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京菜市場變身記:人間煙火味,最撫凡人心
2019-07-18 08:15:46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城市更新氤氳市井煙火

  社區菜場變奏曲

  擁有2100萬人口的北京,居住是否舒適,生活是否便利,決定著這座城市的溫度與品質。星羅棋布的菜市場,氤氳著市井煙火,將居住在周邊的人們連接在一起,悄無聲息地構成一個個城市的生活共同體。

  近年來,隨著“疏解整治促提升”深入推進,北京核心城區利用疏解騰退空間,優先補充商業便民設施。老菜市場升級便民商業服務綜合體,菜籃子直通車進社區,國安社區、郵政、便利店賣菜……為了解決老百姓吃菜問題,北京探索出多種多樣的新模式。

  據北京市商務局不完全統計,目前全市共有蔬菜零售、便利店等7項基本便民商業網點約4.6萬個,其中連鎖網點約1.8萬個,城六區已實現7項基本便民商業服務功能社區全覆蓋。

  人間煙火味,最撫凡人心

  距離天安門不足四公裏,在東四南歷史文化街區的胡同之間,有一座面積三千余平方米的菜市場——朝內南小街菜市場。這裏,每天都上演著最本真的生活。

  7月13日,周六一大早,篤信“早市蔬菜新鮮”的人們,拎著菜兜、推著菜車,在門口等待七點開門。熟人聊著天兒,盤算著買什麼,今天吃什麼。時刻一到,誰也顧不上多聊兩句,忙不迭地扎進菜市場。

  掀開門簾兒,裏面一片“活色生香”。門口,先是琳瑯滿目的水果:紅的大桃、黃的甜杏、青的香瓜、紫的葡萄……身子還沒靠近,空氣中一股子甜香味兒就讓人挪不動腳。演樂胡同的張大媽卻不停腳,悄聲兒説,“門口的都貴,裏面便宜!”

  往裏走,水靈靈的綠葉菜被捆成束,辣椒、蘿卜組成五彩斑斕的色塊,圓滾滾的土豆、西紅柿壘成金字塔狀,半開的荷花、鮮綠的蓮蓬插在大水瓶裏,翠生生的黃瓜和西葫蘆之間,雜著白色的菜花……每一個攤位,匯聚著萬千生命的鮮活淳樸,呈現在你面前。

  張大媽目光如炬,環顧四周,誰家的茄子便宜、誰家的黃瓜新鮮,食材貴、賤、優、劣了然于胸,買什麼吃什麼運籌帷幄。有時,她顧念著小馬家的閨女才剛剛兩歲,買一斤菜也差不了幾毛錢。

  賣菜的小馬,精明能幹,熱情地幫張大媽挑菜、稱重,一抓一個準兒,算賬、找零,一氣呵成。末了,問一句,“您孫子放暑假啦,今天又給他包茴香餃子吃?”張大媽接過菜,不慌不忙地聊起家常來。

  菜市場裏,人來人往,有拉著小菜車的老年人,也有挎著布兜的年輕人。水果的甜味,蔬菜的泥土味,生鮮肉味,剁肉聲,聊天聲,浸潤其中,每一處都是生動鮮活的真實生活。正如汪曾祺在《人間滋味》裏寫的:“看看生雞活鴨、新鮮水靈的瓜菜、彤紅的辣椒,熱熱鬧鬧,挨挨擠擠,讓人感到一種生之樂趣。”

  朝內南小街菜市場並不用“挨挨擠擠”。裏面四米寬的通道,用附近居民的話來説,“都能開小汽車,寬敞!”整潔的水磨大理石地面,顯得格外光亮。

  百余個攤位上方,都有色彩鮮明的招幌,黃色的水果區、綠色的蔬菜區、藍色的海鮮區、五顏六色的調料區,井然有序。區域指示牌上寫著巧妙的只言片語:“蘿卜青菜、各有所愛”“赤橙黃綠青藍紫、柴米油鹽醬醋茶”……

  從樓梯上二層,服裝店、小藥鋪、日雜店、裁縫鋪、維修店,有序分布。生活所需的針頭線腦、縫縫補補,吃穿用度的日常,在這裏都能找到。

  人間煙火味,最撫凡人心。城市最深層的肌理,被菜市場橫面“切開”,露出柴米油鹽的本真,溢滿飲食男女的人之常情,讓每個浸泡其中的過客感受到滾滾紅塵,體驗到生之樂趣。

  老菜市場變身“生活美學館”

  兩年前,朝內南小街菜市場卻是另一番模樣。

  有近20年歷史的朝內南小街菜市場,前身是北京電熱器廠(現為鑫京熱電器有限責任公司)的老廠房,其歷史變遷,是城市發展和治理的一個縮影。

  1999年,按照北京市政府治理馬路市場的要求,東城區與北京電熱器廠協商,把閒置的廠房再利用,將附近的南竹竿早市“退路進廳”搬遷過來。

  “菜籃子是事關民生的頭等大事,當時東城區的領導要求我們用最快的速度建成。”鑫京熱副總經理龍汝敏介紹,“我們把老廠房改成菜市場,2000年元旦開張營業,滿足了周邊居民的吃菜需求。但裏面是木質結構,整天為安全問題提心吊膽的。”

