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正陽門不安防護網 期待雨燕4月歸
2019-04-05 07:43:14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去年7月,腳部受傷的小雨燕做完“截肢”手術之後,專家和小朋友一起將它放飛。大家還給它取名字“強哥”,希望它堅強地活下去

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的專家給小雨燕裝“腳環”

正陽門城樓的吊頂內,專家戴著頭燈給小雨燕戴“腳環” 供圖/北京市正陽門管理處

  “誰家新燕啄春泥”,京城4月,候鳥紛歸。這兩天,正陽門城樓的工作人員正忙著調試監控設備,清理房梁灰塵,為迎接北京雨燕“回家”做準備。

  去年,正陽門管理處啟動了雨燕跟蹤研究項目,給7只新出生的小雨燕戴上了腳環,以此來跟蹤研究雨燕的生活習性和回歸軌跡。 去年4月3日,正陽門迎來了當年第一只回歸的雨燕。今年雨燕何時歸?歸來的雨燕中是否有戴著腳環的“故人”?謎底或許很快就會揭曉。

  4月京城春意濃,灑掃除塵以待燕歸,正成為正陽門的新慣例。在正陽門工作人員眼裏,這種等待雨燕回來的心情,就像家人期待歸來的遊子一般。別看簡單的打掃除塵,裏頭也很有講究:既要做清理,又不能做得太多,怕雨燕認不出原來的窩,回不了家。“比如雨燕窩的進出口,就不能輕易擴大,做得太多反倒會影響它們回家。”北京市正陽門管理處副研究員袁學軍去年參與了正陽門雨燕監測項目,親眼看著專家給7只在正陽門出生的小雨燕戴上了腳環,她也因此比別人更多了一份對雨燕回歸的期盼。

  北京青年報記者昨日從正陽門管理處獲悉,去年有7只在北京出生的小雨燕戴著“腳環”離京,今年春天如果能監測到它們順利回歸,將為研究北京雨燕生活習性提供寶貴的參考。北京雨燕已經在正陽門城樓上空盤旋了近600年,可以説是北京中軸線上活生生的歷史標識。1870年,英國科學家在北京第一次採集到北京雨燕的標本,並把這個新物種命名為“北京雨燕”。這是全世界唯一以“北京”命名的鳥類。

  據了解,由于擔心雨燕築巢、糞便排泄等行為對古建造成傷害,不少古建都裝上了防鳥網,阻止雨燕等鳥類進入。而這對于喜歡以古建為家的雨燕來説,無異于把它們擋在了家門外。袁學軍介紹説,雨燕都是利用古建裏的孔洞産卵,不會自己築巢,而且雨燕很愛幹凈,在巢穴附近很少産生糞便,即使留下了一些糞便,只要及時清理,對古建的影響也很小。正因如此,正陽門沒有安裝防護網,而是以一種開放的態度歡迎雨燕歸來。

  除了不安裝防護網,正陽門管理處還給古建安上了攝像頭,開始對雨燕的數量、生活習性等進行調查。據袁學軍介紹,“根據雨燕的生活習性,一般每年7月底8月初,北京雨燕會帶著新出生的小雨燕從北京出發,飛往南非越冬。它們會在次年4月份飛回來,只是不知道飛回來的裏面有沒有戴著腳環的那7只。”目前正陽門管理處正在加緊監測。

  調查

  雨燕為何愛在古建築屋檐安家?

  7只“北京生”小雨燕戴腳環飛往非洲

  北京市正陽門管理處副研究員袁學軍去年參與了正陽門雨燕監測項目,她也一直在密切關注著7只“北京生”小雨燕的動向。

  “小雨燕現在還不清楚,但是成年雨燕肯定是認巢的,通常都會返回同一地點繁殖。我們也對雨燕的巢穴做了編號,這樣能確認雨燕的生活習慣,並且知道它們是否真的回來了。”袁學軍介紹,為了深入了解雨燕的生活習性以及對古建的影響,正陽門管理處與北京動物學會等單位共同啟動了“古建保護與城市生態”課題研究。

