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在高空開“豪車”
2019-04-02 15:58:1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昆明4月2日電 曾有恐高症,但現在是一名在空中作業的塔吊司機;雖在喧鬧的工地上工作,但每天上班前都會抽出半小時,畫上精致的粧容;雖身形瘦小,但爬塔吊的速度比很多男操作工都快……25歲的劉家瓊給人的印象十分有趣,看到她在70多米的空中熟練地操縱著巨大的塔吊,人們不由得連聲讚嘆。

(熱點鮮報·圖文互動)(1)我在高空開“豪車”

  3月7日,劉家瓊在70多米的空中熟練地操縱著塔吊。 新華社記者胡超攝

  坐在幾十層樓高的駕駛室裏,操縱著控制方向和控制高低的兩個操作桿,巨大的動臂準確地吊起建材,在空中移動後,又準確地卸到指定地點。這是劉家瓊工作的場景。在中建二局西南分公司的昆明“春之眼”大樓工地上,女性不多,而開塔吊的女孩更是屈指可數,劉家瓊成了大家眼中的“女漢子”。

  現在,她工作的塔吊已70多米高,從地面爬到駕駛室,她只需三分鐘左右。“別看我年紀不大,但我幹塔吊已經幾年了。”提起自己的工作,劉家瓊一臉自豪地説:“你一定不會想到,我以前患有很嚴重的恐高症,只要站在高處就會頭暈腿軟。”

  劉家瓊的老家在雲南省大關縣的一個小山村,和塔吊結緣純屬偶然。5年前她在廣東打工,一次,她去工地找朋友玩,開塔吊的朋友給她看了在塔吊上拍攝的美景,這深深地震撼了她。如果也能在塔吊上,親眼看到這些美景,該有多好!夢想一瞬間在她心裏萌發:成為一名優秀的塔吊司機。

(熱點鮮報·圖文互動)(2)我在高空開“豪車”

  3月7日,劉家瓊在70多米的空中熟練地操縱著塔吊。 新華社記者胡超攝

  家人反對她的決定,覺得工地上太辛苦,一個女孩在那麼高的地方工作太危險,希望她能找份安穩的工作。但她從小就有點男孩子氣,膽大,性格倔。盡管家裏很多人反對,依然堅守自己的夢想。

  考塔吊操作工證之路很困難,特別是要與恐高症做鬥爭。第一次爬吊塔,她咬著牙沿著鐵架慢慢挪動。上到一半時,突然感到頭暈腿軟,上不敢上,下不敢下,在半空中搖搖欲墜,她的手心和額頭止不住地冒汗。

  為了克服恐高症,她有意地鍛煉自己,一有機會就練習攀爬,每天跟著師傅在駕駛室裏學習。憑著一股韌勁兒,半個多月後,她以優異的成績拿到了證書。

(熱點鮮報·圖文互動)(4)我在高空開“豪車”

  3月7日,劉家瓊在70多米的空中熟練地操縱著塔吊。 新華社記者胡超攝

  2016年,劉家瓊開始開塔吊。三年來,她參與建設了很多高樓。“現在,我正在參與建設昆明的‘春之眼’,比我以前參與建設的最高的樓還要高出一倍。” 劉家瓊説。

  在感受著夢想實現的喜悅同時,她也體會到辛苦和危險。駕駛塔吊看起來很酷,實際上卻需要操作員膽大心細、眼尖手準,更要時刻保持精力集中,來不得半點馬虎。

  在高空中很難看清地面上的具體情況,所以每個塔吊操作工都要和地面工人進行配合,他們就像塔吊操作工的眼睛。劉家瓊有兩個固定的搭檔,配合得很默契。

  一次,劉家瓊要吊運一個十幾噸重的鋼柱,當吊起重物的那一刻,塔吊開始微微前傾,控制起來很困難。她迅速操作手桿和控制器,精準地操縱機械臂,在搭檔的協助下,慢慢地把鋼柱吊到合適的位置。運送完成後,才發現自己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濕。

  夏天,一個人坐在只有兩平方米的操作室裏,非常悶熱,陽光穿過玻璃照射進來,曬得皮膚火辣發紅。塔吊上沒有廁所,爬上爬下又耽誤施工,所以劉家瓊往往長時間不喝水。在密閉的空間裏一坐就是一整天,導致她的手臂、頸椎、腰椎經常酸痛。

  劉家瓊最怕的還是惡劣天氣帶來的危險。刮風下雨不僅會給施工帶來麻煩,甚至還會有危險。遇上大風天,塔吊被風吹得劇烈晃動,調運的材料也跟著在空中搖擺,一旦操作失誤,就有可能撞到地面上的工人或設施。下雨的時候,駕駛室的窗戶上全是水,一片模糊,她只能聽著地面人員在對講機裏指揮,靠感覺來進行操作。

  盡管很苦、很忙,但劉家瓊很喜歡塔吊司機這份工作。能夠用自己的雙手,把城市建設得更加美好,讓她感到榮幸與驕傲。“我不後悔自己的職業選擇!” 劉家瓊説。(採寫記者:王長山、楊牧源、龐明廣、胡超、王安浩維)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一橋飛架珠江口 南沙大橋通車
一橋飛架珠江口 南沙大橋通車
江蘇泰州:千垛菜花引客來
江蘇泰州:千垛菜花引客來
外國友人“穿漢服 賞春色”
外國友人“穿漢服 賞春色”
貴州余慶:搶採“明前茶”
貴州余慶:搶採“明前茶”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61124317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