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虛假宣傳、非法辦學、違規考試...起底“小升初提前佔坑”獲利套路
2019-04-20 07:44:15 來源: 成都商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重拳出擊!2019小升初違規招生係列調查報道

  虛假宣傳,非法辦學,違規考試……全面起底“小升初提前佔坑”獲利套路

  嚴禁考試!嚴禁變相筆試!不準提前招生……盡管教育主管部門三令五申,但為了利益,依然有機構鋌而走險。

  4月14日,成都芝麻幫教育咨詢有限公司(簡稱“芝麻幫”)和成都新目標時代教育有限公司(簡稱“新目標”),違規組織300余名五、六年級小學生舉行“小升初升學佔坑考試”的消息,經成都商報-紅星新聞報道後引發關注。目前,省、市、區教育部門聯動,教育、市場監管、公安等多部門協同,重拳出擊,進行了一係列調查處理。

  疑雲並未完全打消。據多位家長所述,之所以願意讓孩子參加機構組織的此類違規“佔坑”考試,是希望提前拿到民辦學校的錄取名額。那麼,所謂的“佔坑”考試,是否真的能讓孩子們順利進入心儀學校呢?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展開多方調查,為你揭開“小升初佔坑考試”背後的種種經營套路與利益攫取鏈條。

  起底機構

  “繳納12萬包轉入”

  多家違規機構被嚴查

  鋌而走險的背後,是巨大的利益誘惑。那類似違規考試背後的利益究竟有多大?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了解到這樣一個案例。2018年初,南充康成網絡信息咨詢有限公司在其微信公號“同城拼團”中刊載報名廣告,自稱能夠組織“師大一中(龍泉、麓山、錦江)三校聯考2018年小升初專場模擬考試”以及“西川(含西川南區)小升初專場模擬考試”等10余所中學的違規“佔坑”考試,報名費100~300元。至2018年1月底被查處時,該公司的“39項課程”銷量達到3682個,即使是按照最低100元計算,僅報名費,該公司至少獲利36萬元。

  巨額利益誘惑下,每年都有不少不良公司試圖越過紅線,且手段多樣。

  日前,高新區基層治理和社會事業局,便對成都月半松鼠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成都月半松鼠”)等多家違規公司進行了嚴厲查處。記者在天眼查看到,成都月半松鼠于2018年11月12日成立,經營范圍為技術開發、技術服務、技術咨詢等。但2019年寒假,成都月半松鼠卻公然打印了虛構的四升五、五升六轉學插班生宣傳單進行宣傳,並聲稱自己有錦城一中的轉學渠道,家長只要繳納12萬元,就可以包轉入。成都月半松鼠法人代表文某承認,公司確實存在欺騙家長的行為,但未介紹學生去民辦學校就讀。

  被查處的還有成都佳宜教育咨詢有限公司(簡稱“佳宜教育”)。今年2月,佳宜教育宣稱能幫“成實外”舉辦推優考試,對外則以“學生素質拓展活動”和“能力信息採集”為名,組織省內外約700名小學生開展升學測試活動。3月,佳宜教育又組織省內外600余名小學生在金堂縣進行學科測試,按400元/生的標準收取測試費,涉及金額達24萬余元。

  而記者在天眼查發現,佳宜教育早在2017年12月就曾因“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係”,被金牛區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內幕揭秘

  多種套路,充分利用家長焦慮

  所謂的“佔坑”,最後變成了家長“掉坑”。這些公司是如何一步一步讓家長掏錢和掉坑的呢?一位曾在這類公司工作長達6年的業內人士,向記者披露了裏面的多種套路。

  套路1 渲染升學難度,增加家長焦慮

  比如家長來咨詢時,明明只有100多人報名,卻誇大説有700人;明明沒有學員被錄取,卻説升學成果顯著,並不斷拿“再不報名就晚了”等話鼓動家長。

  誇大小升初難度是制造恐慌的常用方法之一。一般在勸説家長參加測試時,工作人員會事先詢問孩子成績,若孩子成績很優秀,公司便會有意將題目難度增大,讓孩子得一個較低的分數,家長看到差距後,忍不住給孩子報名參加培訓。

  套路2 利用信息不對稱,虛假宣傳

  為了讓家長報名,一些公司會聲稱自己與某名校很熟,有內部消息與渠道,可以為孩子提供推優入學機會。如成都月半松鼠本來的業務是抖音、快手、西瓜、大魚號等視頻拍攝剪輯,文某為了補貼公司運轉,打印了四升五、五升六轉學插班生宣傳單進行宣傳,目的是為了添加家長微信,建立微信群。家長進群後,為了增加粉絲的黏性,工作人員在百度搜索成都各個學校的概況,在群裏長期給家長客戶分享。後來,公司還聘請了40多名在校大學生到各中小學校門口發傳單,搜集學生信息。後期再利用學生信息給家長打電話,為家長推薦就近的培訓機構補課,機構則會給予公司相應的補習費提成。