  2005年,為了迎接奧運會,北京市計劃用兩年時間對全市150家社區菜市場進行升級改造。“我們第一波兒響應政策,拆了舊廠房,原址上重建了現在的建築。”龍汝敏驕傲地説,“當時菜市場是第一個安上電視監控係統、廣播係統和電腦管理係統的,也是北京市第一批‘規范化菜市場’。”

  隨著時間推移,由于經營模式的固化和環境的局限,朝內南小街菜市場也不可避免地變得陳舊而雜亂。“六米高的大廠房,裏面就像個大棚,黑乎乎的。”據生活在周邊的居民回憶,“菜市場有賣魚的,地總是濕漉漉的,人多很擠,走路都得小心躲閃,不然就濺上泥湯子。”

  2015年前後,昔日人聲鼎沸的德勝門、前門、西苑一係列大中型農貿批發市場、菜市場,逐漸外遷。與此同時,生活在老城區的街坊們紛紛反映,社區中買菜不再那麼便利了,要挑選種類、質量合適的菜,比以前費力不少。

  菜市場搬到遠方,但百姓的灶臺還在身邊,別給菜市場貼上“疏解”標簽的呼聲愈來愈響。

  2017年3月,北京市出臺《關于進一步提升生活性服務業品質的工作方案》的通知,“優化蔬菜零售、便利店(社區超市)、早餐、快遞、便民維修、家政服務、美容美發、洗染等基本便民商業服務”被列入工作重點。市發改委發布,從2017年連續3年,每年安排約2億元市固定資産投資用于補助商業便民服務設施項目,引導、帶動更多企業投資商業便民服務設施的建設運營。

  “有的街道新建超市,但我們有現成的菜市場,也更有文化底蘊,想把它做出來。”朝陽門街道辦事處副主任李哲介紹,在政策的鼓勵下,東城區商委和朝陽門街道辦事處召開了朝內南小街菜市場升級改造工作研討會,決定邀請北京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中央美術學院、北京林業大學等專業團隊和設計師對其進行改造。

  歷時半年多,朝內南小街菜市場實現了“舊貌換新顏”。

  “我們給菜市場‘一鍵美顏’,重新鋪設了地磚,對菜臺、燈光、無障礙設施、監控攝像頭進行了改造,還增加了縫補、洗染、家政、理發、維修等服務,變成一個實打實的便民服務綜合體。”菜市場負責人尤愷介紹,“原來的160個攤位,經過優勝劣汰、合並整合,現在是106個攤位。”

  菜市場改造後也增添了許多藝術氣息。大門口的立面墻上,手繪了一輛二八自行車,車後座捆著一棵大白菜,車筐裏裝著蘿卜、茄子、土豆,勾起人們憑票買菜的記憶。“我們多方組成設計團隊邀請攤主們一起設計,手繪小燈籠、制作水果表情包,還用蔬菜扎了花環、手捧花,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微笑。”北京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設計師劉靜怡説,“住在史家胡同的張迎星老師主動給菜市場畫了三十多張速寫,每張都有他的老熟人兒,菜市場已經深深印在他腦海裏了。”

  “黑乎乎的”老菜市場搖身變為“生活美學館”。設計師團隊還借鑒國外菜市場的經驗,舉辦菜市場博物館、菜市場課堂city walk等活動,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來“打卡”。

  4.6萬個便民商業網點遍布全市

  “舊貌換新顏”是城市更新的一種方式。在當下城市高質量發展的關鍵期,如何滿足更多人的需求,北京做了更多的探索。

  北京交通大學建築與藝術學院副教授盛強,2005年,他做北京舊城商業分布的博士研究時,曾走路、騎車“地毯式”調研三環內菜市場的變遷。

  經過幾年持續追蹤,他發現2005年至2009年,北京三環路內五個攤位及以上規模的菜市場有43個消失,新開業46個。消失的菜市場中有3個被成功升級為超市,23個因城市開發被拆除,其余轉為其他城市功能。變化趨勢是,批發型的大型菜市場逐漸從中心城區外移,中級別菜市場呈現出動態的穩定性,小菜市場則比較復雜。

  “菜市場是由需求決定的。隨著市民消費能力和生活品質的提升,對社區及商業的需求進一步增長,具有價格和商品種類優勢的大中型市場吸引力便降低了,菜市場隨之走向小型化、碎片化。”盛強説。

  隨著“疏解整治促提升”的深入推進,北京核心城區利用疏解騰退空間,不斷補充商業便民設施。集蔬果銷售、理發、家政、維修、小物超市等內容于一身的便民商業服務綜合體在老城區頻繁亮相;地下微倉儲、共享洗衣、智能自提櫃等新型服務設施,也在社區緊鑼密鼓地布點。

