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尋“勤”記
2019-10-14 07:38:11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黎掌村村民席年保在喂牛(八月二十六日攝)。記者曹陽攝

  勤勞都是相似的,懶惰卻各有不同。

  呂梁山深處的黎掌村曾有幾位懶漢,要麼沉迷空想,要麼無所事事,要麼坐等靠要……眼下正是脫貧攻堅“啃硬骨頭”的衝刺階段,這些懶漢無疑是重中之重、難中之難。

  雖説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但他們真的扶不起來嗎?精準扶貧入村後,駐村幹部夯實黨建“支撐點”,點亮村民“榮譽點”,號準懶漢的“懶惰點”,刺激他們的“興趣點”,幫助他們走上了尋“勤”之路。

  懶,各有各的借口

  2015年以前,到山西蒲縣黎掌村走一圈,人們時常看到一位老漢,坐在屋頂上,手把茶壺,遙望青山。他説自己在思考:是養牛、養豬,還是養蜂、養狐狸?這一想就是好幾年,人卻不肯走下屋頂,腳踏實地幹起來。

  老漢叫石玉良,年輕時也折騰過。20世紀90年代他開小鐵礦賺了些錢,後來見煤炭形勢好,就去開小煤窯。結果剛把錢投進去,就趕上了關停打擊私挖亂採,年過半百的石玉良欠了十多萬元的外債。後來,老石便消沉下來,索性雙手一攤,萬事不幹了。

  那幾年,村裏人沒事愛聚在一起打撲克,好吃懶做的席年保最活躍。2015年的一天,村委會給他發了幾百元低保金,拿到錢的席年保轉身就去買了兩三斤豬頭肉,狼吞虎咽一口氣吃完。結果,窮胃消化不了好肉,晚上肚子疼得嗷嗷叫。

  有一年除夕,席年保把餃子下了鍋就到村裏閒逛,回來時餃子爛成了一鍋面片湯。這些年來,席年保的日子就像那鍋面片湯,稀裏糊涂,渾渾噩噩。

  “啥也不會幹,啥也不敢幹”,是村民對席年保的評價。“你咋不下地幹活?”有村民問。“我對莊稼過敏!”席年保編了個“好理由”。打牌,可能是他當時唯一的“技能”。

  席年保的牌友裏有個“事簍子”席金才。席金才性子慢但愛湊熱鬧,“東家長李家短,一只蛤蟆三只眼”,到哪都能挑個話題惹點事兒。席金才熟悉別人家的事情,卻算不好自家的賬。老兩口靠4畝地勉強糊口,是全村“不走正路”的典型貧困戶。

  懶漢裏還有一位坐享補助的席紀奎。席紀奎腿上有點殘疾,所幸兒女爭氣,靠子女孝敬也夠吃喝了。後來村裏給他辦了貧困補助。席紀奎既“啃子女”又“啃政府”,靠著墻根曬太陽,等著別人送小康,理所當然地“床上一躺,睡到天亮;撲克一打,絕不顧家”。

  這樣的懶漢,不止黎掌有,很多貧困村都能找到相似的人。給他們錢,樂呵呵接受;幫他們致富,找借口躲閃。“寧願苦熬,不願苦幹”。這些人讓扶貧幹部很是頭疼。

  如何才能讓他們變得勤快起來,心生脫貧的動力,進而致富奔小康呢?

  走,去看別人數錢

  2015年,“80後”郭偉被派到黎掌村擔任第一書記。俗話説,救窮不救懶。面對本人沒有信心,別人不抱希望的懶漢,怎麼治懶,如何扶志?郭偉一度陷入了沉思。

  物質扶貧扶一時,精神扶貧扶一世。郭偉明白這個道理,于是他走家串戶聽民情、問民計。工作靈活愛琢磨的他,逐漸摸索出一些激發懶漢內生動力,促其由懶變勤的好辦法。

  給錢給物不如給個好支部。首先要夯實基層黨建,立起脫貧攻堅的“支撐點”。以前,黎掌村村支部不開會,辦公室天天鎖著,村裏的事沒人關心。郭偉帶頭重新收拾了“兩委”大院,建成全鎮最大的村級黨員活動中心,村幹部每天到辦公室輪流值班。

  黨旗樹起來了,郭偉又逐步改變好逸惡勞的村風民風,點燃百姓的熱情。從2015年開始,郭偉組織村民每周一開展集體勞動,把義務勞動作為增進團結、改善村風的手段;每月舉辦一次道德講堂,把村裏人聚集起來,説説身邊的好人好事,批評一下懶惰行為;年底進行“好人評選”,評出“脫貧帶頭人”“好兒媳”“公道人”等先進典型,挖掘村民身上的閃光點。

  村風民風在好轉,懶漢們感到了壓力,開始坐不住了。不過,激發懶漢這事兒急不得。很長一段時間,郭偉與他們談心交朋友,聊聊家長裏短、摸摸脾氣秉性。其實,郭偉暗地裏一直留心找尋他們身上的“興趣點”。

  突破口最先在席金才身上打開。

  隨著全村氣氛的好轉,人人忙著幹事,席金才串門打牌也找不到人。2016年秋天,郭偉找到百無聊賴的席金才,笑著對他説:“走,領你看人家數錢去!”

