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看不見也不灰心 我還有手有腳”
2019-05-23 08:28:59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看不見也不灰心,我還有手有腳呢。”一個7歲孩子説出這樣的話,既讓人欣慰,又讓人心疼。他叫皮皮,5歲時的一場車禍導致他雙目失明、前額被取掉、無法閉上眼睛。因肇事者遲遲不履行判決賠償,北京順義法院通過強執拿到了所有案款,如今皮皮一家人的生活終于步入了正軌。

  回訪

  法官帶來心理和理財專家

  3月11日下午,北京青年報記者跟隨該案心理專家林霞副教授和馬法官來到皮皮一家租住在北京順義某地的家中,對皮皮進行回訪和心理疏導。

  法官的車子還沒到,就遠遠看到皮皮一家早已在路口等候。“是不是又長個了?”聽到馬法官的問候,皮皮摸索著,緊緊拽著馬法官的手説:“媽媽説長大不容易,你能來看我我很高興”。

  皮皮媽媽告訴記者,一大早起來孩子就問法官叔叔咋還不來,怎麼也坐不住,非要下樓等。

  皮皮家租住在一處樓房的二層,一個月700元,擁擠的樓道裏擺滿了灶具,家中只有簡單的家具和一臺電視。

  此前因為經過司法社會工作專家評估,發現賠償款的理財計劃和皮皮的醫療計劃都是他們最迫切的需求,所以當天除了林霞副教授對皮皮的心理輔導外,還請來了理財規劃專業的老師,幫助皮皮一家對賠償款進行規劃。

  皮皮的媽媽表示,之前忙著孩子的治療,根本沒考慮到那麼長遠,多虧了專家給出建議,並反復提醒他們不要碰不正規的理財産品。

  回憶

  玩耍時被車撞傷眼睛失明

  皮皮媽媽告訴記者,2016年11月12日,5歲的皮皮在新國展附近綠化帶玩耍時被一輛貨車撞傷,經搶救後被轉送到天壇醫院,被診斷為顱腦嚴重受損、顱骨骨折。次日通過手術,皮皮的前額骨被取了下來,眼睛也徹底失明,且再也閉不上了。兩個多月的昏迷之後,孩子才有了意識,逐漸清醒過來。

  “以前總覺得意外很遠,但出了這個事情之後,才發現危險不幸竟離自己那麼近。”皮皮媽媽説,孩子在雙目失明以後總是問:“媽媽我好想看到你啊,我還能看到你嗎?”看到孩子這個樣子,皮皮媽媽心如刀絞,“我總是成宿的哭,現在眼睛也不太好了。”

  皮皮媽媽回憶,在首次手術期間,肇事車輛所屬的貨運公司給了5萬費用,保險公司付了6萬,然後他們就再也沒露過面,也沒來看過孩子,後續的治療費用都是自己借的。直到2017年開始跟貨運公司打官司,經順義法院審理,判令肇事車輛所屬的運輸公司賠償皮皮醫藥費、傷殘費等167萬余元。

  判決生效後,被執行人遲遲不履行,一直拖到了2018年5月,皮皮父母無奈向法院申請執行,法官通過向被執行人送達執行通知書和報告財産令,採取相應的限制措施等,被執行人迫于執行壓力,終于在2018年9月17日支付了所有案款。

  如今皮皮一家人的生活終于步入了正軌,皮皮的爸爸找到了開車拉貨的活兒,去年10月份皮皮也上了小學一年級,由媽媽陪著旁聽,周末還會帶皮皮去上其他課。“我想讓孩子每天都忙起來,以此分散他的注意力。”皮皮的媽媽説。

  治療

  期待進行額頭修復手術

  為了孩子的未來會一直留在北京做治療,但是説起在老家由外婆照看的女兒,皮皮媽媽紅了眼眶:“對這個女兒,內心充滿了愧疚。”今年春節在湖北老家,皮皮的眼睛就發炎了。由于皮皮的雙眼不能閉合,長時間暴露在外面,會導致眼睛經常發炎。為了不耽擱治療,一家人趕緊買火車票回到北京,在醫院開了3種眼藥水,每隔5分鐘就要滴一次藥,來保護眼球。

  對于眼睛不能閉合的原因,皮皮的媽媽透露,後期顱內流膿是從眼皮上面出來的,時間長了,眼皮裏面的壞肉就在最後一次手術時去掉了,所以皮皮的眼睛不能像正常人那樣眨。醫生的説法是,眼皮沒了支撐,所以無法閉合。

  除了眼睛,皮皮的前額也需要小心保護,為此他的頭上始終戴著一頂頭盔。皮皮告訴記者:“醫生叔叔讓我多吃雞腿,長胖點就能給我裝額頭了。”皮皮所説的裝額頭,其實是修復手術。據皮皮媽媽介紹,現在孩子的前額皮膚就像A4紙一樣薄,做修復時要將前額的皮膚揭開,放入材料把額頭撐起來,但這樣很可能會撐破皮膚。所以想把皮膚養厚一點再做。

  疏導

  “小大人”逐漸恢復天性

  雖然遭遇了如此的不幸,但皮皮樂觀健談,也很有禮貌。林霞副教授告訴記者,從心理疏導的效果看,孩子的變化挺明顯。第一次來的時候皮皮很熱情,但説話也很像個小大人,有著孩子不該有的成熟。做過幾次輔導後,他表現出了這個年齡該有的狀態,該哭哭,該笑笑。

  皮皮的媽媽也説,經過法官們和林老師的幫助和疏導,給家人帶來了很多正能量,也有了繼續面對未來生活的勇氣。“之前皮皮的情緒不是很穩定,會突然哭、突然笑,現在經常帶他出門去接觸同齡人,孩子膽子大了,心情也好多了。”

  皮皮雖然失明了,但在和其他人交流時,他的雙眸也會有節奏地轉動,長長的睫毛上下微微扇動,眼睛又大又亮,玩耍時能在狹小的房間裏,來去自如毫無障礙,看上去與正常孩子無異。

  不過,皮皮偶爾還是會問媽媽自己為什麼看不見,媽媽告訴他是因為視神經斷了。但孩子並不是很懂這些專業詞匯。不過當別人問他眼睛時,他還是會搶在媽媽之前告訴別人原因:“我不是瞎了,是視神經撞斷了。”皮皮媽媽説,現在孩子已經知道並且漸漸接受自己失明的事實。

  “我看不見也不灰心,我還有手有腳呢!”記者注意到,皮皮總會提起自己受傷的情況,然後説出很多有哲理的話語。皮皮媽媽告訴記者,她每天會給孩子灌輸正能量的東西,從潛意識裏鼓勵他,而他就會像背書一樣,將這些話不斷説給其他人聽。(記者 宋霞)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高溫來襲
北京高溫來襲
如何讓傳統非遺“活”起來?
如何讓傳統非遺“活”起來?
杜鵑花開峨眉山
杜鵑花開峨眉山
“鷺鳥王國”生機勃勃
“鷺鳥王國”生機勃勃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661124530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