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水上環衛工的打撈生活:願用汗水換來一灣碧波
2019-02-14 08:17:34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月11日,大年初七。像往日一樣,岳春華一早就準時趕到了海口龍珠灣,和兩名同事一起登上垃圾打撈船,開始了一天的工作。過去的12年,作為海口龍馬環衛環境工程有限公司的一名水上環衛工,岳春華每個春節都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

  水上作業辛苦多

  早上7點,陽光直射到甲板上,四周沒有任何遮陰之處。身著環衛服、救生衣,戴著帽子和口罩在垃圾打撈船上暴曬半個小時後,岳春華的全身已經被汗水浸濕了。“和路面上的環衛工相比,水上環衛工雖然不用披星戴月,但也有很多不為人知的辛苦。”擦了一把臉上的汗水,岳春華對記者説道。

  水上環衛工需要攀高爬低,還要會遊泳、力氣大,以男性居多。今年42歲的岳春華是四川巴中人,身上有著“川妹子”的爽朗幹練。2007年,她進入海口市龍華區水上環衛隊,負責龍珠灣至海甸溪流域的水上垃圾清理工作,成為這支隊伍中為數不多的女環衛工,一幹就是12年。

  岳春華告訴記者,水上作業不同于路面清理:一方面,海口常年高溫暴曬,陽光經過水面折射後,人體感受到的溫度比在地面時更高。另一方面,過去的龍珠灣污染嚴重,水面上經常漂浮死魚,打撈的時候,蒼蠅蚊子直往臉上撲,必須戴口罩,“要耐得住臟臭”。此外,水上作業對環衛工的臂力要求還很高,要能堅持長時間使用竹竿在水中打撈垃圾。

  “夏天一天能喝10升水”

  一根5米長的竹竿,竹竿一頭綁著不銹鋼網罩,這就是水上環衛工的打撈工具。登船後,岳春華一直站在船頭,把竹竿橫在胸前,眼睛在水面上四處搜尋。多年的工作經歷讓她練就了眼尖手快的本領。一看到塑料瓶、泡面盒,岳春華立刻把竹竿伸過去,撈上岸放進竹筐內,整個過程不過5秒。

  水上哪裏的垃圾多,岳春華更是熟門熟路。打撈船駛到海甸溪岸邊,開始來回左右調轉。“這裏漁船多,垃圾也多。”15分鐘後,撈起的垃圾、水草裝了滿滿兩筐,幾名環衛工已是滿頭大汗。

  10點30分,見水面上的垃圾已被打撈得差不多了,岳春華終于能坐下來休息片刻。擦了把汗,她擰開水杯狠狠地灌了幾口,“要是夏天,我一天能喝上10升水。”岳春華説。這幾年,經過“雙創”和水體治理,龍珠灣水域的垃圾、死魚已經少了很多,臭味也沒了,這讓水上環衛工的工作輕松不少。

  “一開始我也會暈船、中暑,臉曬到脫皮,撈到腐物嘔吐不止,現在早已習以為常。”岳春華説,春節假期是環衛工最忙的時候,“12年來,春節都是丈夫帶著兒子回四川老家過年,我一個人在海口。”

  每逢佳節倍思親,岳春華當然想回家,更挂念家裏80多歲的父親和母親。“好在現在手機能視頻,我能聽到爸爸媽媽的聲音,看到他們的樣子,已經覺得很滿足了。”

  11時,打撈船開始返程。“快看,快看!”岳春華突然興奮地叫起來——陽光下,銀色的小海魚躍出水面,上下跳動,十幾只白鷺正在翩飛覓食。“能用汗水換來海口的一灣碧波,就是我們最大的心願。”岳春華笑道。(記者 吳雪君)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廣州華南農業大學櫻花怒放吸引遊人
廣州華南農業大學櫻花怒放吸引遊人
河北吳橋:雜技燈會迎客來
河北吳橋:雜技燈會迎客來
叉尾太陽鳥懸停採蜜
叉尾太陽鳥懸停採蜜
麗江古城夜色迷人
麗江古城夜色迷人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411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