  當天,郭偉和席金才幫著村裏一個養豬專業戶賣了幾頭豬。等養豬戶喜滋滋地數錢時,郭偉把席金才往前一推。鈔票“唰唰”在眼前直閃晃,那一刻席金才動心了。

  沒有人不喜歡錢,懶漢也是,關鍵要讓他相信自己也能賺。于是,郭偉趁熱打鐵撮合養豬專業戶向席金才傳授養豬技巧。席金才年輕時跟人合夥開過礦,腦子並不笨,養豬這事兒一學就會。2017年,席金才養起了豬。

  第一位懶漢終于動起來了。這是一個好的開始,郭偉想。扶,得耍點“小手段”

  今年57歲的席年保是家中的幼子,以前啥事都是父母操心。父母去世後,沒人管的席年保徹底“廢了”,“吃啥啥不夠,幹啥啥不行”:下地幹活,他説自己皮膚過敏;外出打工,他説自己體格小幹不動;平時吃飯沒正點,走到哪家吃哪家,路上撿個煙頭能高興一天。另外,席年保還特別膽小,活了一把歲數沒抓過雞、攆過狗。

  這種懶漢最難扶,既要用老辦法,有時也得耍點“小手段”。一開始,郭偉等人對席年保“哄過、騙過”,甚至也“嚇唬”過,有時還“嘲諷”幾句:“年保,你説你這麼活著有啥意思?村裏人瞧不上,兒女們看不起!”

  “好死不如賴活著。”年保嘿嘿一笑。

  等席金才養豬有了起色,郭偉便勸説席年保也去養上一頭。嘴上應得好好的,可就是不動彈,席年保依舊我行我素,四處閒逛。

  既然扶不動,那就先“綁上”拉著走。2018年5月,郭偉想了個主意,跟席年保來個“養豬比賽”:每人養一頭小豬,郭偉的那頭由年保代養,養成了算年保的,賠了錢算郭偉的。這次不等席年保再推脫,郭偉領上他就去席金才家抱了兩頭小豬回來。

  席年保養豬啦!這在村裏可算得上大新聞,村民們趕來看熱鬧。“年保你可得好好養,別把人家郭書記的豬給喂死了!”眾人一陣哄笑,算是把年保給“抬起來”,這回懶漢不幹也不行了。郭偉不僅人好,威信也高,年保心裏還真有點怕他。

  “綁上”拉起了,還要管下去。為了讓席年保養成好習慣,郭偉按《學習雷鋒好榜樣》的調子給他編了一首歌:“出門之前五件事,早晨起來先喂豬……”每天早晨席年保都要扯著嗓子“唱”一遍。這看起來有些滑稽,但好習慣卻在一點點養成。

  剛開始養豬時,郭偉還得去“監督”,不時提醒年保幾句。慢慢地,年保開始進入了角色,每天早晨五六點鐘就起來割豬草。到了年底,兩頭豬養到了400多斤,賣了4300多元。那幾天,年保樂得嘴都合不上。

  不過,亂花錢的習慣年保依舊沒改。如果沒人管,辛苦半年掙的錢用不了幾天就能花光。于是,郭偉又想了個辦法,他讓老支書焦銀全替年保管賬,用錢時,年保要先到郭偉那裏寫申請,然後再去焦銀全那裏領錢。

  剛開始,年保偶爾會撒個小謊多領上一包煙錢,但慢慢也就習慣了,錢也就攢了下來。這個曾經撿煙頭的貧困戶,破天荒地有了幾萬元存款。

  急,反轉的“鄙視鏈”

  貧困村裏往往有一個“鄙視鏈”。比如,富的看不起窮的,窮的看不起懶的,懶的看不起身邊的。席年保曾被全村人鄙視,最看不起他的要數“牌友”席紀奎;而石玉良一般人瞧不上眼,自認曾經風光過,城裏“關係硬”,認識不少“大人物”。

  不過,一旦這個“鄙視鏈”出現了反轉,對懶漢們的刺激就來了。

  2018年夏天,席紀奎在村裏參加婚宴時碰到剛養豬幾個月的席年保。村裏人心直口快,有啥説啥。幾杯喜酒下肚,席年保的優越感來了:“我還有兩頭豬呢,你有個啥?”席紀奎被嗆了個措手不及,沒想到被自己鄙視的人鄙視了。更難堪的是,自己還真的啥也沒有!

