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千湖歸來”的江源蝶變——冬日探訪雪境黃河源見聞
2019-01-23 10:28:1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西寧1月23日電 題:“千湖歸來”的江源蝶變——冬日探訪雪境黃河源見聞

  新華社記者李亞光、張大川

(圖文互動)(1)“千湖歸來”的江源蝶變——冬日探訪雪境黃河源見聞

  1月17日,屹立在雪原之上的青海三江源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約古宗列保護分區標識。 新華社記者 李亞光 攝

  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瑪多縣素有“黃河源頭第一縣”“千湖之縣”的美譽。上世紀末,規模養殖、採挖沙金等人類活動與氣候變化活動交織,瑪多2000余個湖泊幹涸,牧民整整10年“守著源頭沒水喝”,“千湖”美譽已是虛名。

  近年來,國家先後在黃河源區投入7.15億元用于生態治理,當地生態退化趨勢得以遏制並趨于好轉,大量湖泊匿跡十數年後再次浸潤黃河源。數九寒天,新華社記者往返瑪多縣城和黃河源頭約古宗列,目睹耳聞了“千湖歸來”的江源蝶變。

(圖文互動)(2)“千湖歸來”的江源蝶變——冬日探訪雪境黃河源見聞

  1月17日,一群藏野驢奔跑在黃河源區的草原上。 新華社記者 張大川 攝

  雪域高原,銀裝素裹。記者一行一大早便向著200多公裏外的約古宗列出發,車輛顛簸茫茫雪原之上,很難分清哪邊是路,哪邊是草地和冰湖。

  風雪呼號的大地卻是野生動物的天堂。車窗外,一群藏原羚好奇地打量記者一行,它們在雪地裏競逐嬉戲、自由覓食。三三兩兩的藏野驢時不時和我們的車輛並行,這些性格倔強而可愛的野驢,非要超越車輛才肯善罷甘休。

  看見在雪地覓食的藏原羚,同行的當地生態管護員鬧哇説,近年來伴隨著生態向好,黃河源區牧草長勢喜人,盡管平均雪深超過15厘米,牧草也能冒出頭來,讓野生動物和家畜在冬季不至于挨餓。而在昔日的冬天,生態退化的瑪多苦不堪言。

(圖文互動)(3)“千湖歸來”的江源蝶變——冬日探訪雪境黃河源見聞

  1月17日,一群藏原羚在山間覓食。 新華社記者 張大川 攝

  三江源國家公園黃河源園區管委會專職副主任甘學斌告訴記者,上世紀60年代至80年代,瑪多曾是全國牧業首富縣,全縣不足6000人擁有近70萬牲畜。過度放牧很快帶來了生態惡果,草場退化、湖泊萎縮、黑土灘擴張。屋漏偏逢連夜雨,90年代持續多年的幹旱,更是讓當地2000余個湖泊不見蹤影。

  “那時候牛羊吃不上水,我們不得不頻繁轉場,有時候十幾天就要轉場。牛羊瘦得不成樣子,很多都挨不過冬天。”鬧哇説。言語間,同行的另一名生態管護員剛周指著窗外一段殘破的土坯墻説,那裏曾是他出生長大和成家立業的地方。

  在2006年,難以通過放牧來繼續維持生計的剛周一家,響應政府退牧還草的號召,同瑪多縣584戶牧民一道搬離了世代生活的草原。牧民分三路遷離故土,剛周一家遷往500多公裏外的海南藏族自治州同德縣。

  “為了保護生態,我離開了家鄉,依然是為了保護生態,2016年我再次返回家鄉,成為一名生態管護員。”剛周説,國家既然下定決心修復治理黃河源區生態,黃河源頭的牧民們也是當仁不讓。

  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生態保護處處長久謝説,2005年至今,國家在黃河源區相繼實施禁牧減畜、退牧還草等一係列生態項目,在101萬畝退化草場上種活了人工草,在2.94萬畝遺留礦區內覆土植草,如今,瑪多縣大小湖泊、坑塘恢復至44607個,“千湖之縣”美譽再度名副其實。

  “我們已經吃了破壞生態的虧,不能再讓子孫後代沒了活路。”鬧哇説,作為一名生態管護員,每周至少要巡護2次管護區域,監測並記錄野生動物分布情況,遇到生態違法行為及時制止並上報。

  甘學斌説,在牧民生態管護員的協助下,瑪多縣積極推進反盜獵、反盜採工作,近年來共查處各類生態違法案件52起,有力震懾了不法分子,野生動物數量逐年增加。

  “保護生態環境和提高群眾生産生活水平可以實現共贏。”瑪多縣委書記何海燕説,全縣已有3042名生態管護員通過從事生態保護工作獲得了對等收入,在未來,瑪多還將在保護生態的前提下,核定合理載畜量,促進生態畜牧業提質增效,同時探索建立國家公園生態體驗和訪客制,以展現黃河源頭風貌,促進當地牧民增收。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深夜巡查確保春運安全
深夜巡查確保春運安全
春節紅燈籠小年夜點亮長安街
春節紅燈籠小年夜點亮長安街
春運路上的藏族姐妹
春運路上的藏族姐妹
忙碌的臨客餐車
忙碌的臨客餐車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029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