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春運路上努力奔跑的“90後”
2019-02-04 08:34:24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我們都在努力奔跑,我們都是追夢人。春運期間,為保障數以億計的旅客平安、有序、溫馨出行,鐵路職工千萬種忙碌,如同奔跑的“復興號”充滿能量。每一個追夢的身影,都將被定格在春運這個人類最大遷徙的特殊時刻;每一滴奔跑的汗水,也都將澆灌出旅客的美好出行體驗。在他們當中,有一群朝氣蓬勃的“90後”……

  高空“聽音”保橋梁健康

  一看結滿老繭的手就知道,這是一群“硬角色”,可不,今年28歲的趙雲龍,帶領其他5名年齡不超26歲的小夥伴,負責養護目前世界最大跨度高速鐵路拱橋——雲桂鐵路南盤江特大橋。

  橋體高270米,相當于80層的高樓,大橋拱圈上的檢查道每個階梯的寬度只有30厘米,並隨著拱圈跨度的增大,攀登的坡度越來越陡。

  每次上橋檢查,趙雲龍和小夥伴全副武裝,在橋拱上的1500級臺階上來回奔跑。

  “上橋作業也需要適應,我剛來的時候很害怕,不敢看江面,更不敢站起來,每次檢修完腿都要疼上幾天,如今上來次數多了,在橋上應對自如!”趙雲龍説。

  兩年前剛來時,趙雲龍他們每檢查完一次橋梁,需要4個小時的時間,甚至更長。逐步克服心理恐懼,加上檢修技能不斷嫻熟,如今他們3個小時就能完成檢查,而且練就了高空“聽音”除病害的本領。

  在拱圈頂部,趙雲龍低頭蹲行,看到一處裂紋,立馬用錘子輕敲。“這聽聲音有講究,聲音清脆説明只是表面裂紋,需要長期記錄觀察;如果出現悶響的聲音,就基本能確定裏面出現了脫殼,需要把病害解決掉,否則酸雨滲進去會腐蝕混凝土。”

  長期工作積累出高空“聽音”的本領,趙雲龍不放過每一個細小的裂紋,“許多大問題都是由小病害發展而成”。

  趙雲龍説:“我們確保了每一趟車、每一位旅客的安全,想一想就會有一種自豪感。”

  為了5秒鐘的安全暢通

  雲南與廣西交界的崇山峻嶺間,雲桂鐵路有一個平安隧道。動車經過這裏僅需5秒鐘,但為了保障這5秒鐘的安全暢通,中國鐵路昆明局集團昆明南工務段的4名“90後”青年工人晝伏夜出,守護隧道安全。

  今年24歲的趙雲浩,是這個年輕班組的班組長。每天深夜動車停輪後,他就帶領工友開始作業。因白天動車要運行,所以他們的工作時間就只能是24時至次日淩晨5時。

  300分鐘的作業時間裏,他們要負責隧道旁者桑站9股鐵道線、13組道岔和平安隧道、平朗隧道的檢查養護。由于任務重、項點多、距離長,他們在調換到下一步工序時,往往是連走帶跑。

  冬夜,這裏的溫度只有1攝氏度,而且霧大風疾。為防止因肢體凍僵而測量不精準,他們往往在檢查設備時,需取下防護手套,搓搓手,暖和些後,再開始測量。

  “線路、道岔幾何尺寸需精確到0.1毫米,不然就會影響旅客乘坐的舒適度。”趙雲浩來回移動道尺,精準測量。

  “每次檢查走走停停要行走12000多步,體力消耗特別大,還沒有下班肚子就餓了。”趙雲浩他們每天下班時已是淩晨5時,當歸心似箭的旅客坐上動車時,勞累了一夜的他們開始進入夢鄉。

  2016年雲桂鐵路開通以來,他們已經在這個崗位上度過了兩個春節,今年同樣如此,他們將繼續守護在平安隧道,為每一位旅客守護平安。

  “鐵路交警”姐妹花堅守7年

  盯電腦、看大屏,不時發出各種行車指令,精心調度,精細指揮,確保每一趟列車安全正點、讓旅客踏上快捷平安之旅。

  這是中國鐵路昆明局集團中誼村站的車站值班員柴亞楠和佘文君的工作,她們還有一個名字叫“鐵路交警”,在旅客看不見的車站值班室指揮著列車有序通過。

  通過車站的列車能否高效運轉,全看她們的組織指揮。記者見到她們時,佘文君左手拿著對講機,右手用鼠標點著面前4塊顯示屏上密密麻麻的信號點,開放列車進路的信號。

  柴亞楠正在通過電話與上級調度部門協調工作,“鐵路運輸全路一盤棋,我們需要隨時保持與相鄰車站和上級部門的溝通聯係”。

  在鐵路部門,車站值班員崗位從來都是男職工的天下,鮮有女職工涉足。柴亞楠説:“從工作特點來説,車站值班員崗位需要常年熬夜、倒班,女性很難承受熬夜倒班的辛苦。”

  然而,2012年參加工作以來,這已經是柴亞楠和佘文君兩位“90後”姑娘的第7個春運。“我們在體力、耐力上不如男生,但我們冷靜、細心。”佘文君自豪地説。(記者 周斌)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小山村的千人團圓宴
小山村的千人團圓宴
花香迎春來
花香迎春來
辦年貨 迎新春
辦年貨 迎新春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4084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