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特寫:麻將桌“失業”記
2019-11-16 15:07:4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南昌11月16日電 題:特寫:麻將桌“失業”記

  新華社記者黃浩然

(四中全會精神在基層·圖文互動)(1)特寫:麻將桌“失業”記

  江西省武寧縣魯溪鎮梅顏村村民柯秋香(左)在村裏的消防制衣廠車間內工作(11月12日攝)。新華社記者謝銳佳攝

  自從村頭制衣廠響起了縫紉聲,村裏的麻將就“啞”了。

  “噠噠”的縫紉聲取代了“嘩嘩”的麻將聲,“閒奔波”看在眼裏,喜在心頭:多年來為了改變村裏的面貌,沒有“白奔波”。

  “閒奔波”是江西省武寧縣魯溪鎮梅顏村黨支部書記夏涓沅的網名。2014年,夏涓沅放棄年薪30萬元的企業高管職務,回到家鄉。

  “當時我的決定,家人和鄉親們都很不理解。”夏涓沅説,“我只是想趁有能力的時候,為家鄉做點事。”

  2015年之前,梅顏村雖然也是先進村,但“搓麻”之風剎不住。村裏年輕人大多外出務工,留守在家的老人、婦女每天把上學的孩子送去學校後,空閒時間就會聚在兩個小賣部打麻將,幾乎每天都會湊齊十幾桌,圍觀者都把路堵住了。

  “那時候,村裏因為打麻將經常出現吵嘴的現象,家裏也不和諧。”夏涓沅説,靠明令禁止沒有用,勸説也只能是賣個面子管一時,找到讓村民覺得比“搓麻”更有味道的事是關鍵。

  一定要讓村民們“忙起來”。2016年,夏涓沅利用在外務工期間積累的資源,在村裏創辦了一家生産消防梯的工廠。梯廠用工以村裏的留守人員為主,尤其是貧困戶優先。

  夏元林曾是村裏的貧困戶,2016年,夫妻倆進入消防梯廠做燒火工。如今,他們三個月的收入遠超往年三百天,已于2017年底脫貧。

  “在家門口就能賺錢,還能照顧家裏,這樣的日子之前想都不敢想。”夏元林説。

  看到辦廠幫助鄉親效果很好,夏涓沅接著又在村裏辦起了消防制衣廠。曾是村裏麻將館的一座兩層樓民房,如今成了制衣廠的縫紉車間。

  “以前打麻將包輸不贏,現在做衣服只贏不輸。”53歲的村民柯秋香一邊趕制著消防衣,一邊爽朗地對記者説。柯秋香介紹,以前打麻將經常一個月就輸掉1000多塊錢,“輸了錢心裏也不舒服!”

  每天工作不到8小時,每個月大約有2000元入賬,還不耽誤接送小孩上學、做家務,怪不得柯秋香這麼開心。

  在消防梯廠做刷漆工的夏金香是被夏涓沅“騙”進廠的。她是搓麻“帶頭大姐”之一,從進廠初期的不習慣甚至抵觸,到現在攆也攆不走——月薪4500元穩穩地放進荷包裏的“誘惑”擋不住。

  制衣廠和梯廠共招用了村裏近50名留守人員,“集”齊了像柯秋香、夏金香這樣的全部麻將桌常客。

  産業有了,村民有事做了,但閒暇時間如果不充實,“搓麻”之風還可能返潮。怎麼辦?

  喜愛詩書的夏涓沅成立了“竹林堂”詩社,很受村民歡迎,一些原來愛打麻將的村民加入其中,現在已有20余名會員。

  走進村部,詩書滿墻,“農民詩人”們的作品撲面而來。“這是我們這幾年出的詩集。”“詩人支書”夏涓沅自豪地捧出一本本詩集。

  嘗到以文“化人”的甜頭,2018年,夏涓沅又創辦了梅顏村農民老年學校,村裏一下就有200多名老人報名參加。詩詞創作、廣場舞、採茶戲、龍燈舞、馬燈舞、籃球賽……梅顏村的文化活動豐富多彩。

  “平時有活幹有錢掙,閒暇時間被各種文化活動填滿,誰還有時間打麻將?”魯溪鎮黨委書記熊自安説。

  曾經“風光無限”的麻將桌,已“失業下崗”,被“冷落”在制衣廠雜貨間的墻角,落滿灰塵,這是鄉村風氣的改善,更是社會治理的創新。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指出,社會治理是國家治理的重要方面。必須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完善黨委領導、政府負責、民主協商、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科技支撐的社會治理體係,建設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共同體,確保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安定有序,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

  “通過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我們著力構建和諧人文生態,謀公共事業發展、公共文明指數升值,讓人民群眾有濃濃的獲得感、幸福感。”武寧縣委書記杜少華説。

  “分享豐收喜悅,掃平靈魂的荒蕪,讓陽光四溢,重浴肥沃的良田。”夏涓沅寫下了這樣的詩詞。

(四中全會精神在基層·圖文互動)(2)特寫:麻將桌“失業”記

  這是閒置在江西省武寧縣魯溪鎮梅顏村制衣廠雜貨間的麻將桌(11月12日攝)。新華社記者謝銳佳攝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特寫:麻將桌“失業”記-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91125239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