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百色永遠的“拔哥”
2019-11-29 08:06:14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位于廣西東蘭縣武篆鎮的韋拔群雕塑。

▲東蘭縣武篆鎮列寧岩的農講所舊址。組圖均由記者何偉攝

  永遠的“拔哥”

  在廣西右江老區,韋拔群的名字家喻戶曉。人們談到韋拔群,仍然親切地稱他為“拔哥”,崇敬之情溢于言表。

  韋拔群,原名韋秉乾,壯族。1894年2月6日,韋拔群出生在廣西東蘭武篆一個富裕的農民家庭。雖然家庭富裕,但貧苦農民的悲慘生活和土豪劣紳的作威作福,讓他恨透了那個黑暗的舊社會。

  少年時代起,韋拔群就養成了同情貧苦農民、喜歡打抱不平、敢想敢作敢當的品格。

  有一次,韋拔群與窮孩子們結伴下河遊泳,看到同伴的衣服破爛不堪,他悄悄地先上岸,把其中一個窮夥伴的破衣服穿走,把自己的好衣服留下。

  農歷三月時節,家家青黃不接。韋拔群看到鄉親們窮得揭不開鍋,心裏十分煎熬。趁著家裏大人外出幹活時,他把鐵鉗放到火膛裏燒,用燒得通紅的鐵鉗把自家糧倉底板鑽透,然後讓鄉親用衣服接糧食,兩個褲管也裝滿。

  多好的兄弟呀!于是,“拔哥”這一親切的稱呼也就自然而然地在窮夥伴中叫開了。

  韋拔群的父親是個清朝的例監武生,長年靠放高利貸收租發家。每當農民到他家裏來交租還債,往往是陪著笑臉進來,抹著眼淚回去。韋拔群父親對子女的教育方式經常是用鞭子加棍棒,使得韋拔群從小對父親有逆反情結。

  少年韋拔群對當地那些騎在人民頭上的土豪劣紳更是“厭惡”,因而從小立志要推翻黑暗的舊社會,一心為民,為勞苦大眾翻身求解放而奮鬥。

  苦苦追尋革命真理

  1913年,韋拔群進入桂林法政學堂就讀。這是一所專門培養反動舊法官的學校,校長常給學生鼓吹做官享福的思想。這與韋拔群的人生理想格格不入。1914年,韋拔群背著行李,毅然選擇了離開。

  從桂林回到東蘭,韋拔群家人嚴厲責備他“不尊師道”,失去了做官的“前途”,要求他“改邪歸正”,繼續到別的學校讀書,以便將來能夠混個官職,錦衣美食,光宗耀祖。

  不久,韋拔群做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決定——變賣部分田産,積攢銀元路費,離家出走,遊歷全國,尋求救國救民的真理。

  家人氣得七竅生煙,認為韋拔群厭官棄學,離經叛道,是個“敗家仔”,無可挽救。在韋拔群臨行前夕,家裏人宰了一只白雞給他餞行,表示從此與他斷絕一切關係。即便如此,韋拔群尋求革命真理的決心沒有動搖。

  結束了學生生活的韋拔群,掙脫了封建家庭的藩籬,走上了尋求革命真理的漫漫徵程。

  1916年,韋拔群積極響應孫中山發動的討袁護國戰爭,再次變賣部分家産,籌集路費,從東蘭帶領100多名青年,跋山涉水,長驅貴州,加入討伐袁世凱的護國軍。後來,他又進入貴州講武堂學習,畢業後在黔軍張毅軍部任參謀。

  不久,韋拔群發現自己所投奔的部隊是一支未脫胎換骨的舊制軍閥,不足為伍。

  在“五四運動”影響下,1920年他憤然離開這支舊部隊,再次踏上尋求真理之路。他輾轉長江南北經上海來到廣州,終于拜訪到了仰慕多年的孫中山,找到進步的革命組織“改造廣西同志會”並加入其中,還擔任政治組副組長。

