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父母身陷保健品,該怎麼辦
2019-01-23 08:38:02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保健品傳銷公司最大的本事,就是制造老人和兒女的矛盾,不停給老人洗腦

  一般的家庭矛盾,吵個架也就過了,但事關保健品的矛盾,就像仇人,越結越深

  父母身陷保健品,該怎麼辦

  最近半年,45歲的高偉(化名)和父親之間的關係緩和許多,但他內心卻有一種隱痛,因為他覺得這是用哥哥的命換來的。

  父親和高偉,或者説,和整個家庭的衝突源于一年前,這位70多歲的老人開始購買各種保健品,近乎癡迷。

  和很多父母深陷保健品泥潭的家庭一樣,高偉原本和睦寧靜的家出現裂痕,有時是激烈的爭吵,有時是靜默的冷戰。

  “因為保健品,很多人的家庭關係一團糟,很多子女在承受莫大的痛苦。”後來,高偉找到了陳傑幫忙。

  制造老人和子女間的矛盾

  高偉是北京人,他的父母退休前都是高工,父親直到今天還在外聘工作。高偉之前從未想過,父母會成為那種往家買各種保健品的人。

  高偉母親的身體一直不好,2017年,病情加重。

  “最開始,我爸經常往家帶一些小禮品,加濕器、空氣凈化劑,我以為這是他買的。兩三個月後,我發現他帶藥回來,我一看,覺得完了,這就是那些亂七八糟的保健品,很多都是三無産品。”

  和大多數子女一樣,高偉首先做的是上網查詢這些保健品是否正規,“在國家相關網站上根本查不到。”這些無法説服高偉的父親,他認為這是兒子編造出來蒙自己的。

  高偉曾經把父親拉入陳傑組織的受害者同盟,那裏面時常會發一些辨別保健品的信息。事後他發現,這些信息,父親根本不會去看。高偉感到無力。對于高偉的經歷,陳傑感同身受。

  “我以前和我父親也會有矛盾,但那是普通的家庭矛盾,事後彼此都能諒解,不會怨恨。但事關保健品的矛盾,像是會結仇一樣。”陳傑覺得原因是,“那些賣保健品的人會反復做老年人的工作,甚至説一些詆毀子女的話,就是不停洗腦,制造老人和子女間的矛盾,最常説的,就是子女貪老人的錢,巴不得你們早點過世。他們培訓的時候,常説的就是,年紀越大的老人越怕死,生病的老人最好騙。”

  曾臥底過會銷現場的陳傑見識過這些人的可怕:“他們對老人信息的掌握超出你的想象,不僅登記本人的,還有老伴的,包括幾個子女,什麼工作,平時什麼時候來探望,以及家裏誰作主。”陳傑在和一家保健品公司人員發生衝突時,對方清楚報出了他在哪兒工作,新買了什麼車。

  你是我健康路上的攔路虎

  父親源源不斷地購買保健品,高偉一度報警。

  其中一次是父親買了一套聲稱具有紅外線治療效果的四件套,付款2000元後,一位小夥子上門來收還欠的7000元。

  “我當時才知道,這一套床單要9000元。”高偉將小夥子轟出家門,要求退款,遭拒絕後,要求對方提供發票,“我其實是想取證,但他説沒有。”

  高偉報警,警察調解後那人離開。

  “我上班去了,晚上才聽説,我爸還是把錢給那人了。”原來,事後小夥子就等在小區,看高偉離開,又找上門去。

  高偉知道報警也解決不了問題,“有個接警員對我説,你只有好好勸勸老爺子。説實話,我家老人也買這些,我也沒辦法。”

  高偉的父親從來不告訴他自己在哪兒買的保健品,他曾經在父親的手機上安裝過跟蹤軟件,“我看他出了市區,就知道又被那些人接走參加會銷了,打他手機,肯定是關機。”

  有一次,高偉父親帶回的保健品宣傳上,聲稱這是某醫院的技術,他特意帶父親到這家醫院咨詢。

  “醫院説,他們的藥從來不在外面賣,那上面的專家也不是他們醫院的。”高偉以為這是鐵證了,“結果我爸説,人家那專家説,他是做科研的,不在醫院坐診。”

  高偉的父親堅信,這些保健品能幫助老伴恢復健康,他投入了全部積蓄。高偉估計起碼幾十萬元,“每次都買一萬多元的産品回來。”這些産品包括治療腦梗、改善體內循環、改變基因、割舌取血……

