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旅客發狂強拉艙門 “雪豹”老兵和同事驚險處置
2019-05-29 09:18:30 來源: 揚子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降落前旅客發狂強拉飛機艙門 “雪豹”老兵和同事果斷控制住他

  5月20日晚,福州航空FU6509航班出現一起疑似精神失常旅客衝擊艙門、敲打舷窗、毆打安全員和乘務員的驚險事件。所幸機組人員冷靜迅速處置,最終保證了航班平穩落地。相關視頻23日公布後,引起極大關注。親手控制住這名旅客的安全員和乘務員在執行航班任務間隙接受了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的專訪,講述了FU6509航班上發生的驚險一幕。

  五旬男旅客登機時,安全員就發現情況異常

  福州航空FU6509航班是一架波音737-800客機,從福州飛往昆明,20日晚上7點25分起飛,全程飛行大約2小時40分鐘。

福航FU6509航班。受訪者供圖

  在這個航班的旅客有序登機時,當班安全員趙文輝憑借敏銳的觀察力,發現了一名旅客有些異常。

  趙文輝告訴紫牛新聞記者,這位男性旅客年紀大約50歲,沒有親朋好友陪伴,“我在迎客過程中,發現他腰間的衣服上有一些血跡,表現有點不正常,不停地左顧右盼、東張西望,神情和正常情況有點不一樣。”

  趙文輝是甘肅人,出生于1993年,雖然很年輕,但經歷卻不一般。他原來是武警“雪豹”突擊隊的一名隊員。武警“雪豹”突擊隊,是一支“國字號”特種部隊,不僅多次承擔重大活動安保、反恐等任務,還曾承擔過我國駐伊拉克和阿富汗大使館的武裝警衛任務。

  憑借2年“雪豹”突擊隊的訓練經歷及近3年航空公司安全員的職業實踐,趙文輝判斷這名旅客有問題。他説:“登機後,我就一直對他留意查看,在飛行途中巡查時也特別注意他的一些舉動,一直在進行密切監控。”他還向航班乘務長曹馨月通報了這一情況。

  飛機即將降落,男旅客發狂要拉艙門

  果然,在飛機將要落地前的40分鐘,這名旅客開始出現明顯的異常舉動。

  趙文輝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嘴裏不斷自言自語,跟旁邊的一位旅客説要借手機給家裏人打電話。當時我們的乘務長就出來詢問他需要什麼幫助,他語無倫次,説不明白什麼意思,當時我就一直安撫他的情緒。”

  乘務員耐心解釋此時機上沒有信號,無法撥打電話,但這名旅客卻不予理會,只是不斷重復自己的訴求。在訴求沒得到滿足後,這名旅客又開始在客艙內踱步,並大聲散播可能擾亂客艙安全的不實言論,引起周圍旅客的關注。

  乘務長及安全員不斷對其耐心勸説,並將他的座位由後面的60J調到前面的31C,由安全員坐在旁邊全程監控,並試圖用聊天的方式轉移他的注意力,但他的情緒非但沒有穩定,反而愈加暴躁,不肯係安全帶,不肯相信手機沒有信號,高聲説趙文輝是“壞人”、“騙子”,説趙文輝手裏拿著“幹擾器”,故意不讓自己打電話。

  在飛機落地前10分鐘左右,危險的情況發生了。這名旅客突然起身衝向前服務間,企圖打開艙門。

安全員和乘務員迅速反應,將男子控制住。受訪者供圖

  趙文輝迅速反應,徒手將他帶回座位。回到座位後,該旅客依然情緒激動,不肯係安全帶,倣佛失去控制般大吼大叫起來,還用力跺地板、用手機敲砸舷窗、敲擊座椅,甚至開始攻擊安全員,並試圖搶奪安全員的執勤記錄儀。

  趙文輝説,此時正處于航班落地的關鍵階段,客艙的旅客看到這種情況,出現恐慌情緒,有的旅客被嚇得大喊大叫,還有人甚至跑到前面來看熱鬧,存在著飛機出現配載不平衡的風險。

航班乘務長曹馨月。受訪者供圖

  “乘務長曹馨月第一時間通過廣播安撫客艙內的旅客,要求其他旅客立即回到原位坐好。同時也通知了駕駛艙,跟前後艙的乘務員也都有溝通,整個機組的聯絡特別暢通,後艙的男乘務員得到通知後,及時趕過來協助我。”

  男乘務員陸文超也參與了處置,他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如果飛機在1萬英尺(約3000米)以上的高度,機艙內的壓力比艙外大,這時緊急艙門是打不開的。但飛機在下降過程中,如達到1萬英尺以下,這樣的高度和地面的壓力是差不多的,如果在這個時候把閥門打開,充氣滑梯就會被釋放出來,由于滑梯離發動機非常近,很有可能被吸到發動機裏,萬一這種情況發生,發動機肯定就會瞬間損壞,當時的情況確實比較危險。”

  一個是特種部隊老兵,一個是帶飛教員

  趙文輝説:“反劫持是‘雪豹’一個非常重要的訓練內容,平常針對這種情況一直在訓練,我到福航擔任安全員後,也經常針對暴恐分子或者這種異常行為的旅客進行訓練。由于在部隊和福航反復接受過訓練,所以這種事情雖然極其罕見,不過我們也比較沉著,不會感到緊張,知道應該用什麼方法來應對。不過在處置過程中還是有很多困難。首先,精神失常人員比正常人更難控制。另外,旅客即使出現失常,也要盡力保護他的安全,所以在處理過程中不能無所顧忌。”