  在東城區,“悠惠萬家”連鎖化菜站整合了各類菜攤、主食廚房、便民服務,近兩年間部署開來。“這裏除了能購買油鹽醬醋、生鮮果蔬,還有修表的、修拉鏈的、改衣服的、修鞋的、配鑰匙的,可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悠惠萬家珠市口東大街店負責人告訴記者,“價格方面,我們開發了實時監測係統。比如百姓常吃的黃瓜、西紅柿等蔬菜,如果價格超出市場和政府主管部門掌握的價格區間,就會發出菜價報警信息,讓主管部門能在價格異常波動時期,通過加大市場供應、投放儲備等措施平抑物價。”

  今年,東城區還出臺了生活性服務業設施規劃,依照常住人口規模和居民業態需求確定生活性服務業的規模數量和品質指標,繪制便民商業網點建設作戰點位圖,與街區更新工作無縫對接,實現“疊圖作戰”。

  生鮮超市賣菜、“凈菜”進便利店、蔬菜直通車進社區……居民買菜的渠道一天天豐富起來,出門不到十五分鐘,就能買菜、理發、縫補改衣。據統計,東城區17個街道今年新增各類生活性服務業功能網點293個,東花市、交道口、朝陽門等街道已提前完成一個社區兩個蔬菜零售網點的任務。

  在西城區,“去郵局買菜”成了附近一些居民的新選擇。

  永安路郵局,把傳統的郵政業務整合到另外一個營業廳,專門騰出130平方米的場地改建成一個惠民驛站。驛站裏,布滿整齊的貨架、櫃臺,蔬菜、水果、飲料、零食,如同超市,樣樣都有。粗略統計,整個店鋪中蔬菜、水果的品種總共近百種。“蔬菜和水果都不貴,而且看上去品質也不錯,重點是出門不用走幾步就到了。”附近的居民説。

  北京城裏,多種多樣的便民網點正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冒出。

  據北京市商務局統計,去年,全市共建設提升蔬菜零售、便利店等7項基本便民商業網點1529個,其中擁有蔬菜零售功能的網點667個、便利店468個、家政等其他網點339個。目前,全市共有蔬菜零售、便利店等7項基本便民商業網點約4.6萬個,其中連鎖網點約1.8萬個,城六區已實現7項基本便民商業服務功能社區全覆蓋。

  提升活力的他山之石

  全覆蓋、多層級的便民商業服務體係,為生活在北京的人帶來更多便利。但隨著人們生活水平逐步提高,新的問題隨之而來。

  家住西城區定居胡同的方大媽,對以前菜品豐富的早市念念不忘,覺得便民菜店選擇太少。“有時候,在便民菜店東西買不齊全。而且,要想吃點不一樣的,就得騎20多分鐘車去陶然亭。”方大媽説。

  立水橋地區的趙女士,對家附近便民菜店“不讓挑”的要求很不高興。“跟早市不一樣,這些店都不讓挑。菜不管好壞,都是他們直接拿給你。”店家解釋説:“不讓挑才能保證低價”,趙女士也並不認可:“買來的菜品相都不行,便宜也沒用啊。”

  在趙女士看來,商家得到政府補貼後,能否降價、改善經營環境,應該有明確的評價標準:“建議讓顧客給菜店投票,得到好評的才能拿補助。”

  不止消費者,便民菜店的經營者也有苦惱。

  2014年,“四環菜市場”撤市後,何先生在向南不到500米的地方,開了一家綠增源便民菜店。由于周邊居民較多,生意還不錯。而且按照原“四環菜市場”輻射的區域計算,至少應有四至五個零售菜店才能滿足居民需求。

  “但沒有合適的位置,一切都是空談。”何先生坦言,“想找滿足經營條件、面積需要,交通方便,租金還要便宜的地方,真的非常困難。”

  針對大城市在菜市場轉型過程中遇到的規劃、設計問題,清華大學建築學院副教授陳宇琳,近些年考察研究了香港、臺灣、新加坡的菜市場,總結這三地菜市場的經營模式。她建議,在城市規劃中劃定菜市場專門用地,依據居民需求確定菜市場設置標準,並綜合考慮商販的安置。“比如,臺灣明確了傳統零售市場的公共屬性,並設置專門的用地類型,保障了足量實體空間的供應。菜市場到底怎麼建、用地性質是什麼、適用何種管理機制等,需要通過制度解決。”陳宇琳説。

  此外,在建築設計上,“功能混合是提升活力、節約用地的絕佳選擇,市政辦公、社區康樂、公共圖書館等都可以與菜市場結合。”陳宇琳建議,將菜市場與社區中心等多種功能組合,提高土地利用效率。在管理機制上,對作為公共服務配套的菜市場,建議政府發揮主導作用,適當管控企業逐利導致的租金和菜價上漲。

  北京城在更新,菜市場也像這座城市的其它空間和空間中的人一樣,日新月異的變化。無論是老菜市場的改造升級,還是便民服務網點的遍地開花,建設和諧宜居現代化城市的探索仍在路上。(記者 張小英)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天宇上演月偏食
天宇上演月偏食
“孤島”救援記
“孤島”救援記
貧困群眾受益“愛心超市”
貧困群眾受益“愛心超市”
西藏扎西堅白寺展佛
西藏扎西堅白寺展佛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21151124767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