  父親責罵高偉是自己健康路上的攔路虎,“我是為了你媽好,你為什麼阻止?”每當這個時候,高偉就覺得孤立無援。

  心裏的痛只有自己知道

  和高偉一樣,找到陳傑的求助者曾經有過各種各樣的心理負擔。這些求助者有70後、80後、90後,有國家公職人員、小老板,也有留學生。他們有人説,“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勸,很無奈,如果家破人亡,那就是命中注定躲不過的人禍。”有人説,“心裏的痛,只有自己知道,這兩年快抑鬱了。”

  如果只是如此,高偉也許只是心煩,但去年9月,哥哥的意外成了他過不去的坎。

  因為不停地買保健品,父親的積蓄已經被掏空,他和母親每月近萬元的退休金外加外聘的收入所剩無幾,“有時,他還會向我和哥哥要錢。”

  高偉哥哥和父母住在一起,之前在母親的支持下,買了一輛6萬多元的轎車,開網約車。

  “我爸去年突然提出讓我哥還這6萬元錢。”得知此事時,高偉覺得很詫異,因為父親平時以前不是這樣的,“他的退休金比我哥的收入都高。”

  高偉的哥哥因此壓力很大,每天早出晚歸,開車時間越來越長,有一天突發腦溢血離世。“我媽覺得我哥的走,是和父親要他還錢有關。我也這麼認為,他和我談過,心理壓力很大。”但是高偉不能説,還要勸母親,“哥哥身體不好,和父親無關。”

  高偉説,有無數次,他想抄家夥找那些賣保健品的人打上一架。

  默契地不再提保健品的是非

  哥哥的離世,無形中緩解了高偉和父親之間的關係。

  有一天,他回到家,主動提出給父親洗洗腳。“我那段時間剛好看到一篇文章,説老人身體怎樣,最能從腳上反映出來。”

  高偉記得,父親聽到洗腳的提議,楞了一下。

  “我低頭洗的時候,感覺到他哭了,我不敢看他。”那是高偉第一次給父親洗腳,他發現,父親的雙腳有浮腫,小腿上還有一塊塊的淤青,“我哥走了後,他騎車接我哥的小孩上下學,著急的時候,腳蹬打在了腿上。”因為這次洗腳,父親對高偉的戒備小了很多,雖然依舊買保健品,但會主動和他聊天。高偉也不再和父親直接對抗,他不想刺激到老人。

  有時候,他給父親打電話,會問,今天去哪兒了?父親説,去聽課了。高偉不再炸毛,而是主動問,那學了什麼新的知識?

  從兩三個月前開始,高偉通過自己的渠道,帶一些進口藥品給母親,包括降壓藥、降血糖的藥,交給父親時,他説這是保健品,“上面都是外文,他看不懂。”

  父子倆很默契地不再提保健品的是非,尤其高偉,小心翼翼地避開這個話題。雖然他知道,這是根刺,會一直在。

  長談中,這個中年男人不止一次嘆氣。“我知道,我父親這樣,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這個做兒子的對他關心不夠,但我也不可能24小時陪在我爸身邊,我上有老,下也有小啊。人到中年,不如狗!”

  如何對付保健品傳銷

  這一年多,陳傑在實戰中有一些阻擊保健品的心得:

  1.兒女不要指責父母,會讓對方産生逆反心理。

  2.在父母家裏要善于發現蛛絲馬跡,重點觀察客廳、臥室兩個區域:一看是不是有傳單出現,一旦發現傳單,警報要立刻拉響,説明過不了幾天就要買新産品了。二看家裏是不是出現新的産品了,如果有,趕快想辦法取證。

  3.陳傑希望在不法保健品阻擊戰中,每個家庭都要網格化,比如推選出一位訓練有素的家人,定期探望老人,協助老人識別騙局,跟蹤投訴。如果一開始家裏只有一位老人購買,一定要爭取把另外一位發展為眼線。(記者 吳朝香)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春節紅燈籠小年夜點亮長安街
春節紅燈籠小年夜點亮長安街
春運路上的藏族姐妹
春運路上的藏族姐妹
忙碌的臨客餐車
忙碌的臨客餐車
河北滹沱河流域上演喜鵲戲金雕
河北滹沱河流域上演喜鵲戲金雕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601210045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