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管好管壞憑經驗 部分農村飲用水有人管無錢治
2019-05-21 09:18:58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飲水安全是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的基本條件。我國自2005年實施農村飲水安全工程以來,大部分農村飲水安全問題逐步解決。但受自然、經濟社會發展條件制約,農村供水總體處于初級發展階段,部分工程存在不穩定、易反復的問題。《經濟參考報》記者調研發現,一些地區工礦企業污水、生活污水排放造成江河水源污染嚴重;部分農村飲用水缺乏凈化消毒設施;一些“水櫃工程”水質不達標……

  告別苦鹹水難見大黃牙

  我國自2005年實施農村飲水安全工程以來,大部分農村飲水安全問題逐步解決。特別是在幹旱的深度貧困地區,基本實現了從喝不上水到有穩定水源,進而喝上安全水的“兩級跳”。

  據西北地區的一位村民回憶,過去當地群眾連基本的飲水都難以保證,大家喝的澇壩水中,漂浮著蟲子、畜禽糞便等。20世紀90年代中期,該地區開始有組織地打地下水。但那時打的井水屬于淺層水,含氟量、硬度、鹼度等多項指標均不符合標準,老百姓稱之為“苦鹹水”。生活用水有了基本保障,但許多人牙齒發黃,得結石病的很多。

  2017年至2018年間,中央和地方在當地先後投資1400多萬元實施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工程,當地5500人從中受益。據當地水利部門介紹,處理“苦鹹水”要經過15道程序,比處理一般氟超標地下水多了8道程序。如今,孩子們拉肚子和滿口大黃牙的現象越來越少了。

  江西省對農村飲水工程進行鞏固提升,農村集中供水率從2015年底的77%提升到2018年底的87.7%,自來水普及率也從68%提升到82%,大部分村民家裏的水龍頭流出了清澈的自來水,基本結束了農村居民背著水桶挑水喝的歷史。

  通過實施農村飲水安全工程,我國農村飲水問題在“十二五”末基本解決。但受自然、經濟社會發展條件制約,農村供水總體處于初級發展階段,部分工程存在不穩定、易反復的問題,“十三五”期間中央決定實施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工程,各地規劃總投資1317億元,規劃受益人口逾2億人,中央擬安排投資220億元,重點對貧困地區等予以適當補助。

  據統計,截至2018年底,全國農村自來水普及率達到80%,供水保證率和水質達標程度顯著提高。

  農戶一年水費不夠管理人員一天工資

  記者在調研中發現,一些農村地區仍然存在水源易污染、水質不達標等問題。

  第一,農村飲用水水源污染風險大。專家表示,隨著農業生産規模化及城鎮化快速發展,工礦企業污水排放、生活污水排放造成江河水源污染嚴重,農村飲用水水源地生態日益惡化。

  江西省農村水利水電局有關負責人介紹,目前飲用水水源地主要來自河流、湖庫和地下水,而在農村地區普遍建有排灌站,雨季來臨時向河流排澇,水流會連同化肥、農藥等農業面源污染一並排放到河流中,成為影響水源地水質的一大隱患。

  記者在西北地區某鄉鎮自來水廠看到,盡管水井房周邊被綠色的護欄圍住,但緊挨著馬路,且護欄外圍是耕種的農田,並未達到一級保護區范圍標準。當地一名水利幹部説,水廠工作人員讓村民控制好化肥和農藥的使用劑量,“但沒有充足的人力去監督村民如何耕種,要達到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劃分技術規范很難”。

  第二,部分農村飲用水缺乏凈化消毒設施,一些“水櫃工程”水質不達標。廣西壯族自治區水利廳農村水利處處長韋恩斌説,因為條件限制,農村飲水安全工程建設和投資標準較低,部分工程未配套過濾、凈化消毒設施,水源保護也不到位,導致農村飲水工程的出廠水和末梢水達標率低。特別是“水櫃工程”,很多早年建設的水櫃沒有加蓋板,水質達標率較低,水櫃水質微生物指標超標問題突出,部分還存在顏色發綠、有一定氣味、肉眼可見物超標等問題。

  一些農村居民用水觀念落後,生活用水取自附近的河水或者井水,自來水只用于做飯或者燒開水,用水量很小,自來水長時間停留在管網中,使用周轉率低,容易導致水質變差。

  第三,經費匱乏,管理水平有限。業內人士表示,一些基層管理人員專業水平有限,缺乏基本的管網維護知識和衛生知識,大部分都是由當地群眾簡單看護,“消毒液加多少,只能憑感覺和經驗”。

  管理水平待提高的背後是經費匱乏。西北某地水利局有關負責人介紹,該地區農村飲水安全工程平均供水價格為1.1元/立方米,而去年全地區平均成本水價為3.28元/立方米。不少縣市僅能維持農村水廠低水平運行,工程折舊、維修、稅金等費用無法落實。

  江西省永修縣水利局農電站負責人王飛説:“有的農戶一年用水量就幾噸,水費收來還不夠管理人員的一天工資。”

  第四,部分農民群眾用水難。西南貧困地區某村屬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坡陡山高谷深,部分有水源的地方採取自流引水或小規模低揚程提水工程,無固定水源的則採取“一戶一窖”的方式解決飲水問題,但基礎設施投入大,實施困難。“水窖壞了半年多了,維修人工、材料費需要上萬元,一直沒錢修。”一位田姓村民告訴記者。

  在廣西等地,由于部分農民向林地墾荒,大量種植速生桉等樹種,導致水源林、生態林面積快速萎縮,地表水資源減少,加之農村土地流轉加快,一些種植大戶不斷抽取地下水灌溉,飲水工程水源水量日益減少。

  有人管事還要有錢辦事

  受訪人士認為,總結以往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的經驗教訓,最重要的是要避免走“重建輕管”的老路。

  一方面,在新建或劃定水源保護區時,各地需加強統籌規劃,避免水源保護區與土地利用規劃、城市發展規劃、扶貧産業規劃等發生衝突。基層幹部建議投入專門經費,開展農村飲用水水源地基本情況摸排,推進水源地保護區劃定,設立保護區邊界標志,完成規范化建設,同時全面整治保護區內環境違法問題,建立問題清單,著力消除水源污染風險。

  針對保護區劃定、水廠建設之後管理跟不上等難題,廣西壯族自治區水利廳負責人建議,可通過明晰農村飲水安全項目産權,落實工程管護的主體責任、人員和經費,確保工程長期運行。

  另一方面,加快推進城鄉供水一體化建設,強化技術支撐。業內專家認為,城鄉供水一體化能夠打破城鄉供水分割的局面,建議通過政府和市場“兩條腿”走路,在適宜地區加以推廣。同時,在農村探索開展集中式供水,降低成本。

  廣西環境保護科學研究院副院長曾廣慶建議,應鼓勵和支持專業環保公司以有償服務方式參與農村飲用水工程及污水處理設施運營管理,加強技術指導。

  此外,一些基層幹部建議,加強工程管護的經費保障,每年投入一定資金用于飲水工程的維護,加大供水管網設施的維護改造。特別是加大消毒凈化設施投入,進一步提升飲用水水質。(記者 何偉 杜剛 范帆 白明山)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相約紅門,愛在消防
相約紅門,愛在消防
拉薩“花房”——羅布林卡
拉薩“花房”——羅布林卡
“小滿小滿 麥粒漸滿”
“小滿小滿 麥粒漸滿”
生態中國·天遼地寧紅灘舞
生態中國·天遼地寧紅灘舞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4521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