  據了解,雨燕每年4月來到北京産卵,小雨燕出生後會和成年雨燕一起離開北京,飛越天山、紅海,一路到達南非,這條遷徙路線單程距離超過1.6萬公裏,全年遷徙距離約為3.8萬公裏,其一生往返的旅程相當于地球到月球的距離。“去年7月底,從7只雨燕飛走的那一刻起,我們就在等待它們的歸來。”

  盤旋600年 北京雨燕為正陽門代言

  據正陽門管理處主任關戰修介紹,根據雨燕的生態習性,在北京城市形成以前,應該就有雨燕在北京地區自然分布。在琉璃河燕都遺址出土的燕國青銅器上,就有玄鳥的形象,而在《説文》裏有注釋,玄鳥就是燕。

  在正陽門城樓上空盤旋了近600年的北京雨燕,如今已經是正陽門的“代言人”。這位“代言人”有著一張可愛的娃娃臉,挽著發髻,穿著長袍,額頭上還有一個紅點。紅點放大後會發現,它其實是中國公路零公裏標識。關戰修説,北京雨燕是正陽門重要的伴生鳥類,而中國公路零公裏標識就在正陽門城樓下的地面上,兩者結合起來正好組成了正陽門的文化代言。

  2017年,正陽門管理處與北京動物學會、北京國博遺産文化研究院共同簽署了《古建保護與城市生態》課題研究合作意向書,希望能找到文物與雨燕保護的雙贏辦法。去年,正陽門安上了觀察北京雨燕的攝像頭,開始對雨燕的數量、生活習性等進行調查。

  雨燕的這個住宿癖好與它自身的身體構造有很大關係。據北京生物多樣性保護研究中心研究員郭耕介紹,雨燕的四個腳趾都是朝前長著,這種特殊的結構,致使它無法抓取樹枝棲息或是在地面站立行走,只能依附于山體裸岩的縫隙和洞穴邊緣,從高處向下俯衝的同時扇動翅膀才能飛行。而北京古建中的梁、檁、椽交錯,形成了一個挨一個的人造洞穴,不僅比裸岩更安全、舒適,而且有利于雨燕的集群繁殖。經年累月,在古建築中伴人而居就成了雨燕的生活習慣。

  保護傳統建築和保護自然是一致的

  一直關注北京雨燕保護的北京生物多樣性保護研究中心研究員郭耕認為,北京雨燕對古建沒有任何損害。“雨燕只是在古建裏面築巢寄生,相當于借著房梁安個家。”郭耕説,雨燕不會在古建上面另外築巢,而是利用古建的縫隙當做巢穴,寄居在裏面,從這一點上來説,雨燕對古建沒有任何傷害。

  對于社會關注的雨燕糞便對古建的損害問題,郭耕認為,中國的古建築很多已經存在了數千年,而雨燕也在裏面居住了幾百年,“不只是北京,全國各地的古建築裏面都有雨燕或鳥類居住,很多古建築已經有上千年的歷史了,並沒有出現因為雨燕而損壞或者坍塌的問題。”郭耕説,雨燕寄居在古建中,不僅不會損害建築,相反它們會吃蟲子,對古建起到一定的保護作用。

  對于保護雨燕的方式,郭耕建議撤掉古建築上面的防護網,讓雨燕住進去。此外,一些有縫隙的立交橋也吸引了不少雨燕入住,因此郭耕建議可以在修建立交橋的時候預留一些縫隙或者洞穴,給雨燕多一個棲身之所。

  這兩年,北京的生態環境逐漸改善,雨燕的數量也明顯多了起來,“像陶然亭等古建築上又有了雨燕的身影,這是一件好事。”郭耕説,但保護雨燕還要全社會共同行動,“正陽門不設防鳥網,就帶了一個好頭,據我了解它是全國唯一一個有雨燕入住的博物館,其實保護傳統建築和保護自然是一致的。”

  對話

  剛裝上監控就發現了受傷的小雨燕

  對話人:北京市正陽門管理處副研究員袁學軍

  北青報:為什麼選擇給新出生的雨燕上腳環?