  套路3 不能進名校包退款,吃“概率錢”

  為了吸引家長,公司和機構有時會打包票稱“X萬包過”,如不成功則退款。事實上,這是一種更隱蔽的挖坑。

  以“3萬包過”為例,假如有公司收10個學生,最後總有兩三個拔尖的升學成功。另外七八位沒有升學成功的,公司和機構也不可能全部退款,“建檔費、管理費、活動費”,以各種名義拒絕退費或減少退費。“反正對公司和機構來説,絕對穩賺不賠,就是吃‘概率錢’”。

  套路4 轉介紹培訓,二次收割

  如前所述,一些公司和機構通過操作試題的難度,讓家長們感受到孩子的“巨大差距”。而讓孩子去“考一考”,了解一下“孩子的學習成績在競爭中處于什麼水平”,也是不少家長容易入坑的心理。

  以上周末違規組織“小升初佔坑考試”的芝麻幫和新目標為例,其負責人就承認,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在拿到孩子的考試成績之後,推薦孩子到“金榜名師”“捷恩教育”等培訓機構補習,以此獲利。

  重申禁令

  各級各類學校不得為義務段選拔性考試提供場地

  對于近期日漸活躍的各類小升初違規考試,成都市教育局再次重申“禁令”。2017年11月成都市教育局、成都市公安局、成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共同印發的《關于全面清理舉辦、承辦、協辦違規競賽活動的通知》,各級各類學校(含幼兒園、培訓機構)不得為義務段的民間競賽、考級等選拔性考(測)試活動提供場地、宣傳渠道、考前培訓、考務服務等。成都市教育局相關負責人表示,這其中就包括但不限于以冬令營、夏令營形式組織的競賽集訓等選拔性考試測試活動,所謂的“小升初升學佔坑考試”就屬于這一類。

  4月18日,省教育廳也發出了《關于嚴禁提供教學場所開展中小學生校外培訓的通知》,《通知》要求,要嚴格審查教學場地對外租借用途,嚴禁提供給社會組織和個人面向中小學生開展語文、數學、英語及物理、化學、生物等學科知識培訓,嚴禁開展與中小學招生入學挂鉤的考試活動。

  家長自述

  李女士:先考得你心慌,再推薦培訓

  孩子還在五年級時,李女士就開始接觸小升初信息,六年級時周圍很多家長都在給孩子報相關補習班。“由于孩子成績還不錯,所以我一直沒特別在意。直到有一天,孩子跑來問我,同學都參加了小升初考試,為什麼沒有給他報名。”

  于是今年3月中下旬,在其他家長的推薦下,李女士去了位于成都西站附近的一家培訓機構實地了解。對方多次或明或暗地表示他們與多所優質學校有合作,有內部渠道和消息,可以對孩子進行推優入學。“對方趁機告訴我近期就有一個小升初考試,現在就可以提交資料。我交了400元報名費,可能是怕走漏風聲,直到考試頭一天夜裏,對方才通知具體時間地點。”

  考試結果讓李女士再也無法淡定了。“孩子平常在學校成績都是名列前茅,但在這次考試裏,數學100分的滿分,最後卻只考了20多分”。更煩人的是,不少機構知道她的孩子參加小升初考試後,紛紛打電話過來,發出小升初考試和推優培訓邀請,有的公司甚至告訴她只要交一筆“佔坑費”,就可以保證孩子讀到理想的學校。

  楊女士:

  全程各種套路,不斷讓家長掏錢

  楊女士的遭遇跟李女士差不多。在其他家長推薦下,楊女士來到萬和路附近的一家機構。“一測試,100分的題,孩子才得了20多分,而其他培訓過的孩子可以考到五六十分,甚至更高。當時我覺得這差距太大了,于是決定讓孩子參加培訓。”

  孩子學習一段時間後,對方就問有沒有意向學校,隨後馬上就説某某學校對孩子要求很高,目前差距還很大,需要加大培訓力度,繼而推薦其他課程。同時,還會讓家長報名參加各種小升初考試。談到小升初考試時,機構不會明確説出學校的中文名稱,而是用CW、JX等學校首字母來替代。“假如孩子考得不錯,機構會説礙于政策,學校不敢提前發錄取通知,然後又説交一筆高達萬元的培訓費,進入他們與學校合作辦學的基地班,被錄取的幾率很大。”楊女士説,全程套路,用各種理由讓家長掏錢,她前前後後在這家機構花了上萬元。(記者 張瑾 沈興超)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世界園林巡禮——比利時拜加登城堡
世界園林巡禮——比利時拜加登城堡
故宮“藏寶圖”| 通往故宮最美的春天
故宮“藏寶圖”| 通往故宮最美的春天
阿富汗國寶在清華大學展出 繼續在華保護性巡展之旅
阿富汗國寶在清華大學展出 繼續在華保護性巡展之旅
北京“絲路金橋”主題景觀點亮燈光
北京“絲路金橋”主題景觀點亮燈光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13261124391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