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裝紗窗要數百元改褲腳收幾十元 小維修為何遇大收費?
2019-05-23 08:02:24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裝一扇紗窗數百元,改褲腳收費幾十元,修電器額外收取上門費……

  小維修為何頻遇“大收費”?

  ——三名維修師傅的互聯網生意賬本

  裝一扇紗窗動輒近200元,修電器還需交50元的上門費,修改褲腳要花費50元……近來,有許多人發現,城市中的小維修往往會遭遇高收費,東西壞了到底修不修,找誰來修也成為日益凸顯的問題。

  小維修為何會有“大收費”?三位在北京從事便民維修的師傅告訴《工人日報》記者,越來越多的維修師傅開始入駐互聯網平臺擴大生意,但平臺提取利潤、物價上漲,以及從業人數的減少都使得收費在不斷提高。從事便民維修的師傅為了提升收入,也在努力擴大自己的業務面,提升服務含金量。

  換紗窗師傅:繳納上萬元平臺廣告費

  “換紗窗、紗門,清洗油煙機……”這樣走街串巷的吆喝聲曾經是不少居民共同的回憶。但如今不少人都發現,在家附近騎著三輪車吆喝的師傅越來越少了。

  “原來修紗窗這行還會開店鋪,現在大家都把聯係方式挂在了網上。”隨著夏季的到來,從事換紗窗的吳學斌又迎來了自己的訂單旺季。為了擴大訂單量,吳學斌每年要給入駐的互聯網平臺繳納上萬元的費用,“交的多,顧客搜索時就能更容易看到你。”

  今年36歲的吳學斌來自河北邢臺,曾在工廠當鈑金工的他,六年前開始跑修紗窗的生意。網絡平臺擴大了吳學斌的訂單量,但也讓他每天都要花很多時間穿梭在北京市各個居民小區。每完成一個訂單,吳學斌至少得跑兩趟。“第一趟是量尺寸、選窗框樣式,第二趟才是安裝。”如果安裝的紗窗數量較少,吳學斌會選擇騎電動車,如果是大訂單,他則需要專門開車去。“同一天接的兩個訂單,一個在城東,一個在城西,我還要拎著一些樣品上門,坐公共交通不方便。”

  由于是個體戶,吳學斌在定價上靈活性很大。他告訴記者,費用的高低主要取決于三個因素:紗窗定制的成本、數量以及接單地點的遠近。

  “比如説,我從南五環跑到東五環,只安裝了一兩扇紗窗,這個價格就會定得高一點,可能每扇需要180元。”吳學斌舉例道。如果是數量較大的訂單,他也會選擇薄利多銷,“有時我也會和一些裝修隊合作。如果一次性安裝的紗窗數量多,120元一扇也是可以接受的。”

  吳學斌告訴記者,安裝紗窗的價格走高也與進貨成本的提高有關,“現在北京市區內已經幾乎沒有專門的紗窗制造廠了,都要跑到河北去進貨。”

  而剛裝完紗窗的消費者王先生告訴記者,互聯網上各商家報價不統一,商家間存在無序競爭等行為也導致換紗窗差價較大。

  吳學斌有很多老鄉也在從事這個行業,訂單量大的時候,一個月能賺到上萬元,少的時候收入則要減半。在吳學斌看來,這個行業還是比較適合中青年從事。“現在接單都是用手機,年紀大的人玩不轉,也會覺得把錢交給平臺打廣告不劃算。”

  換鎖工:“幹這行的年輕人太少”

  年過半百的袁心三在北京朝陽區一家菜市場裏開了一間不到10平方米的店鋪,主要從事配鑰匙、換鎖、修鞋、換電池等便民服務。由于周邊居民區密集,周末的傍晚,袁師傅的店裏差不多每10分鐘就有顧客上門。

  袁心三30年前從安徽廬江縣來到北京打工,做過各種活計,最後幹起了配鑰匙、換鎖的生意。“北京租房客很多,基本換一個租戶就需要換鎖,生意還挺好。原來我在附近的一家郵局門口開店,當時街上也很容易找到像我這樣的小店。”袁師傅回憶道。但隨著租房成本的上升,這樣的維修店鋪如今基本都藏在菜市場或者老舊居民區裏。袁師傅在菜市場租下的店鋪每月租金要5000元,除去其他成本,每個月純收入5000多元。

  袁師傅告訴記者,配一把鑰匙的價格在3元~10元不等。為了增加收入,同時滿足周邊居民的多元需求,他也陸續在店鋪裏增加了修鞋、洗鞋、換手表電池等小維修服務。“我幹這行已經20多年了,現在還在做這行的年輕人太少了,都願意去做房産中介或者快遞員。”袁師傅感嘆道,如今像他一樣開店的基本都是50歲左右的人。而由于生活成本的上升和年齡的增長,袁師傅有許多原來也在北京開便民維修店的老鄉都陸續放棄了店面,選擇返鄉。

  近兩年來,袁心三也注意到有許多維修師傅把服務搬到了網上,以此擴大接單量。袁師傅曾經也嘗試過,但他發現不管是否成功接單,只要接到電話問詢平臺都會收取費用。在袁師傅看來,這種方式並不劃算,“還是守著店安心,每天也能按時上下班。”

  袁師傅認為,平臺缺乏監管,收費標準不一且不透明,因此,網上接活兒的收費也會隨平臺提取的中介費而上漲。

  裁縫:根據工藝難易和時間收費

  生活中人們難免會需要修改衣服,特別是換季時。已經從事服裝設計制作工作8年的陳明星告訴記者,“規模化生産的成衣無法適合每一個人,總有一些人得修改好才能穿。”

  “一般小區周邊都有修衣服的地方,但只一些工藝復雜的衣服,只有會做衣服的裁縫才能修好。”陳明星説:“每件衣服的工藝都不相同,只有了解衣服制作的具體工藝,才能修舊如新。”

  因為母親就是一名裁縫,陳明星從小就學會了很多手藝,2010年來到北京後,她專門去北京服裝學院學習了一年。2012年,她和朋友嚴可在望京開辦了服裝設計工作室。“在我們的設計、制作、修改業務中,修改能佔總體的30%左右。”陳明星介紹,上扣子、改褲腳、改褲腰的比較常見,收費主要根據衣服工藝的難易程度和時間成本確定,“比如改褲腳一般收費在30元,手縫邊的西褲工藝要難一些,每次50元,而牛仔褲布料比較硬,收費也是50元。”

  和很多手藝人一樣,陳明星和嚴可也把工作室挂到了互聯網平臺。她們説,互聯網平臺年輕人用的多,便于開展業務,但入駐後會收取一定費用,“以前我們做過9.9元改褲腳的優惠活動,平臺每次收取0.8元,實際到手只有9.1元。”

  今年年初,她們把工作室搬到了臨近小區的半地下商鋪裏,接到的業務也比過去提升了近兩成,“以前工作室在高層居民樓,很多人都找不到地方,大部分都是通過互聯網平臺找過來。”除了位置,房屋租金也是陳明星不得不考慮的因素,“現在房租越來越貴,能佔到總成本的一半左右。”

  搬家後,居民很容易就能發現陳明星的店鋪,來自小區的業務也多了起來,網絡接單則中介費提取時高時低。陳明星建議,互聯網平臺應規范收費標準,讓“小維修”更好地服務居民生活。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高溫來襲
北京高溫來襲
如何讓傳統非遺“活”起來?
如何讓傳統非遺“活”起來?
杜鵑花開峨眉山
杜鵑花開峨眉山
“鷺鳥王國”生機勃勃
“鷺鳥王國”生機勃勃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61124530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