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江西小夥17小時“跑回家”過年
2019-02-04 08:23:08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春節臨近,江西小夥兒鄔以冬放棄長途大巴,選擇了不一樣的交通方式——跑步回家。16小時40分鐘,117.43公裏,鄔以冬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挑戰一下自己,“現在真的成功了,特別有成就感。”

  與之一路相伴的還有他所在的江西上饒長跑協會的會長以及兩位跑友。會長鄭宇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鄔以冬能堅持完成此次超長馬拉松項目,與他自身良好的身體素質密不可分,兩位陪跑者都沒有堅持到最後。相關專家也表示,117公裏長跑已屬于“極限運動”,必須建立在扎實的身體素質以及完善的後勤保障基礎之上,普通人最好不要嘗試。

  五次全馬經歷 小夥兒決定跑步回家

  春節前夕,一段“硬核小夥兒堅持17小時跑117公裏回家過年”的視頻走紅網絡,視頻的主人公是27歲的江西省萬年縣裴梅鎮江源村小夥鄔以冬。

  1月31日,他從江西省上饒市出發,用16小時40分鐘跑完117.43公裏回到老家。

  鄔以冬告訴北青報記者,他在上饒打工,這次為了能完成自己“跑回家”的心願,特意提前幾天先坐大巴車把妻兒送回了老家,然後自己在31日輕裝上陣。談及為什麼要選擇這種方式,鄔以冬説,自己在上學的時候就是體育特長生,喜歡跑步。

  從2017年開始,他嘗試參加各類馬拉松比賽。“2017年參加了一次全馬、一次半馬,2018年又跑了4次全馬、2次半馬。全馬最好一次成績是3小時10分鐘,所以這次想挑戰一下自己。”鄔以冬提前十多天把這個想法告訴了家人,父母和妻子雖然表示了擔心,但也不反對。于是鄔以冬按照自己的計劃,開始了行動。

  跑友提供保障 陪跑者沒能堅持到終點

  2018年,鄔以冬加入江西省上饒市信州區長跑協會,此次跑步回家,協會會長和跑友也為鄔以冬的長跑提供了有力保障。

  回家前一周,鄔以冬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長跑協會會長鄭宇。鄭宇告訴北青報記者,100公裏以上的超長馬拉松僅適合很少一部分人,需要有非常好的身體素質,基于鄔以冬此前的馬拉松成績和平時鍛煉狀況,他才同意,並主動提供了後勤保障車和相關配套服務,還徵集協會兩名志願者陪跑。

  鄔以冬回憶,那天早上5點多就開跑了。鄭宇為他定制了專業的跑步計劃,除路線設計外,還有科學安排了飲食與休息計劃,兩位跑友的陪伴也給了他很大的動力。

  鄭宇告訴北青報記者,除了專業配餐、配速,必要的身體放松也不可缺失。“每次補給的同時,都會拿按摩器械幫他舒緩肌肉緊張,一次兩分鐘,這樣才能幫助他堅持完成後面的路程。在80公裏處我還給他做了一次十多分鐘的全身按摩放松,這也是全程最長的一次休息。有了這些保障,鄔以冬的長跑才能更加安全。”

  此外,家人與其他跑友的支持也給了鄔以冬很大的鼓勵。先是有30多位跑友與他一起跑出上饒市區,一路上兩名陪跑者也一直在給鄔以冬加油鼓勁。鄔以冬隨身攜帶的手機不時有家人慰問的電話打進來,鄭宇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拍一些鄔以冬的視頻和照片發在協會的群裏,跑友們紛紛給他加油。

  31日一早,鄔以冬踏上了回家的路。南方冬日的清晨透著濕冷,鄔以冬雖然以低配速奔跑,但他現在回憶起來,“當時有一點點猶豫,挺冷的,我特意穿了輕薄的羽絨服還是覺得涼。畢竟路程那麼遠,我也有點擔心我跑不下來。”

  不過既然開始了,鄔以冬還是希望能堅持下來。隨著氣溫升高,跑步也漸入佳境。

  117.43公裏的路程遠遠超過了一次全馬賽程,在八九十公裏的時候,兩位陪跑者難以繼續堅持,選擇回到了後勤車上休息,這時只剩下鄔以冬一個人。

  而讓鄭宇現在想來依舊心驚的是,跑到90多公裏處,環山公路的坡度突然變陡,“那個坡太陡了,鄔以冬只能以走代跑,我開著手動擋車,熄了火在後面跟著他,為他照亮夜路。總共大概三四公裏的路程,花了一個多小時才走完,我真擔心他會堅持不下來。”

  專家提示 普通人慎做此項高強度運動

  四川省骨科醫院主任醫師戴國鋼在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超長馬拉松可以稱得上是一種“極限運動”,“我們對經過特殊訓練的人也不鼓勵進行這樣高強度的體育運動,而對于普通人,我們的態度更是堅決反對”。

  針對網友的擔心,戴國鋼解釋,相比而言,這種“極限運動”對膝蓋和肌肉的傷害都是小問題,它對心臟的刺激將有可能發生生命危險,而這種危險將從運動進行中一直持續到運動結束後的一段時間內。

  “即便是專業運動員,在經歷過如此高強度運動後,也需要一個半月的調整期。”

  文/本報記者 熊穎琪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小山村的千人團圓宴
小山村的千人團圓宴
花香迎春來
花香迎春來
辦年貨 迎新春
辦年貨 迎新春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191124084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