因為以下幾個原因:

  第一,西漢前期,鑄幣權時禁時放。比如漢高祖劉邦允許民間私鑄錢幣,呂後則禁止私人鑄幣,文帝“除盜鑄錢令,使民放鑄”,而景帝則“定鑄錢偽黃金棄市律”,禁止民間鑄幣,但保留了郡國繼續鑄幣的特權。如此一來,允許民間鑄錢的時候,私鑄錢幣必然大行其道,而禁止民間鑄錢的時候,也依然難以有效杜絕私鑄錢幣,更遑論流通貨幣的規范統一。

  第二,流通貨幣“輕重無常”。西漢前期的每一次幣制改革都對貨幣重量做了變更,加上富商大賈為謀取暴利,私鑄錢幣在重量上往往與規范鑄幣相差懸殊,致使整個西漢前期的流通貨幣“輕重無常”。這種錢幣混用的局面在逐利之心的驅動下,直接造成了“劣幣驅逐良幣”的尷尬局面,從而為私鑄錢幣的順利流通創造了有利條件。

  第三,貨幣材質統一。“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由于規范貨幣與私鑄幣之間往往存在較大差異,但又都是以銅為主的金屬貨幣,就為投機鑄幣者帶來龐大的獲利空間。鑄錢者收集規范鑄幣,重新銷熔改鑄成輕薄的新錢,從中獲得暴利。例如,呂後頒行八銖錢時,並未禁止此前流通的榆莢錢,因此有些人為了套取投機利益,悄悄銷毀八銖錢改鑄成重量輕一點的榆莢錢。

  説到這,你們是不是開始鄙視我了?是不是認為在西漢時期隨便張三李四家就能找出一個像我這樣的印鈔機?那你們就錯了,因為我可不是用來私鑄錢幣的,而是整個西漢前期最規范、最標準的文帝四銖錢的錢范。

  所以,我是相當珍貴的!

  首先,我們錢范的數量十分稀少——畢竟是印鈔機,不能隨處可見。即便允許民間鑄幣,有鑄幣能力的也是富商大賈,普通百姓還是難以企及。而且我們不能隨葬,因而,通常在歷代故城、宮殿遺址和古代鑄銅作坊遺址才有少量出土。至于我,則是在泥土中沉睡了2000年之後,老百姓在挖白菜窖時意外發現的。所幸沒有把我當作普通的石頭隨手扔掉,才使我有機會住進環境舒適的博物館裏,感謝感謝!

  再者,文帝時期,市場流通的五分錢減重現象嚴重,這些直徑不到1厘米、重量不足1克的小錢,與文帝時期經濟恢復、商品流通速度加快的社會現實,顯然不匹配。在這種情況下,文帝下令重鑄四銖錢。為了讓四銖錢迅速佔領市場,文帝還不顧大臣反對,允許民間鑄幣。雖然文帝放開了鑄幣權,但與高祖時期的放任政策不同,為規范鑄幣,文帝制定了相應的措施來加強對貨幣鑄造標準和流通的管理。比如不允許鑄錢時摻雜鉛鐵,否則要被割掉鼻子(處以“黥罪”),還專門制作了秤(“錢衡”),也就是説交易的時候要以稱量的重量為標準,錢幣本身的面值已經不算數了。雖然這些規定不能完全杜絕投機行為,但已相當程度上起到了限制作用,而且在法律上做出這樣的明文規定,其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也使得我們四銖錢范有了明確的身份標簽,至少來路正不正一看便知!

  最後,來説説我自己。我呢,已經介紹過了,是漢代四銖錢范,半兩錢中最規范的文帝四銖錢就是由我鑄造出來的。我身上一共有32枚錢模,分四排分列在澆鑄凹槽兩側,就像一棵結滿錢幣的大樹,而我也的確是一棵人見人愛的“搖錢樹”。我鑄造出來的錢幣形制規整、厚薄均勻,文字整齊勻稱,書法纖細秀麗,完全符合文帝對四銖錢的要求。所以,能夠擁有我的,即便不是西漢中央政府統治者,也是實力雄厚的藩國王侯。

  那為什麼我會出現在膠州呢?

  文帝四銖錢主要通行于文景時期(公元前180-前141年),也是我主要的服役時間。當時,古膠州境內有計斤、邞、袚等縣和侯國,還與膠東國毗鄰。其中,計斤(今膠州市城子村)與我出土的地點(膠州市法家大村)相距不過兩公裏,所以,從地緣上來説,我屬于計斤的可能性最大。

  計斤在春秋時是莒國的都城,秦統一中國後改設為瑯琊郡計斤縣,直到東漢時撤縣,時間長達一千余年。然而,西漢前期,計斤實力已大不如前,因為不管是劉氏掌權還是呂氏掌權,都不會允許一個外姓勢力太過強大。另外,據史書記載,雖然文帝規定四銖錢為規范鑄幣,但是由于多數鑄錢者所擁有的原料銅有限,所以投機取巧行為依然是屢禁不止。唯有吳王劉濞和文帝寵臣鄧通因坐擁銅礦山,所以他們鑄造的錢幣無論從外觀還是文字都符合“天子錢”的標準,從而得以通行于天下。如此看來,像我這樣標準的四銖錢范,小小的計斤應該很難擁有。

  另一方面,隔壁膠東國雖經歷過除國,但始終是西漢時期的重要封國之一,實力雄厚,與計斤相比,擁有文帝四銖錢范的可能性要大得多。加之距離不遠,尤其是參與“七國之亂”的劉熊渠兵敗自殺,更易導致像我這樣的國之重器流落他處。然滄海桑田,物是人非,經歷了這2000多年的漫長歲月,我早已不記得前塵往事,已説不清自己究竟來自何處,曾屬何人!或許,某一天,我會在博物館裏邂逅故友,重新回想起2000多年前的那段時光吧!

    (作者:宋美娟 作者單位:膠州博物館)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5320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