  他説,“雖然懷疑這名旅客的精神出了問題,但不能用攻擊性特別強的手段去處置,因為這不是戰場殺敵,雖然需要控制住他,防止他擾亂機艙秩序甚至拉開緊急艙門,但也要保護他,只能把他控制住,保證航班安全落地。所以我們採用的手段只能是控制,不能用攻擊性的手段把他弄傷。”

  一起參與處置的男乘務員陸文超是江蘇昆山人,擔任乘務員已有7年時間,目前是福州航空的帶飛教員。乘務員和飛行員一樣,也分多種級別,乘務長再往上發展,有一個級別就是帶飛教員。航空公司會招收很多新乘務員,帶飛教員就要幫助他們,帶領他們一起學習,帶領學習一段時間後,會對新乘務員進行放單檢查,合格後就會成為一名正式的乘務員。

  陸文超説,乘務員在飛機上除了做一些服務工作,處置這種緊急情況也是一個重要的工作內容。保護旅客安全,保護飛機安全,保護駕駛艙的安全,肯定也是乘務員的職責之一,所以在心理上是有準備的。

  趙文輝和陸文超雖然把這名旅客控制在座位上,但他仍在高喊“大家快跳傘”、“呼叫地面”……還蹬踹、撕咬進行反抗。

  此時飛機處在“危險十一分鐘”的極其關鍵時期。趙文輝説:“這時候已經快看見跑道了,飛機馬上就要落地,如果這個時候他萬一掙脫了,跑到客艙裏發狂,後果不堪設想。大體上控制住局面後,我們又請了幾位旅客過來幫忙,一起壓制住他。當時在旁邊一位民警乘客的幫助下,給他戴上了手銬,徹底制服了他。”

  飛機落地後,機組人員根據移交程序,在第一時間將人員、證物移交給了機場公安。公安聯係到乘客的家人,後來送他到醫院就醫。

  專業建議

  飛機上遇到這種情況,保持鎮定不能亂跑

  飛機在飛行途中,是一個密閉空間,有人可能會産生恐懼和害怕心理,這被稱作“飛行恐懼症”,精神不太穩定的人尤其如此。

  陸文超説:“有些旅客會在密閉空間裏出現恐懼反應,我們遇到這種情況,就會經常跟旅客去溝通,聊聊天嘮嘮嗑,平復旅客的心情。類似這次旅客情緒已經嚴重到完全失控的事件,我擔任乘務員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遇到過。”

  紫牛新聞記者詢問普通旅客在飛機上遇到這種情況,應該怎麼辦?陸文超説:“如果出現我們航班上的類似情況,我們建議廣大旅客要配合機組人員的工作,聽從乘務員的指示,在座位上坐好,不要站立,不要跑到前面去拍攝,不要堵住過道。飛機上的旅客座位安排都是有依據的,要考慮到飛機的重心和平衡,不是隨便排列。如果旅客在飛機上大面積走動,會造成飛機的配載失衡,很容易出事。所以我們的乘務長用廣播通知旅客保持鎮定,後艙乘務員也對旅客進行安撫。 機艙中雖然出現短暫的混亂,但很快恢復了秩序。”

  機組人員及時果斷處置了這個危險情況,得到旅客們的稱讚。趙文輝説:“當我去機場公安移交的時候,一些旅客説我們處置得當,為我們點讚,還有不少旅客積極配合我們做調查工作。我取證的時候,有幾個年輕人就過來説願意作證,願意陪我去機場公安,都非常配合。總體上説,我們對這次FU6509航班旅客的表現是很滿意的。”

  空警呼吁

  建立“精神病人乘坐民航數據庫”

  一位權威空警向紫牛新聞記者表示,福航FU6509航班事件的處理非常成功。

  對于意外的旅客精神失常,航空公司目前是沒有辦法提前得知的。福州航空的品牌業務經理陳晗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對于旅客的精神或者身體狀況,航空公司一般是沒有辦法事先掌握的。正常來講,旅客在值機和安檢的時候沒有出現明顯異常,就應該讓他登機,航空公司沒有權力攔截。在20日的事件中,飛行的大部分時間裏除了安全員發現他可能在神色方面有些異常之外,確實也沒有什麼更過激的行為,有可能他是在航班飛行過程中突發了精神問題。”

  這位權威空警表示,最近幾個月接連發生多起精神病人機鬧事件,他也有親身經歷,因此建議民航部門高度重視精神病人的乘機問題。應該參考民航“黑名單”制度,建立“精神病人乘坐民航數據庫”,確保機組得知此類旅客的乘坐信息,在航班上能夠做到重點監控。有此類病患的家屬,也不應該掉以輕心,原則上不讓此類病患旅客單獨出行,在旅途中給其精心照顧,避免出現過激行為,以確保飛行安全以及其他旅客安全。(記者 宋世鋒)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張家界雲海
張家界雲海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閉幕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閉幕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新聞照片一周精選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新聞照片一周精選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51124555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