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被“996”工作制圍困的年輕人:像是定好鬧鐘的機器
2019-04-02 08:16:04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最近,程序員界發生了一件大事,有人在知名代碼托管平臺GitHub上發起了一個名為“996.ICU”的項目,以此抵制互聯網公司的996工作制。此舉立即得到大批程序員響應。所謂的996是指從每天上午9點工作到晚上9點,每周工作6天,而“996.ICU”意為“工作996,生病ICU”。

  在互聯網公司,996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在最近裁員風聲此起彼伏的背景下,996工作制成為一些企業逼退員工或是變相增加KPI的手段,再次引發大眾關注。有媒體採訪了9位經歷過996的員工,“進公司的時候太陽還沒升起來,走的時候太陽已經落下”,是他們生活中的常態。

  今年年初,有互聯網公司宣布將推行“995”工作制,也曾引發爭議和討論。這一在互聯網行業公開的“潛規則”遭遇抵制,應該不是偶然。可能有兩個直接原因:一是,相關行業從業者的不滿已經積聚到了一個臨界點;二是,在當前的經營壓力下,不排除有公司“變本加厲”地提高了工作強度,從而導致員工意見反彈。

  在法律意義上,996工作制的合法性顯然是存疑的。它直接把加班轉換為對員工的正常工作時間要求,甚至對這種機制進行話術包裝,賦予其某些文化、道德色彩。比如,願意接受的被視為工作積極、有闖勁,有夢想,而配合不積極的則可能被斥責為貪圖安逸、得過且過。在此背景下,個體要對這種機制説“不”,幾乎是不可能的。

  有説法稱,找工作是雙向的,不接受996工作制可以跳槽到其他行業。且不説這種説法回避了員工維權的正當性,也忽視了今天的996工作制已不只是互聯網創業公司的獨有現象,而在向更多行業蔓延。

  此次程序員們的集體反彈,到底會獲得怎樣的回應,現在還不好説。不管怎樣,這一現象應該啟示勞動監察部門,過去談論勞動者權益保護,似乎多針對農民工這樣的弱勢群體,然而現實證明,在“高大上”的互聯網公司上班的程序員也可能遭遇勞動權益保護的危機。特別是部分企業以996工作制作為變相趕人的手段,勞動監察部門應該有更積極的關注和介入。

  對于996工作制的關注,還可以進一步拓展至當下中國年輕人所承受的社會壓力。就在最近,一則普通新聞在社交平臺上被廣泛轉發:一位小夥騎車逆行被攔後突然“崩潰”,怒摔手機後嚎啕大哭,稱自己“壓力好大,每天加班到十一二點……”盡管這只是一個極端個案,但是,大量個案匯集成現象,再加上一些大數據統計結果,應該讓社會對年輕人的壓力有更多審視。

  中國社科院一項調查顯示,2017年中國人每天平均休閒時間僅為2.27小時。相比而言,美國、德國等國家國民每天平均休閒時間大約為5小時,是中國人的兩倍以上。有統計結果稱,中國抑鬱症的患病率為6.1%,而且發病率近年來呈逐年上升趨勢……

  上述現象成因各有側重,但結合996工作制、高房價、低生育率等社會現實,都不難讓人聯想到當前年輕人面臨的壓力。曾幾何時,我們把韓國、日本看作典型的年輕人壓力較大的國家。現實表明,中國社會也正在進入年輕人壓力“爆棚”的時代。的確,“沒有哪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但無論從現實,還是從其他國家的經驗看,不可忽視年輕人承受壓力過大所衍生出的社會負面影響。年輕人需要奮鬥,但社會中忙得“像是被定好鬧鐘的機器”的年輕人越來越多,未必是幸事。

  當然,為年輕人減壓,絕不只意味著減少他們的工作時間,也不只是某個行業和企業的責任。如何從社會係統層面為年輕人減壓,是時候在宏觀層面予以正視了。而996工作制遭遇反彈,僅僅是一個預警。(記者 任然)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江蘇泰州:千垛菜花引客來
江蘇泰州:千垛菜花引客來
外國友人“穿漢服 賞春色”
外國友人“穿漢服 賞春色”
貴州余慶:搶採“明前茶”
貴州余慶:搶採“明前茶”
湖南湘西:趕“桃花會”享春光
湖南湘西:趕“桃花會”享春光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301124313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