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多家街道社區活動中心僅供團體使用
2019-11-10 07:52:1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多家街道社區活動中心僅供團體使用

  不對個人開放,記者發現瑜伽室、乒乓球室等常有閒置;專家建議每周可選一天對個人開放

  11月6日,西城區金融街街道社區文化活動中心,古箏室空無一人。新京報記者 陳超 攝

  近日天氣轉涼,常在室外運動的居民李女士想找個室內場地活動,她家附近的團結湖文化活動中心雖然有健身房等活動室,但並不開放,其他活動室也不向個人開放。“文體活動中心很多時候空著,這樣不是資源浪費嗎?”

  根據北京此前發布的關于加強基層公共文化建設意見相關規定,基層公共文化設施開放時間每周不少于56小時,並應與公眾工作日工作時間適當錯開。另據《北京市基層公共文化設施服務規范》,文化服務機構及其文化設施的服務對象為全體市民,文化設施應向市民免費開放,基本服務免費。對于需求強烈的設施空間,應按照機會均等原則,合理安排使用時間,避免長期獨佔。

  那麼,全市的街道社區活動中心現狀如何?利用率又怎樣?對此,記者前往多地進行探訪。

  探訪1

  團結湖街道文化活動中心

  健身房大門緊鎖 不對個人開放

  11月5日下午,團結湖街道文化活動中心二層,舞蹈排練室有社區表演隊正在排練,但臺球室和乒乓球室都未對外開放,瑜伽室裏有鋼琴、電子琴和摞起來的瑜伽墊,裏面卻空無一人。部分活動室張貼通知,明確了一周開放時間和使用的社區團隊,其中瑜伽室只在周一上下午和周四下午開放。工作人員稱,乒乓球室只有周一、二、四上午開放。

  在地下一層,健身房大門緊鎖,無法看到裏面的布置。工作人員表示,“健身房有跑步機等設施,但暫時不對外開放。”

  對此,記者向團結湖街道發函進行採訪。團結湖街道回復稱,活動中心自開放之日起就免費提供給轄區單位、學校、社區社會組織及居民使用。在中心的活動,除窗口類服務項目、圖書閱覽外,其他均以社區各類社會組織活動為主,免費預約安排使用,周末部分活動室開放。

  針對健身房未開放的情況,街道回應,中心地下一層設置有健身器材,近年來,中心多次請專業健身機構現場勘察,協商開放使用可行性。但專業機構認為,中心地下一層空氣流通不暢,缺乏更衣洗浴空間,同時,健身器材需要專業人員指導保護才能使用,軟硬件均不具備對外開放的條件。目前,街道正結合實際情況計劃合理使用。

  探訪2

  朝陽區常營文體活動中心

  地區博物館日常“不開門”

  記者近日又來到朝陽區常營文體活動中心,這裏共有兩層,一層敞亮的舞蹈排練室中,移動音響設備、可升降把桿和形體鏡等一應俱全,鑫兆家園社區的阿姨們腰間裹著紅綢正在排練。

  同樣位于一層的“常文社”搭了個戲臺,墻上懸挂著京劇臉譜。工作人員説,周一、二、四、五,一些京劇、快板愛好者可以在此活動。合唱排練室兼乒乓球活動室裏,乒乓球臺已經立了起來,屋內地板上鋪了軟墊,變成了跆拳道培訓班教室。記者詢問工作人員得知,這裏的合唱室和舞蹈室也只針對社區隊伍開放,而不面向個人。

  據2015年北京發布的《關于進一步加強基層公共文化建設的意見》,深入推進基層公共文化設施免費開放工作,開放時間每周不少于56小時,並應與公眾工作日工作時間適當錯開。

  然而,該活動中心二層只有圖書室開放,培訓室、常營地區博物館均關閉。工作人員説,常營地區博物館平時也不開放。

  探訪3

  西城區金融街街道社區文化活動中心

  功能性教室只供社區開課程用

  6日,記者在西城區金融街街道社區文化活動中心看到,這裏有舞蹈室、計算機室、古箏室、書畫室等教室。其中計算機室內擺有近40臺臺式電腦,古箏室則有10余架古箏,設備較為齊全。不過,該活動中心工作人員表示,這些教室均供社區所開課程使用,包括教室內部的樂器及電腦等設備,不接受個人單獨使用和借用。

