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原來“高峰”也可“移”!
2019-09-21 12:49:5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海口9月21日電(記者羅江 王軍鋒)“山高林密,哪能認得準!”眺望遠山,符國華試圖指出“老家”位置,又笑著擺手作罷。他所站之處是位于山下銀坡村的新家,身後一棟棟黎族風情的房子鱗次櫛比,果園裏百香果藤蔓爬滿棚架……

  符國華的“老家”在海拔千米的高峰村。在海南省白沙黎族自治縣,連綿群山使這個黎族村落交通不便。從縣城驅車進村需3個小時,沿途彎急坡陡,途經近10座漫水橋。其中坡告、道銀兩個自然村,一度是海南僅剩的不通路、不通電的村莊。

  李金鳳2007年嫁到道銀,初次進村經歷至今難忘:雨後清晨騎摩托車上山,遇到小河、滑坡只能推著車走,下午三點進村時人已濕透。後來孩子到縣城上小學,只能上寄宿班。夫妻倆每月看一趟孩子,得掐著點趁天黑前趕回家。

  生活多有不便,生産同樣艱辛。高峰村地處海南鸚哥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南渡江源頭,村民收入主要靠種植橡膠。海拔高,橡膠産量低,運輸也是一大難題。

  膠農割膠通常當天賣膠乳,高峰村村民只能制成膠片,攢上一年半載再賣。“膠片用繩捆上,人拽著繩沿河谷走水路,四個人拉上三天才能運下山。”符國華説。

  窮則思變,下山的念頭早就萌生,“挪”卻不容易。近半個世紀以來,高峰村已經歷數次搬遷。村裏老人回憶,1974年,全村搬到地勢平緩的榮邦鄉,但下山後和當地農民“搶”耕地、“搶”水利,還是不便于生産生活。1979年,村民又陸續上山。

  在上山和下山的兩難選擇中,村民們又這樣過了幾十年。

  直到2016年,坡告、道銀兩個貧困村迎來異地扶貧搬遷。政府出資建設安置房,按照人均10畝的標準分配豐産期的橡膠林……村民們起初顧慮重重,但看著新房一天天建起來,長勢茁壯的橡膠比山上的産量高兩三倍,漸漸放寬了心。

  2017年元旦,30戶村民住進銀坡村的新家。“就醫、上學和務工方便多了。山下發展路子寬,群眾不再從橡膠這一口‘鍋’裏找食。”銀坡村駐村幹部王測説,銀坡村以“合作社+農戶”的模式種植了90畝百香果,村民以資金、土地入股,在果園打工每月還有2000多元工資。

  一些村民還探索發展起特色種養。村民符金城是家裏唯一的壯勞力,30畝橡膠任憑他早出晚歸也割不過來。外出多方考察後,他將近20畝地改種效益更高、更易管理的泰國金椰和咖啡。

  隨著海南推進建設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建設熱帶雨林國家公園提上日程,規劃范圍內的高峰村將啟動第二輪搬遷。明年6月底前,3個自然村百余戶村民將搬到距縣城僅5公裏的安置點。

  海南省林業局局長夏斐説,海南省已制定高峰村生態搬遷實施方案,此輪搬遷充分借鑒銀坡村成功經驗,最大限度照顧搬遷群眾的生産生活需求,確保群眾搬得出、穩得住、可發展、能致富。

  “生態搬遷將使熱帶雨林徹底休養生息,還將促進當地群眾可持續脫貧增收,大大改善群眾生活條件以及下一代成長教育環境。”高峰村脫貧攻堅中隊中隊長韋恩文説。

  “高峰”可移!從大山深處到山腳下、再到鄰近縣城,搬遷“移”走了阻礙群眾奔小康的深山巨壑,“移”出了生態文明和民生福祉的共贏。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在希望的田野上
在希望的田野上
70年時光流影 70行見證發展
70年時光流影 70行見證發展
生態中國·壯美山河瞰新疆
生態中國·壯美山河瞰新疆
仙人洞裏説豐年 海昏遺址看文化
仙人洞裏説豐年 海昏遺址看文化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13261125022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