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白天有人管,晚上無人問 獨居老人的夜間安全誰來守護?
2019-06-18 10:23:52 來源: 揚子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愛杺樹居家養老服務中心工作人員,已將陪同護送社區獨居空巢老人就醫作為一項常規陪護服務。

  南京市141萬戶籍老年人口中,只有不足2萬人入住各類養老機構,更多人由于觀念和生活習慣,堅持自己在家養老。他們有的獨守空巢,為了不讓兒女操心,堅稱能夠“自理”。然而,高齡老人的體能每天都在走下坡路,並沒有他們自己認知的那麼強大。最近,南京主城某區一位87歲獨居老人邵老太太在家猝死,引發了兒女、居家養老服務組織護理員和政府部門工作人員的思考。

  老母暈倒在衛生間悄然離世

  兒女愧疚難當

  “母親去世後,請不要透露我家裏的情況,免得鄰居指責我不孝順。”女兒説。老人出現異常是被該樓幢單元的簽約志願者馮女士發現的:“每天早上7點多我梳洗好去看她,老太太都會把門開著讓我進去,但那天門裏沒反應。我擔心她可能病了,立即給她女兒打電話,女兒説能不能中午回來?我沒有鑰匙,堅持讓她回來一下。上午10點多,她女兒打開房門後,發現母親暈倒在浴缸和抽水馬桶間的地上,身上還有余溫。我們立即將她送往醫院,但老人還是不治離去。醫院診斷為心臟病突發。”

  馮女士是長期服務于該社區一家3A級居家養老組織發展的志願者。近年來,這樣的居家養老組織在南京發展了1255家,由政府推動並進行補貼,經社會力量總動員,每個社區都有一到兩家。經該組織“主持”,隔壁樓幢的馮女士簽約成為邵老太太的“守望志願者”。馮女士負責每天上門簽到、問詢,邵老太太如有什麼需要,馮女士會及時聯係居家養老組織的護理員及其兒女。馮女士根據上門記錄,每月可從社會組織領取幾百元照料補貼。

  邵老太太有一雙兒女,但平時都很忙。女兒曾表示把母親接到自家來照料,老人不肯,説能自理也習慣一個人生活。就這樣,兒女分別一兩個星期來看望她一次。老人出事後,女兒痛哭流涕,連稱“不孝”,兒子也沉默無語,對于母親的突然離開充滿自責愧疚。

  獨居老人的夜間安全成盲點

  誰來守護?

  記者了解到,這位老人的退休工資足以支付養老院開支,也可請一位住家保姆,可為什麼沒這樣做呢?“多年前,老伴因病去世,老太太年齡不算太大,生活完全能夠自理。”馮女士告訴記者,最近幾年隨著年事漸高,居家養老組織每天除對她提供助餐、助急等服務外,還動員小區較年輕的志願者和她“結對守望”。或許老人意識到社區居家養老服務日漸完善,每天都有人上門看望照護,自己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但大家都忽視了一個問題:所有照護都發生在白天,獨居老人的夜間守護充滿了未知數。

  在2017年底發布的《南京市老年人口信息和老齡事業發展狀況報告》(白皮書)中,記者看到,南京市80歲及以上戶籍老年人口21.66萬人,佔老年人口總數3.03%,且每年以1.3萬—1.5萬的數量遞增。此外,空巢老人82473名,佔老年人口總數5.81%;戶籍獨居老人33671名,佔老人總數的5.32%。從以上數據看出,佔老年人口14%以上的高齡獨居空巢老人達20萬人以上,他們在夜間的看護需求已經迫在眉睫。

  記者了解到,像邵老太太這樣的老人,可以申請政府部門設置家庭養老病床,有緊急呼叫器、衛生間適老化改造等。但老人身體出現突發緊急狀況,呼叫器的保障功能往往大打折扣。

  嘗試志願者上門陪吃陪住

  但效果不理想

  “願意住並住得起養老機構的畢竟極少,多數老人即便高齡、獨居,甚至空巢也依然選擇在家養老,這使得遍布于社區的養老組織這幾年大有可為。”4A級社會組織、南京玄武愛杺樹居家養老服務中心負責人陳金松告訴記者,社區高齡獨居老人長期獨自生活,難免在性格上有些偏執,生活習慣上也有很多講究。為就近提供上門照料的養老護理服務,他們注重培養發展社區的養老服務志願者。“我們在建鄴區興達社區,針對120位需要照護的老人,組織了相應的150位志願者,志願者每天敲門問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漸漸形成照護機制。”。

  針對高齡獨居老人的夜間看護,愛杺樹居家養老服務中心也動過腦筋:動員經濟條件相對困難,但願意照料老人的志願者陪老人吃飯、住宿,按照每天30元給予補貼,但收效甚微。“獨居老人往往個性偏執,不接受外人陪住;陪住的志願者有的也拉不下臉……”。

  陳金松説,不願意住養老院且不肯與兒女居住的老人還算有福氣的,至少兒女在一個城市,即便難得過來,畢竟也能見到面。最可憐的是那些空巢老人,兒女遠在異地、長期不能前來探望。記者在位于南京後宰門的“鐘山銀城梅園頤養中心”,就遇到一對從東南大學退休的空巢老人。這對夫婦年逾九旬,一位是數學專業的博導,一位是化學專業的學科帶頭人。“最近十年,我倆生活就依靠一個鐘點工,每天來服務3小時。現在年歲越來越大了,互相難以照料,只有住進機構”。

  在2樓一個朝南的二人房,剛從別的機構搬來的93歲的葛老太太告訴記者:雖然比北面房每月貴了近千元,但這間帶半個露臺,每天可以站在露臺上眺望大門口,只為看兒子來了沒有!“住進來的老人,剛來時就像幼兒園的孩子,死活不肯進門,一個星期後,兒女來接也不肯走。”正在試營業的梅園頤養中心負責人説,老年人非常害怕孤獨。

  《白皮書》顯示,南京市老年人口的高齡化還在加劇:2017年戶籍居民平均期望壽命為82.42歲,其中男性80.49歲,女性84.52歲。南京市民政局相關部門介紹,針對95%以上老人選擇居家養老,近幾年來遍布全市各社區的居家養老服務中心,具備“助餐、助醫、助急”等養老服務能力的3A,從事居家養老服務的護理員也有幾千人。但老人的夜間照護確實是一個盲點,在少子化、空巢化的社會現實下,當兒女難以作為唯一照料老人的主體時,依舊需要政府部門推進、社會力量介入,“例如已經推行的護理補貼向包括子女在內的人員發放,就是其中一個行動方向”。(記者 董婉愉)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一片林·一群人·40年守護
一片林·一群人·40年守護
國際油畫展“添彩”中俄博覽會
國際油畫展“添彩”中俄博覽會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青藏高原首次進口瓶鼻海豚
青藏高原首次進口瓶鼻海豚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701124637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