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精準扶貧讓這位腦癱小夥站起來“奔跑”
2019-10-18 13:40:03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寧夏固原市隆德縣殘疾人托養中心,李佳在辦公桌上放著一張充滿自信的自拍照(5月16日攝)。本報記者馮開華攝

  成為“首席美工”、撰寫五萬字詩文……很難想象這些“耀眼”字眼會和從小患腦癱、沒上過一天學的人聯係在一起。這個人就是寧夏回族自治區固原市隆德縣沙塘鎮魏李村的25歲小夥李佳。

  找不到活著的意義,李佳一度選擇輕生,當生命再次“眷顧”時,他不再吶喊不公,沒上過學就用手機總結出一套“學習法”自學文字;癱坐輪椅18年,他硬是忍受著徹骨之痛不間斷練習,靠單拐走路……

  受惠于精準扶貧政策,李佳從魏李村來到了縣殘疾人托養中心。如今,夢想的種子正在他“超級大腦”中生根發芽,慢慢生長。

  “18歲,突然發現自己特別傻”

  隆德縣殘疾人托養中心,電子商務部“首席美工”李佳坐著輪椅,正熟練使用軟件微調海報。

  雖然吐字不清,25歲的李佳卻能準確表達所感所思。在他的辦公桌上,一張自拍照充滿自信,敲擊鼠標的手指上還帶著時髦的指環。

  李佳出生在寧夏隆德縣沙塘鎮魏李村,兩歲時手腳不靈活,站立不穩,經醫院診斷患有腦癱。

  “比我小兩歲的弟弟在院子裏跑來跑去,我卻站不起來;到了上學的年紀,小夥伴都去學校了,我一個人在家幻想學校的樣子;時間一天天推移,母親弱小的臂膀再也無法抱起日漸沉重的自己……”李佳説,即便如此,他並沒有感受到這樣的落差在將來意味著什麼。

  為了生活,2010年父母帶著弟弟遠赴新疆,家裏只留下了李佳和70多歲的奶奶。李佳拿著父母臨走時留下的錢,買了幾只兔子,還自己制作了兔籠。不久,兔子産下兩窩幼仔,李佳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父母離家的幾年裏,這些收入貼補了他和奶奶的日常開銷。

  正當李佳為取得的“小成績”開心時,他卻被殘酷的現實“敲醒”。

  “18歲,突然發現自己特別傻,我不會幹的,別人都會;我會幹的,別人比我幹得好。太受打擊了,感覺我什麼都不行。”他説。

  狹小的院子,同情的眼神,內心的孤寂,對于這個不屬于自己的世界,倍感壓抑的李佳一度找不到活著的意義。

  那時,輕生的念頭一再閃現。他搖著輪椅來到魏李村的南山,拿出小刀向自己的手腕割了20多刀,最終失血過多昏倒在樹林裏。

  醒來時,母親已哭成淚人。撿回一條命的他終于明白:既然活著,就要活出個人樣來。

  李佳説,一旦超越不幸就會發現,原來那些不幸不過如此,雖然過程並沒有説的這麼簡單瀟灑。

  沒上過學,寫出五萬多字的詩文

  由于患病,李佳很少出門,更沒上過學。可是,他卻擁有“超強大腦”——弟弟背誦的課文、乘法表,他聽幾遍便能找到規律、倒背如流。

  16歲,一件尷尬的事開啟了李佳學認字的念頭:朋友請他吃飯,飯館就在眼前,愣是睜著眼找不著。吃完飯很長時間,那無助的一幕總是莫名地襲擾著他。

  那一年,李佳下決心自學。

  難度可想而知。一部朋友贈送的舊手機,就是他認字的工具,借助手機輸入法的聯想功能,從最簡單的字學起,再學習聯想出的另一個字,猜拼音、猜字,和電視、報紙等對照,每天倒騰幾個小時,只為牢牢記住幾個字。“現在我不認識的字,高中生也不認識!”李佳得意地説。

