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阿潘”校長與他的200封親筆信
2019-03-09 11:20:2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杭州3月9日電(記者顧小立 俞菀)200多封親筆信,18萬封家長學生的回信,上千萬字在筆尖流淌……

  杭州育才外國語學校校長潘志平,17年來堅持每月給家長和學生親筆寫信交流,他把自己38年教師、25年校長、26年父親的經驗和思考,融入了每一個字。

  “看了您寫給我孫子的信,我感動得一夜沒睡著”

  17年前的一個中午,一位家長急匆匆趕往學校,握著潘志平的手求助。

  “潘校長,您一定要幫我一把。單位裏一千多人我都管理得井井有條,但就是這兒子管不好,我缺管教孩子的方法!”

  潘志平讓家長坐下來慢慢聊,並根據家長的敘述提了有針對性的建議。後來,那位家長告訴他,“照著您説的方法去做,孩子進步很大。”

  這件事引起了潘志平的思考。他發現,在家校教育中,有的家長把重視教育停留在口頭上,講起來“重要”,忙起來“不要”;有的家長想管卻不知道怎麼管,老辦法不靈,新辦法不多;有的學生看起來總有些心事,在家不敢説,在校又無人可説……

  怎樣才能有效地走入家長和學生的內心?潘志平想到了寫信。2002年12月16日晚,他給學校裏1810位學生的家長寫了第一封親筆信。

  “我叫潘志平,今年38歲,非常有緣和您的孩子一起度過一生中最美好最關鍵的一段時光……”在這封1500字的信中,潘志平誠懇地談了自己對家庭教育的真實想法,並公布了自己的手機號碼。

  信一發出,在家長圈中引起了小小的“轟動”。許多家長一遍遍地讀信,還把它帶給同事和親朋好友傳閱。一位78歲的家長在回信裏寫道:“我自己也當過老師,看了您寫給我孫子的信,我感動得一夜沒睡著。”

  看到效果不錯,潘志平就把這一做法堅持了下來。

  每次寫信,潘志平總能收到大量回信。每封回信他都仔細閱讀,往往一讀就是一周。小圓圈、下劃線、波浪線、批語……回信上留著他劃滿的各種記號。

  潘志平説,這些年搬家和工作調動丟了不少東西,只有這一箱箱信,他一直留著。

  “汽車聊天室”是個不錯的選擇

  一位初三家長曾向潘志平訴苦:“孩子進了初三,我發現與孩子的溝通面臨很大的問題,以前兒子會把學校裏的一切都告訴我,現在什麼也不願意説了,我很難走進他的內心世界。”

  了解到這個情況後,潘志平寫了一封4000字的長信,信的標題就叫《怎樣與青春期的孩子溝通更有效》:在十多頁的信箋上,他一口氣給家長們支了七個招:

  “跟孩子‘定個規矩’,今後説話的時候必須眼睛看著對方。”“我覺得‘汽車聊天室’是個不錯的選擇,我女兒讀高中那會兒,我和她每天就是在早晚接送的車上聊天。”“孩子最近在看什麼書,您不妨也看一看;孩子最近在追什麼星,您不妨也先了解了解”……

  還有家長在給潘志平的回信中説出了自己的困惑:“我的孩子學習成績就是上不去,還有救嗎?”“這個年代的孩子究竟是‘窮養’好還是‘富養’好?”“孩子做事情總是缺乏自覺性,每天都要靠我催,怎麼辦?”

  對于這些問題,潘志平都會再做回信,耐心解答。

  “孩子一輩子的快樂,需要建立在小時候養成好規矩的基礎之上。”“親情是家庭的根,親子關係決定著孩子能否發自內心地接受家長的觀點。”“孩子的‘不聽話’,折射出的往往是家長沒有聽孩子説話”……翻開潘志平的信,時不時就能發現一些讓人印象深刻的“金句”。

  大到討論孩子的培養規劃,小到指導孩子自己編試卷、布置“初三墻”,潘志平在信中提到的多數案例都來源于真人真事和自己的教育實踐,用他的話講,就是“話題以需求為著眼點,方法以可操作為準則。”

  “我就是一個‘長大了的孩子’”

  在學校裏,大家一般管潘志平叫“阿潘”。

  “阿潘,獎學金的錢感覺有點少,能不能再漲一點?”“阿潘,冬天的教室太冷,能否多開幾次空調?”“阿潘,食堂一樓的桌子有一股影響食欲的酸臭味,能不能去掉?”

  每個月,“阿潘”都會在同學們給他的信裏收到各種各樣的小建議。他會把這些建議及時圈出,交給學校相關部門落實處理。“與學生通信是了解學校管理狀態的重要窗口。對孩子們提到的事情,一定要有正面的回應。”

  食堂飯菜放一起會不會串味,窨井蓋壞了有沒有及時修,教室裏多媒體設備的燈光是不是比較暗,課間的音樂鈴聲變化能否再多一點……這些學生信件中提到的“小事”,卻成為潘志平心中要想辦法解決的“大事”。

  家長黃岳傑曾在一篇文章中這樣評價潘志平:在電子媒體時代,人們已很少用費時費力的書信方式溝通了,更不要説一個每天忙于教學和管理事務的校長了。他可以有各種借口不做這樣的事,但他堅持做了,而且一做就是十多年。這全部的動能,一定是源于教育最重要的特質——愛。

  在育才外國語學校,這種親筆溝通、誠懇交流的氛圍正在不斷成長。初一五班的班長何宸,期末以給全班寫信的方式和大家交流;不少老師選擇書信的方式與學生談心;家長們也開始鍛煉紙筆溝通的技能,跟自家子女平等對話。

  一封封親筆信拉近了潘志平與同學們的心理距離,讓他和孩子們“樂在一起”。事實上,能與孩子們“樂在一起”的場合,潘志平都不會缺席:打雪仗、玩“三國殺”、運動會扮“超人”、文藝匯演化粧成“楊貴妃”……

  “其實,我就是一個‘長大了的孩子’。”潘志平説。

  去年秋季學期開學典禮上,潘志平為全校師生做了演講。

  “同學們要努力做一個高貴的人,要努力優于過去的自我……”正當新生等著校長説出下一句演講詞時,卻發現他突然雙手撐地趴在了地上。

  在全校師生的注目下,潘志平一口氣連做了30個俯臥撐。

  “什麼叫優于過去呢?你看我現在能做30個俯臥撐,期中爭取能做35個,期末做40個,這就叫‘優于過去。’” 潘志平起身告訴學生。

  全場掌聲雷動。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西藏羅布林卡已普查鑒定國家一級文物古籍57函
西藏羅布林卡已普查鑒定國家一級文物古籍57函
青島發放“孕媽媽專屬公交卡”
青島發放“孕媽媽專屬公交卡”
“二月二,剃龍頭”
“二月二,剃龍頭”
沉浸在梵谷的畫境中
沉浸在梵谷的畫境中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61124212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