  酒席沒吃完,席紀奎帶著一身酒氣找到郭偉訴苦:“連年保那種‘八兩腦子’(當地土話,形容人笨)都跟我顯擺!”“你幫了年保,也得幫我!他不是養豬嘛,我就養牛,要比他的大!”

  其實,郭偉不是沒幫過席紀奎,幾個月前就勸他搞養殖,可紀奎一直拖。期間,辦理小額貸款的工作人員都上門了,可席紀奎卻臨時變了卦,説什麼也不肯貸了。

  這回,席紀奎可是真急了!最難的思想工作做通了,郭偉反倒不急了。“酒後説的不算,你回去想想,想好了再找我!”

  過了幾天,席紀奎找來了。郭偉告訴他:“跟你老婆説説,看看她信你嗎?”

  過了幾天,席紀奎返回來。郭偉對他講:“跟孩子商量商量,看他們支持不?”

  過了幾天,席紀奎又來了。郭偉回復説:“那你就養牛吧。”

  就這樣,幾位懶漢養豬的養豬、養牛的養牛,都動了起來。而“閒人”石玉良仍穩坐屋頂,繼續盤算著他的發財夢。石玉良尋思,急什麼呢?只要自己一出手,肯定比得過所有人。

  然而,還沒等出手,老石就被鄰居“打臉”了。這個鄰居老實本分,嘴巴笨話不多,一聲不吭就知道幹活。石玉良平時最看不上這種死腦筋。2018年初,鄰居突然放話説要在城裏買房,給兒子娶媳婦。當時市裏一套房少説也得四五十萬元。沒過多久,這位鄰居還真買下了房子,付的還是全款。

  鄰居的舉動,一下把石玉良從屋頂上“拉”了下來。不過,石玉良的心態倒也調整得快:他是怎麼賺的錢?養牛。那行,咱也養牛!

  變,遲來的進取心

  2018年底,石玉良和席金才被評為黎掌村的“脫貧帶頭人”,胸戴大紅花,風風光光在全村人面前領了獎。2019年春天,變化最大的席年保被評為鄉鎮的“脫貧帶頭人”,著實出了一把風頭。

  懶漢動了起來,手裏掙到了錢,心氣也就變了。賣豬掙了錢後,席年保心思活泛了起來,他發現養牛比養豬賺錢更穩妥,便找到郭偉嚷嚷著要養牛。

  郭偉聽了很高興,跑前跑後幫他買回了一頭母牛。養豬,年保跟著席金才學;養牛,年保就跟上了席紀奎。昔日的“老牌友”,變成脫貧路上的“好幫手”。

  席年保牛養得精細,膘肥體壯毛發亮,一天要喂十多次,有時半夜上廁所還不忘給牛添把草。“今年我要再買一頭牛!”年保説,要養成一群才能掙更多的錢。

  席金才還是那個慢性子,不過認準的事不會輕易放手。前段時間豬價下跌,他也擔驚受怕,但最終堅持了下來。現在豬價漲了,看著欄裏40多頭豬,席金才心裏很踏實。

  席紀奎開始時買了3頭牛,不到兩年“擴編”成了7頭。去年,他的一頭牛賣了1萬3千元,賺了近4000塊。紀奎告訴前來“取經”的席保年,母牛生小牛,小牛變大牛,算算還是小牛最賺錢。

  “這頭牛可不賣,讓它一直生小牛,陪著我到老。”席紀奎撫摸著身旁一頭壯實的小牛,笑瞇瞇地説。

  石玉良還是沒把上面那幾位“放”在眼裏,他一直盯著那個養了40多頭牛的鄰居。

  2017年石玉良貸款買了4頭牛,兩年內大牛生小牛,再加上自己販的牛,現在有了14頭。等明年一開春,10頭懷孕的母牛生下小牛犢,他的牛圈就有了20多頭牛。“這些牛我一頭也不賣,再過一兩年就能超過鄰居了!”老石信心滿滿。

  一個晴朗的午後,年保和紀奎趕著牛群出了村,轉眼消失在莊稼和綠樹叢中,身後傳來陣陣清脆的牛鈴聲……(記者陳忠華、王井懷)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秋遊花海
金秋遊花海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新疆博斯騰湖畔秋景惹人醉
新疆博斯騰湖畔秋景惹人醉
脫胎漆器 匠心獨運
脫胎漆器 匠心獨運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5100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