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探秘列車廚房 大廚奔波蘭州12年沒出火車站吃過面
2019-02-01 07:26:21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春運期間,從杭州開往蘭州的T112次列車

  每天供應兩三百份現燒盒飯以及點菜服務

  火車廚房長啥樣

  大廚奔波蘭州12年沒出火車站吃過面

  列車員推著飄著飯香的餐車,輾轉在各個車廂之間,用食物撫慰那些長途旅行者。

  如果春運期間,還能在火車上美美吃一頓,那該多享受啊!

  T112次就是這麼一趟有餐車的列車,每天10點23分從杭州城站出發,一路向西向北,歷經26個半小時之後到達甘肅蘭州。

  熊飛是T112次的領班廚師,十余年間往返在杭州和蘭州之間。

  從東南到西北,從年初到歲末,從炊事員到廚師、領班廚師,自從2008年底T112次列車開通以來,熊飛就在這一趟趟列車上,在“哐當哐當”晃動著的廚房裏,日復一日地為旅客準備一日三餐。

  火車上的盒飯是怎麼生産的?火車大廚背後有什麼樣的故事?

  1月30日,錢報記者登上T112次列車,走進列車廚房。

  “不接地氣”的移動廚房裏

  餐車組忙到停不下來

  上午10點15分,距離T112次列車發車的時間很近了。提著大包小包的乘客大多找到了自己的座位或者鋪位,買到站票的旅客也憑著始發站的優勢,佔據著過道、車廂連接處等空隙。

  走近餐車,一陣陣飯菜的香味飄了出來。

  熊飛所在的廚房裏,裝著洗好菜的桶隨著前進的列車晃了兩下。他穩了穩身子,加快動作。因為他知道,過會列車員和乘客們該吃午飯了。

  T112次列車比較特殊,從杭州始發的時候就臨近中午飯點,開車不久就要供應盒飯和列車員的午飯。

  熊飛和餐車組的另外6名同事,從早上7點半就開始忙活。他們需要在車庫完成上料(把食材運到火車上),然後再備料,洗菜、切菜,做烹飪前的準備。

  車子準點開出後不久,不值班的列車員陸陸續續來到餐車。當天中午,熊飛為列車員準備的是四菜一湯,有紅燒鯽魚、麻婆豆腐、肉絲炒芹菜等。

  列車員還沒吃完,熊飛又開始準備售賣的盒飯。小炒肉片、什錦蝦仁、黑胡椒雞排、茄汁魚塊、香菇青菜……它們被組合成了不同價位的盒飯。

  因為熱愛廚藝,熊飛選擇了廚師這個行業。今年34歲的他,12年的青春在這個和地面隔著鐵軌和車輪、不接地氣的廚房裏度過:“現在旅客中老人小孩很多,我們會對供應的盒飯做一些調整,選一些容易消化、刺少一些的食材。”

  三名餐車服務員,要負責五節硬座車廂和十節臥鋪車廂的盒飯供應和餐車上的收拾整理。負責硬座區域的乘務員説,有時候每天要走上十多個來回。人一多,邊走邊喊邊挪,一趟得花上一個小時。

  春運期間,每三天時間,會有將近800到1000份盒飯從這個小廚房裏現炒出來,送到旅客手中。完成這些工作的,就是熊飛和他的6個同事。

  “每天要走兩三萬步”,“一沾枕頭就能睡著”,在準備盒飯的過程中,乘務員笑著説。

  車上做飯十多年

  連啥時候列車會晃都清楚

  幹凈的白色桌布,精致的菜單,火車上的餐食讓我們驚艷:不僅價格實惠,菜品的顏值也不錯。

  炸豬排大蝦套餐每份48元,炸小黃魚、鹵香醬鴨套餐每份40元;香辣大蝦、酸菜魚、木盆仔排、蔥燒牛肉42元,紅燒黃魚、錢江鱸魚46元,其他還有炒時蔬、面條、早飯等等。

  熊飛所屬的杭蘭車隊餐車指導葉擎天告訴記者:“我們這個菜單主要以杭幫菜為主,每個季度或者半年會根據旅客的反饋進行調整。”

  點菜、下單,一張張流水單被送進廚房,碼到了操作臺上……烹飪、裝盤,熊飛和另一名廚師不停忙碌。

  列車廚房長什麼樣?

  這是一個差不多只有十二三平方米的空間,用的是特制的電磁灶。

  列車不停往前跑,車廂在晃動。廚房的地面上鋪著木頭,淋過水之後會變得濕滑。有時候,剛把油倒進鍋裏,列車也許就那麼“哐當”了一下,熊飛腳邊的櫃子門被晃得一開一合。他卻好像不會受到影響,照例試著油溫,判斷菜下鍋最適合的時機。

  “在車上待久了就習慣了,掌握車子晃動的規律就好了。”熊飛很淡定。

  列車廚房內設有扶手之類的輔助設備,要成為端得出一盤好菜的火車大廚,首先得先成為在車上“站得穩”的人。

  熊飛和列車廚房的故事最早從備菜開始。剛上車那會,他也曾和普通人一樣,覺得車在晃。

  經過一段時間在車上洗菜、切菜的歷練,他很快掌握了火車運行的規律,也就慢慢能在車上站穩,然後上灶直至成為如今的領班廚師。

  老家在江西

  大廚大年初一就要出車

  來回跟一趟車,熊飛可以休息三天。這次回來之後,他們的下一個班,是大年初一出發。

  這也意味著熊飛即便不需要在除夕那天上班,還是不能好好和家人團聚。因為他老家在江西,他需要提前一天回到單位,不光是他,幾乎每個外地的工作人員都這樣。

  “已經習慣了。”熊飛説,這樣的排班,早早地可以預料到下一個除夕、年初一在哪裏過。

  他説起這些很淡定,就和他在廚房那方小天地裏一樣。

  兩個人洗菜切菜,熊飛和另一名同事負責烹飪。餐車組的工作人員,至少要到下午兩點才能吃上午飯。

  每天下午,熊飛和夥伴們會有個把小時的休息時間。那個時候他會看看窗外的風景,從第一次看到西北鐵路邊荒涼時的震驚,到現在已然是十分平常心。

  不過,他能看的只是沿途的風景。他甚至一次都沒有走出過蘭州站,看上一眼廣場上的馬踏飛燕雕像,更不要説走進蘭州市區,吃上一碗“一清二白三紅四綠”的牛肉面。

  時間太趕,到達再出發,熊飛和許多奔忙在春運路上的工作人員一樣,一直在路上。(記者 黃偉芬 潘駿 通訊員 王椰萍 文/攝視頻/潘駿)

+1
【糾錯】 責任編輯: 韓家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百豬”剪紙迎新春
“百豬”剪紙迎新春
寒梅枝頭俏
寒梅枝頭俏
塞上湖城 銀裝素裹
塞上湖城 銀裝素裹
與高鐵“賽跑”的外賣小哥
與高鐵“賽跑”的外賣小哥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8061124072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