  為了熟練地用字詞表達,李佳申請了聊天軟件賬號,加了500多個網友。他解釋説,枯燥打字容易疲憊,和人聊天,學字更快,還能交朋友。

  通過書寫文字,李佳找到了情感棲息地。他喜歡夜半時分,點擊手機鍵盤,把心緒以文字單純地記錄。就如他的一篇詩文《夜》中所述:“漫長的夜,四周墨黑墨黑,可我不願睡去,臨窗而立,將我心事付與清風。”

  這之後,李佳慢慢學會了使用電腦,虛擬空間為他的人生打開了一扇窗。他給自己取名“北極星”,象徵堅定、永恒、守護。從只言片語的感言,到《北極星隨筆》多篇詩文,再到創作5萬余字的小説《北極星的憂傷》,他的故事仍在續寫。

  “在某個生命的清晨,在那顆啟明星牽引下,等待新的一天到來。在某個落日的黃昏,在那一抹殘陽渲染下,目送一天過去。”

  “我寫我癡狂,蜚語流言任風揚。愛恨情愁皆是味,嘗嘗,不負少年自輕狂。”

  李佳的文字時而柔軟憂思,時而歡喜狂放,讀過的人大多為之觸動,希望文字變成鉛字出版。李佳只覺得,這些文字如摯友般陪伴著他,叩開嶄新世界的大門。

  堅持3年,他扔掉了右拐

  “我一直堅信夢想能抵達的地方,總有一天雙腳也能抵達。”對于李佳來説,靠雙腳站立似乎比實現夢想更難。

  看著朋友網絡空間裏的一張張風景照,癱坐輪椅18年的李佳在新鮮之余倍感失落。看到那些青石板砌成的路、高低不平的石階,他不禁想:如果沒有電梯,沒有平路,擺在自己面前的豈不是一條死路?

  “我想拄拐走路。”李佳剛開口就被心疼兒子的母親拒絕了。沒想到,快到2013年春節,舅舅從新疆帶回的一副拐杖,重新燃起了李佳行走的激情,他迫不及待地想試試。

  當李佳吃力地拄上雙拐,全身重量集中在雙臂之後,只站了一會兒,他的腋窩已紅腫,汗水瞬間濕透全身。一步、兩步、三步,盡管有母親和朋友的幫助,李佳還是會摔跤,腿上、手臂上滿是淤青。兩周後,他才連貫地走出了十幾步。

  平路走順了,李佳開始“極限訓練”——走崎嶇不平的山路。有時,他一不小心從山坡滾下,身上被石頭割傷,他會想辦法止住血,爬起來繼續走。堅持了3年,李佳扔掉了右拐。

  受惠于精準扶貧政策,2017年8月,李佳進入隆德縣殘疾人托養中心。隆德縣殘聯理事長彭雲珠説,除了配有殘疾評估、理療等現代化康復教學設施,中心搭建電子商務中心、人造花制造室等平臺,將托養與工療結合,100多名重度貧困殘疾人不只是被政策性托養,他們還心懷夢想。

  在托養中心,經過培訓,李佳獲得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我想幹得比正常員工好,想有一份更穩定的收入,想嘗試自己創業。”談起以後的路,李佳突發現自己有夢想,只不過一直埋藏在心底。

  靠著自己摸索圖片處理、文案設計和排版技巧,李佳熟能生巧,原來3天完成一套美工,現在只需要一天。即使再忙,他也每天堅持康復訓練。對生命的敬畏和堅強的意志,也讓他收獲了愛情。

  去年底,在自治區民政廳和隆德縣殘聯幫助下,李佳在北京免費進行了左腿手術,術後恢復良好。最近,李佳將前往北京接受右腿手術。

  身體和心靈,總有一個在路上。選擇希望的李佳,雙腳和夢想將同時在寬闊的人生道路上“奔跑”,即使起點不同,路程不同。(記者 陳曉虎 鄒欣媛)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漠金秋胡楊林
大漠金秋胡楊林
雲霧龐泉溝
雲霧龐泉溝
金秋遊花海
金秋遊花海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661125121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