  從此,韋拔群有了人生的第一個政治身份,開始了真正的革命生涯。

  “東蘭彭湃”

  1921年9月16日,韋拔群在家鄉東蘭組織農民自治會,建立國民自衛軍,打倒土豪,清算劣紳,開始了反抗剝削壓迫、推翻封建統治的農民武裝鬥爭。

  在這個過程中,韋拔群覺得自己革命經驗明顯不足,革命理論嚴重缺乏,指導思想仍然不明。

  1924年夏,他得知中國共産黨在廣州舉辦農民運動講習所。他輾轉貴州、雲南、越南、香港,歷經半年多,于1925年初到達當時的民主革命中心廣州,進入第三屆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學習了馬克思主義理論和中國共産黨農民運動策略,堅定了為農民翻身解放而奮鬥的意志。

  在廣州農講所,他如饑似渴地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終于找到革命真理的韋拔群,心中豁然開朗,對光明的未來無限向往,躊躇滿志。

  東蘭縣武篆鎮拉甲山上有一個山洞,名叫列寧岩(曾叫“北帝岩”,1930年紅七軍軍長張雲逸提議改稱“列寧岩”),便是廣西農民運動講習所舊址。

  1925年夏,韋拔群從廣州學成回到東蘭,開辦廣西東蘭農民運動講習所,學員來自右江和紅水河地區10多個縣276人,接著韋拔群又分別于1926年、1927年先後創辦了第二、第三屆農講所。三屆農講所,共培養了近600名農運骨幹。

  記者在列寧岩看到,岩口兩側貼有“要革命的站攏來,不革命的走開去”的革命對聯。岩內整齊擺放著數十張木制桌凳,正前方陳設著昔日的講臺和教員的宿舍。“快樂事業、莫如革命”這幅韋拔群題寫的對聯就挂在教員宿舍門口。

  當時農講所不但開設政治理論、革命史、哲學、經濟學常識等課程,還進行嚴格的軍事訓練,使學員既能組織群眾、宣傳真理,又能領導武裝鬥爭。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這裏培育的革命火種撒向右江大地,漸成燎原之勢,為百色起義的勝利舉行、紅七軍的建立和右江革命根據地的創立打下了堅實基礎。

  1926年冬,韋拔群加入了中國共産黨。1926年12月,中共中央局在給共産國際的報告中這樣寫道:“韋同志在東蘭已成了海陸豐之彭湃,極得農民信仰。”

  從1914至1925年,韋拔群兩度變賣家産,三度遠離家門,爬山涉水,費盡周折,矢志不渝,目的只有一個——追求真理,救國救民!

  從1921年正式組織農民革命運動起,韋拔群一直走在時代前列,勇敢地肩負起了歷史賦予的使命,領導掀起了以東蘭為中心的右江大革命運動高潮。

  在推翻軍閥統治、反抗剝削壓迫的革命鬥爭中,韋拔群以自己的革命實踐為中國革命和黨的理論建設提供了成功典范和豐富經驗。

  “革命者要不怕難,不怕死”

  1926年,廣西當局對東蘭的農民運動進行瘋狂殘酷的鎮壓,大肆燒殺擄掠。據史料記載,反動當局糾集部隊,血洗東蘭,被捕被殺農運骨幹和群眾達700多人,掠走馬牛2647頭,焚燒村莊損失的房屋、糧食、衣物、豬羊不計其數。

  這就是當時震驚省內外的“東蘭農民慘案”。韋拔群的房子也被燒毀,妻子和剛出生3天的嬰兒被抓入縣城大牢。

  韋拔群沒有被氣勢洶洶的敵人嚇倒,他一面到首府南寧控訴反動當局的滔天罪行,印發《請看軍閥官僚劣紳土豪燒殺東蘭農民之慘狀》的《快郵代電》,一面帶領農軍與敵人巧妙周旋,鬥智鬥勇,繼續堅持鬥爭。

