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水潤臺沙
2019-08-02 10:21:2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貴陽8月2日電 題:水潤臺沙

  新華社記者潘德鑫

  臨近黃昏,炊煙漸起。在貴州水城縣楊梅鄉臺沙村,準備生火做飯的村民鎖興全,盯著正放水的銀色水龍頭一動不動。

  老鎖説喜歡聽這“嘩嘩”的水聲。年過半百的他,半年前才第一次在家聽到這水聲,“還沒聽夠”。

  他不願挪動半步,也是擔心水桶接滿時沒人及時關掉水龍頭,水漫到地上。一滴水都不能糟蹋,這是臺沙人久困于水被逼出來的習慣。

  臺沙村是貴州省2760個深度貧困村之一,2014年貧困發生率高達47%。缺水是臺沙的窮根,相比于腰包癟,臺沙人更怕水缸幹。

  海拔落差大、石漠化嚴重,多種因素疊在一起把臺沙變成了“漏鬥”,雨水再多,也留不住。

  臺沙到底有多缺水?

  家裏來客,寧願其多吃些牛肉,也不舍得多舀一瓢水給客人喝,水比肉金貴;一周能洗一次澡,就是全村最愛衛生的人,也是最“富有”的;一盆洗臉水全家從早用到晚,最後還要用來喂牲口。

  20世紀六七十年代,村裏打了一口3米深的井,取名“貓家水井”。為防有人夜裏偷水,全村人得輪番“守井”。即便如此,水還是遠遠不夠,得去山裏背。

  “説起水,就覺得肩背疼。”70歲的村民張才文回憶,20多年前取水要到3公裏外的山泉眼用桶背,上山下山一趟下來,壯小夥也得走2個小時,每趟最多背50斤,背夠一家人一天的水,至少要花6個小時。

  “上半夜背回水,下半夜才能睡個安穩覺。”老鎖説,山泉眼的水也並不充裕,“去晚了連泥疙瘩湯都沒了”。

  前幾年,上山背水的人少了,上房守水的人多了。2000年起,村裏外出打工掙了錢的年輕人陸續回家修房子,他們不僅換掉了茅草房、瓦房,還發明了“房蓋水”——

  不管新房子是一層還是兩層,一律是平頂並用水泥硬化,四周還要壘上10多公分高的房檐。從高處看,每個屋頂就是一個收集雨水的“小水池”,村民用水管將屋頂的水引至屋內的水窖。

  “房蓋水”後來也得到了政府支持,村民修配套的水窖能得補貼。但“房蓋水”仍是“望天水”,在旱季,臺沙還會缺水。

  “帶人打過幾次井,沒有成功過,有的鑿幾十米不見水,有一處鑿出了一點水,但黑乎乎的不敢喝。”在臺沙工作了近30年、找水也找了近30年的村支書張明友曾無奈放言,“誰能找到水,村支書就誰來當”。

  2018年底,張明友欣喜無比,臺沙終于來水了。

  當年,為全面解決貧困人口住房和飲水安全問題,貴州省實施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工程,水城縣在20個鄉鎮66個村建設飲水工程,其中就包括投入900萬元在臺沙村修建的、可容7.5萬方水的“後麻窩”山塘,配套建了水廠,拉了管線。

  如今,全村1075戶全都用上了幹凈的自來水。用水不愁了,但臺沙人“惜水”的習慣仍保持著,哪怕是“房蓋水”也要留著洗衣、飲牛。

  張才文説,吃水不忘挖井人,“惜水”就是珍惜、感念“挖井人”的恩情。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建國家濕地公園 保一湖清水進京
建國家濕地公園 保一湖清水進京
生態中國·錦繡天府夢邈然
生態中國·錦繡天府夢邈然
美聯儲降息
美聯儲降息
雲陽龍缸:雄險俊秀醉遊人
雲陽龍缸:雄險俊秀醉遊人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4829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