  袁學軍:成年雨燕的飛翔速度太快了,除非用網來捕捉,否則我們根本追不上。而且雨燕是一種特別警覺的動物,只要你稍一靠近,它就會飛走,很難捕捉。為了不傷害雨燕,我們最終選擇在剛出生的小雨燕腳上綁上腳環。

  北青報:今年的雨燕大概什麼時候能飛回來?

  袁學軍:我們去年才剛剛啟動了雨燕監測項目,並且第一次給雨燕戴上了腳環,對于雨燕的生活習慣還不是很了解。去年4月3日,我們看到了第一只雨燕,今年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監測到。根據雨燕的生活習性,應該會在4月份飛回來,只是不知道飛回來的裏面有沒有戴著腳環的那7只。

  北青報:雨燕回來後,我們能通過腳環第一時間就知道麼?

  袁學軍:雨燕飛回來後我們在第一時間都能看到。但是要確定飛回來的裏面有沒有戴腳環的還需要花一定的時間,因為腳環裝置非常小,肉眼很難看到,我們要靠監控設備來觀察。但是雨燕是動來動去的,監控的安裝位置並沒有覆蓋那麼全,所以肯定要花一段時間才能確定。

  北青報:腳環是否可以跟蹤雨燕飛到哪裏了?

  袁學軍:腳環上面有編號,但是它只能檢驗戴腳環的雨燕是否回來了,不能做到對雨燕飛行過程的全程監控。雨燕從南非回到北京,飛行路程非常長,飛行途中還可能會遇到各種意外狀況,再加上我們只給7只小雨燕戴了腳環,所以究竟它們能不能回到北京,不確定性非常大。

  北青報:監控總共安裝了多少個?今年是否會增加監控的數量?

  袁學軍:大概安了六七個攝像頭,因為是第一年做監控,我們根據經驗把攝像頭安在了前一年看到過雨燕的位置上,但是今年是不是還能在同樣的位置觀測到雨燕,也是一個未知數。我們只能是先觀察,再根據監測的情況,對攝像頭的位置和數量做調整。

  北青報:去年安裝監控之後,有沒有一些意外的收獲?

  袁學軍:去年剛安上監控不久,我們就發現,有一只剛出生不久的小雨燕受傷了,趕緊聯係專家給它做了救助,順便戴上了腳環。還好,它受傷的地方在腳部,不影響飛翔,所以我們今年也特別期待能看到它飛回來。

  北青報:咱們做雨燕監測項目希望能達到一個什麼樣的效果呢?

  袁學軍:監測項目主要是想研究雨燕的生活習性,不過這不是一兩年能完成的,至少要跟蹤三到四年之後才能得出一定的結論。

  內存

  北京雨燕是唯一

  以“北京”命名的鳥類

  在很多老北京人的記憶裏,每年夏天,在天壇、前門、天安門、故宮、頤和園等古建集中的地方,一抬頭都能見到漫天飛翔的雨燕,這是北京一道獨特的風景線。老北京人習慣于把北京雨燕叫做“樓燕兒”。北京雨燕形似家燕但體型稍大。1870年,英國鳥類學家羅伯特·斯溫侯在北京採集到了北京雨燕的標本,並把這個新物種命名為“北京雨燕”,這是全世界唯一以“北京”命名的鳥類。

  據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科長史洋介紹,北京雨燕的飛行本領非常高,遷徙途中的飛行速度可以達到每小時110-200 公裏,是遠距離飛行最快的鳥類之一。善于長途飛行的北京雨燕每年都會往返于北京與南非之間。一般每年7月底8月初,北京雨燕會帶著新出生的小雨燕從北京出發,經內蒙古往西飛行,沿著天山北麓到中亞,然後穿越阿拉伯半島,于11月上旬到達非洲南部的南非、博茨瓦納和納米比亞三國交界的卡拉哈裏公園越冬。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一橋飛架珠江口 南沙大橋通車
一橋飛架珠江口 南沙大橋通車
江蘇泰州:千垛菜花引客來
江蘇泰州:千垛菜花引客來
外國友人“穿漢服 賞春色”
外國友人“穿漢服 賞春色”
貴州余慶:搶採“明前茶”
貴州余慶:搶採“明前茶”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27112433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