  結果各地各界同胞紛紛聲援東蘭農民的正義鬥爭,在社會輿論的強大壓力下,廣西當局也對東蘭農民運動作出比較公正的處理。

  韋拔群隨後在武篆舉行了5000多人的慶祝大會,宣布恢復農民協會、農講所,懲辦縣知事,把土豪劣紳的財産沒收作為教育經費等。

  東蘭農民運動不僅沒有被鎮壓下去,反而掀起更大的高潮。

  1927年4月,蔣介石發動反革命政變,新桂係軍閥派大批兵力,夥同地方反動武裝,大舉鎮壓農民運動。

  “在白色恐怖下,韋拔群堅定地率領農軍,繼續堅持革命武裝鬥爭,這在當時全國罕見。”東蘭縣委黨史研究室主任韋忠朝説。

  1929年8月,在南寧召開的廣西省第一次農民代表大會上,韋拔群被選為廣西省農民協會副主任委員。10月,他率領農民自衛軍攻佔東蘭縣城,建立革命政權。

  1929年12月11日,鄧小平、張雲逸、韋拔群等領導在共産黨掌握和影響下的廣西警備第四大隊、教導隊和右江農民軍舉行百色起義,成立中國工農紅軍第七軍和右江蘇維埃政府,韋拔群擔任紅七軍第三縱隊隊長和右江蘇維埃政府執行委員。

  1930年1月韋拔群率部轉戰右江盆地、紅水河一帶,打退了右江地區反動武裝和桂係軍閥的進攻,殲滅、瓦解桂軍及土匪民團數十股,保衛了根據地,捍衛了起義的勝利果實。

  1930年3月,韋拔群與鄧小平一道在東蘭武篆領導了轟轟烈烈的土地改革,實現了千百年來廣大農民“耕者有其田”的夢想。

  群眾從心底裏有説不完道不盡的喜悅,他們唱起山歌,讚頌土地革命:“跟隨共産黨,翻身齊有份;不論老和少,人人有田耕。”

  1930年11月,紅七軍按中央指令在河池整編後奉命北上。根據革命的需要,紅七軍前委決定留下韋拔群繼續堅守右江根據地。

  韋拔群把自己部隊中的精兵強將、優良武器都補充給北上的主力部隊,自己只留下一個番號、一面旗幟,奉命帶領特務連返回東蘭,重新組織擴建部隊。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堅持遊擊鬥爭,反擊國民黨軍的多次“圍剿”。

  1931年11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江西瑞金召開,韋拔群雖然因敵人嚴密封鎖而未能參加大會,但仍被推選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執行委員。

  紅七軍主力離開右江北上後,桂係軍閥乘根據地武裝力量薄弱之機,糾集了數倍的兵力,先後3次、歷時近兩年時間對右江革命根據地進行瘋狂圍剿,實行燒光、搶光、殺光、砍光,井水投毒,揚言“石頭要過刀,茅草要過火”。

  據東蘭地方史資料,東蘭縣人口到1934年只有5萬多人,比1927年減少了約6萬人。

  特別是1932年8月底至9月下旬,桂係軍閥派第七軍軍長廖磊為總指揮,糾合近1萬兵力對東蘭和鳳山根據地進行第三次“圍剿”。根據地軍民浴血奮戰,終因寡不敵眾,第三次反“圍剿”失敗。

  當年10月18日,韋拔群與師政委陳洪濤在西山研究決定分頭跳出敵人的包圍圈,當夜因病暫住洞中。19日淩晨,重病昏睡中的韋拔群被叛徒韋昂殺害,時年38歲。

  在革命陷入低潮之時,韋拔群先後把3個兒子的名字取名為“韋革命”“韋堅持”“韋到底”,表示革命決心。為了革命事業,韋拔群全家先後有17位親人慘遭敵人殺害。

  韋拔群堅定地説:“革命者要不怕難,不怕死,堅決為人民的利益犧牲自己的一切。”

