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看不見有看不見的辦法”——視障人士王慧的追夢之路
2019-07-17 12:03:4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天津7月17日電(記者栗雅婷 郭方達)“不要給自己設限,本就沒有什麼不可能。”王慧斬釘截鐵地説。

  打開電腦,選取應用,鍵入字符……沒有人會看出來,正在流暢完成操作的王慧是一名視障人士。

  王慧今年35歲,家在天津,目前是一家科技公司産品總監。盡管天生視力存在缺陷,但他靠著一股子鑽勁,從小就成績突出。

  坐在第一排,也看不清黑板,就趁著課間黑板還沒擦的時候貼近了把板書抄下來。

  學習立體幾何,幾乎只能憑借想象作圖。

  ……

  克服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王慧被蘭州大學國際政治專業錄取。

  學習、運動、校園活動……個性外向的王慧在大學裏如魚得水,身邊的同學們第一次與他交流時,很難想象他居然有著嚴重的視力障礙。

  然而,厄運卻突如其來。

  大二的一個早晨,王慧起床後突然感覺眼前像蒙上了厚重的濃霧,以前貼近還能看清的事物,如今卻什麼也看不到。

  無奈選擇休學的他輾轉各地求醫,但視神經萎縮已不可逆轉——他再也看不見了。

  “看不見有看不見的辦法。”王慧沒有覺得天崩地裂,腦子裏只有一個想法:完成學業!

  在當時的女朋友,如今的妻子高建華的幫助下,王慧用聽的方式學習,用口述的方式作答,完成了本科階段的學業。

  “我從沒有覺得什麼是不可能的。”王慧説。

  2009年,畢業進入社會的王慧遇到了更大的挑戰。“我想做一名盲校的老師,但視力是個硬指標。”在就業時,王慧頗費了一番心思,卻仍沒有滿意的結果,“很多事情不是我們做不了,而是缺乏相應的條件。”

  恰逢觸屏手機流行,用慣了按鍵的王慧頗不習慣——難道視障人士注定與觸屏無緣?

  不肯低頭的韌勁又讓王慧琢磨著一種可能性,看不見,就用聽的!

  他找到一批志同道合的同學,開始嘗試開發盲用軟件,經過一段時間的研發,一款盲用智能手機軟件應運而生。

  “不同的手勢在觸屏上代表不同的操作,為了防止誤觸也有專門的手勢設計。”王慧向記者演示軟件的用法,通過左右滑動、雙擊點觸等操作和語音播報提示,視障人士也能操作電子産品。

  記者戴上眼罩,進行了幾分鐘的簡單學習,成功選中目標應用並執行了相應操作。

  “如果是後天失明,掌握起來會更快,適應了之後可以調快語音播報的速度,基本與常人使用速度無異。”王慧説。

  除此之外,團隊還將軟件加入電腦,近年來,他無償培訓視障朋友們使用電子設備,無論男女老少,都喊他“王老師”。

  孫師傅失明前沒有接觸過電腦,經過王慧前後月余的培訓,如今早已退休的他也能夠上網衝浪。“以前只能聽廣播,王老師來了,我們能看的世界就大多咯!”

  “我想創造的是平等,我們最希望的事,就是社會能將我們與常人一樣看待。”王慧説。

  選擇與王慧走下去,對于妻子高建華來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時候我還不太會用電腦,出了問題就找他。”高建華説,一來二去兩人便熟識,興趣相投的他們自然走到了一起。

  “當時真沒覺得有什麼,他人好,又聰明。”當被問及究竟是誰追的誰時,兩個人都笑了,互相不肯承認。

  然而,到了該談婚論嫁的年齡,高建華的父母不出意外地反對這門親事。

  “當時爸媽認為一個名校畢業的女生,可以有更好的選擇,可我覺得王慧就是我的選擇。”一向獨立自主的高建華鐵了心,2009年,她背著父母偷偷和王慧領了證。

  高建華告訴記者,是王慧的聰穎和堅強激勵著她完成了博士學業,並成了一名老師,“沒有他的鼓勵,我不可能堅持下來”。

  如今,王慧是家中的“開心果”,接納了他的高建華父母時常給他打電話,許多事情都優先徵求王慧的意見。

  “遺憾當然有,我想看看我孩子的臉。但誠實地説,我們現在很幸福。”王慧這樣評價自己的生活,一旁的高建華看著他,笑靨如花。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孤島”救援記
“孤島”救援記
貧困群眾受益“愛心超市”
貧困群眾受益“愛心超市”
西藏扎西堅白寺展佛
西藏扎西堅白寺展佛
巴倫西亞:悠閒夏日
巴倫西亞:悠閒夏日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61124764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