  6日下午,記者又致電大柵欄街道文體活動中心,工作人員表示,目前活動中心設有空竹、舞蹈和跆拳道等5門課程,但教室並不供個人使用。“我們現在除了社區裏開的一些課程,教室一般都用于開社區會議等活動。”

  體育館路街道文化活動中心的舞蹈合唱等教室也不對個人開放。

  探訪4

  蒲黃榆第一社區活動中心

  乒乓球室可供居民“隨來隨用”

  記者探訪發現,也有面向所有公眾開放的文體活動中心。在蒲黃榆第一社區活動中心,記者剛到門口就碰到兩位打完乒乓球出來的居民。工作人員介紹,現在活動中心裏有乒乓球臺,可供居民隨時過來使用。“活動中心就在辦公室旁邊,平時鎖著門。但居民過來了跟我們説一聲,我們就能把門打開。”

  此外,大興區宣頤社區文化活動中心的工作人員介紹,他們有書法、民樂器等教室,居民如有需要,可借用活動中心內的教室,但器材設備需自行準備。

  記者還在探訪中發現,圖書室普遍運行較好。以上幾家街道社區活動中心,只有金融街街道社區文化活動中心的圖書室周日關閉,其余圖書室周一至周日都對居民開放。也有活動中心利用圖書室開展其他活動。在體育館路街道文化活動中心圖書室內,擺放了不少小型坐椅。工作人員表示,圖書室現在會組織一些針對社區內小朋友的活動,“我們會給小朋友講故事,平時放學後他們還可以在這裏寫作業。”

  該工作人員表示,圖書室目前還可接受北京其他圖書館的借書卡。

  專家建議

  活動中心每周可選一天對“個人”開放

  北京社科院文化所研究員陳鐳説,按照北京人口和街道社區文體活動需求量來説,街道和社區文化設施數量還很有限,基層文化活動空間和設施比較少。

  他説,這些設施應該向所有人開放,每位居民都有權享受這些設施。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出于便于管理、便于更多人利用設施的考慮,大部分文體中心採用團隊預約申請的形式進行開放。另外,每個街道情況不同,有的社區居民比較活躍,有的社區青年人多,喜歡“宅”在家,對于業余文體需求並不多。

  滿足團體活動之外,如果活動室還有“閒置”情況,是否可以向個人開放?陳鐳認為,街道文體活動中心可以嘗試安排一天接受個人申請,比如周一到周四集中安排文藝團隊來活動,周五安排“散客”的申請。

  記者注意到,目前文體活動中心的使用者大多為退休老年人。周末,中青年有時間活動了,但文體活動中心往往只有“圖書室”開放,乒乓球室等活動室並不開放。如何解決活動室開放時間和居民休息時間“錯峰”的問題?如何吸引中青年從家裏走出來,參加文體活動?

  陳鐳認為,首先要通過“公眾號”等新媒體進行告知,提高知曉率,讓大家知道文體中心有哪些服務。這些信息要公開、透明、及時地傳達給市民。“目前很多街道公眾號還停留在宣傳層面,比如發一些清理小廣告的活動等,今後應該增加文化服務和互動內容。”他説,文體活動中心應該根據居民構成和需求完善活動主題,適度向青年人傾斜,吸引他們進入社區文體公共空間活動,而不是在家上網。

  周末是法定假日,文體活動中心工作人員正常休息。對此,陳鐳説,國外類似的文體活動中心周末依靠社會組織、志願者服務。今後,北京街道的文體活動中心也可以壯大志願者隊伍,請志願者周末提供看管活動室等服務。

  (記者 張璐 應悅)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福建建陽打造“建窯建盞”文化名片
福建建陽打造“建窯建盞”文化名片
多彩秋色“繪”泉城
多彩秋色“繪”泉城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挪威:絢爛北極光
挪威:絢爛北極光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211125213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