  “拔哥”的精神不斷激勵著後來的革命者。1939年,國民黨反動派在田東縣那恒村逮捕了正在召開會議的桂西黨組織相關負責人韓平波等人。他們面對嚴刑拷打堅貞不屈,最終韓平波、趙潤蘭、梁乃武、李修學、趙潤標、岑世奎6位同志被殺害。

  獄中,他們曾高唱紀念韋拔群的《西山歌謠》:“要想過河搭橋過,要想革命找拔哥。莫看官府千萬兵,個個害怕韋拔群。一想紅軍心就定,一想拔哥眼就明。拔哥領頭唱首‘歡’,余音繞梁九百年”。

  如今,在東蘭縣武篆鎮東裏村韋拔群故居旁,一塊墓地裏埋葬著韋拔群一家為革命獻出生命的親人。群眾經常自發前來祭奠。

  記者近日來到位于巴馬瑤族自治縣西山鄉弄烈村的韋拔群犧牲地香刷洞,從地平面到半山腰的洞口有668個臺階,許多遊客爬上山洞拜謁韋拔群烈士的雕塑和紀念碑,香火從未間斷。

  “韋拔群精神”生生不息

  韋拔群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鬥的一生,是為勞苦大眾謀幸福的一生。

  他用38歲的短暫年華,創造了彪炳千秋的偉業,詮釋了閃爍歷史光輝的“拔群精神”:

  追求真理,一心為民;

  對黨忠誠,百折不撓;

  顧全大局,無私奉獻!

  毛澤東給予韋拔群很高的評價:“韋拔群是廣州農講所最好的學生!”“韋拔群是個好同志,我過去搞農運,有些東西還是從韋拔群那裏學來的。”

  鄧小平與韋拔群是親密戰友。1962年,在韋拔群犧牲30周年時,鄧小平為親密戰友作了205個字的題詞。他飽含深情、滿懷敬意,高度讚譽:

  “韋拔群同志以他的一生獻給了黨和人民的解放事業,最後獻出了他的生命。

  他在對敵鬥爭中,始終是英勇頑強、百折不撓的。他不愧是無産階級和勞動人民的英雄。

  他最善于聯係群眾,關心群眾的疾苦,對人民解放事業,具有無限忠心的崇高感情。他不愧是名符其實的人民群眾的領袖。

  他一貫謹守黨所分配給他的工作崗位,準確地執行黨的方針和政策,嚴格地遵守黨的紀律。他不愧是一個模范的共産黨員。

  韋拔群同志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他永遠是我們和我們的子孫後代學習的榜樣,我們永遠紀念他!”

  記者在韋拔群的故鄉革命老區東蘭縣切身感受到,盡管時隔90載,但“拔哥”的故事依然在傳頌,“韋拔群精神”在這片紅色的土地上依然生生不息。韋拔群紀念館和拔群廣場坐落于東蘭縣城最開闊的地方。目前每天都會迎來許多前來瞻仰、參觀的黨員群眾。

  自治區黨委黨史研究室研究員庾新順説:“韋拔群的事跡和精神永遠光輝燦爛,激勵著一代代共産黨人為了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為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奮鬥不止,堅決走好新時代的長徵路。”

  “快樂事業,莫如革命。快樂事業,莫如扶貧。今天我們要繼承‘拔哥’等老一輩革命者的精神,加快産業發展和新農村建設,和全國人民同步實現小康。”在東蘭縣武篆鎮東裏村的“新時代講習所”,駐村第一書記梁賢歡正在給村民講課。

  梁賢歡説,黨的十八大以來,當地基礎設施建設、産業發展取得顯著成就。2016年,東裏村成為廣西第一批脫貧摘帽的貧困村。

  “我們要繼承和發揚好韋拔群等老一輩無産階級革命家的精神,努力拼搏、艱苦奮鬥,不斷增強老區人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和全國人民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東蘭縣委書記黃賢昌表示。(記者劉偉、何偉、向志強)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百色永遠的“拔哥”-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87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