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杭州一中學給教師放戀愛假 當地教育局:允許適度創新
2019-01-18 08:08:0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校辦公群向教師通知設“戀愛假”的決定,受到教師歡迎。受訪者供圖

  丁蘭實驗中學老師袁海明就“戀愛假”一事接受杭州電視臺採訪。杭州臺新聞截圖

  杭州一所中學的教師,每月可申請兩次半天的“戀愛假”,此事在網絡上受到關注。此舉引來“羨慕”聲,同時也招致不少疑問:多了“戀愛假”是否真的能脫單?公辦學校放假是否需要審批?

  昨天下午,新京報記者從杭州市江幹區教育局證實,這所“走紅”的學校名叫杭州市丁蘭實驗中學,係一所公立初中。該校工會主席樓旸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稱,該校有40%未婚老師,推出“戀愛假”,是根據“青年教師的需求”。

  對此,有教育專家表示,學校打“感情”牌,留住青年教師行為無可厚非,亦體現人文關懷。

  學校有“親子假”“幸福假”“戀愛假”

  “經校長辦公室會議討論決定,從本月起,未婚或已婚未育的老師,可享受戀愛假”。1月15日,丁蘭實驗中學的校辦公群裏,老師們收到了這樣一條消息。

  一趙姓校長向新京報記者介紹,丁蘭實驗中學有124名教師,1300余名學生,36個教學班。目前,單身的教師約有49名,已婚未生育的有4名。

  針對此情況,學校工會設立了“戀愛假”——每個月,在沒有排課且不影響教學工作的前提下,符合條件的老師可以申請兩次“戀愛假”。

  該校除了針對青年教師新推出的“戀愛假”,還有針對有子女教師的“親子假”,及面向年長教師群體設立的“幸福假”。

  教師葉瓊琦參加工作2年,擔任812班的班主任、科學老師,有男朋友,但未結婚,“計劃趁著工作日人少,我們去逛逛圖書館,抽空還可以回家陪陪爸媽。”

  教師黃楓去年入職“丁中”,剛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她説,沒想到自己還能享受到“戀愛假”。

  教育局:允許學校適度范圍內創新

  “丁中”走紅網絡,也引來網友質疑:公辦學校是否可以隨意設立假期?對此,浙江江幹區教育局回應表示,根據校方要求,教師會在教學任務外請假,只要是在適度范圍內,“我們還是允許學校有創新的”。

  針對“形式大于內容,‘戀愛假’並不能解決單身問題”的説法,該局回應稱,已注意到此説法,“這其實是個概念化的假期,只是針對未婚或已婚未孕的年輕人,希望他們可以在忙碌的工作外,能兼顧自己的個人生活”。

  上述教育局宣傳部門一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丁中”近兩年發展迅速,未婚教師已佔到總人數的40%,“新老師工作很辛苦,沒時間談戀愛或處理其他事”。學校的初衷是,希望在不影響工作的前提下,幫助他們調節工作和生活。

  聲音

  專家:打“感情”牌降低青年教師流動未嘗不可

  昨日,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該校此舉體現出校方對教職工的關心,在不影響教學情況下,是完全可取的,“是人性化做法”。

  熊丙奇曾發起過一項調查,數據顯示,中國60%的老師感到“壓力很大”,很多時間用于工作,很少有自己生活的空間。他表示,放“戀愛假”也是學校管理的一部分,“可以讓老師有更多時間和空間來做到生活和工作的平衡”。

  針對有報道稱“該校有40%未婚老師”,熊丙奇分析認為,此情況反映出該校青年教師較多,且教師結構不太平衡,或者師資流動性大。他提到,教師隊伍是“事業留人、感情留人”,這意味著關注教師群體,除了關注其事業發展,還要考慮到教師個體的情感需求,每個學校應針對不同情況,來關懷教師。打“感情”牌,通過“感情留人”未嘗不可。

  但是否能通過此舉降低該校教師單身率,熊丙奇認為,“還要看教師如何規劃自己的人生及發展”。

  ■ 對話

  學校工會主席樓旸

  “會長期推行,接受外界監督”

  新京報:為何想給教師放“戀愛假”?

  樓旸:大家都知道老師工作戰線長,特別是到了期末時間,老師們非常辛苦。看到老師們這種狀態,作為學校層面很心疼,所以設立這種假期,希望增加老師們的幸福感。

  新京報:出臺前是否進行過調研?

  樓旸:之前有“親子假”,覆蓋教師群體范圍較窄,所以有些老師半開玩笑地説,有沒有“戀愛假”,基于此,我們工會才想到要給老師們一個“戀愛假”的福利。校方希望使這個福利公平化和全員化,才對假期做了一定調整。

  新京報:學校還有哪些特殊假期?

  樓旸:學校現在有三個假期——針對未婚、已婚未生育的老師設立“戀愛假”;針對有小孩、有家庭的老師設立“親子假”;針對年齡較長的老師設立“幸福假”。

  新京報:教師平時工作節奏是怎樣的?

  樓旸:有雙休日。以班主任為例,一般早上6點40,到班級組織紀律,主任和值周老師會辛苦一些,學生們到校時間較早;下午正常下班時間是5點,但有些老師會留下來批改作業。

  新京報:教師對該措施的反饋如何?有老師休假嗎?

  樓旸:老師們對于設立這種假期非常開心,可以兼顧家庭和工作,他們跟我説,感覺壓力有減輕。目前還沒有教師來請假,因為這個“戀愛假”才出臺,時間很短,未來會長期推行下去的,接受外界監督。

  新京報:學生家長是否知曉“戀愛假”?

  樓旸:沒有專門告知家長,設立這個假期時間還比較短。當然,放假的前提是不會讓老師們耽誤教學工作,學校還是以學生教育為主。

  學校教師黃楓

  “福利假期增加了對工作的熱情”

  新京報:你主要教授哪門學科?

  黃楓:我教七年級的美術課,是名美術老師。

  新京報:平時在學校的工作節奏如何?

  黃楓:節奏還可以,整體來説比較充實。如果想要不斷提高自己的話,肯定是要自己多去找一些事情做。我自己是新老師,可能會在教學之外,自己想辦法去多做一些,如多花些時間去修改教案,構思一堂課應該如何上好,採取怎樣的授課模式能提高學生對課堂的注意力和興趣等。

  新京報:怎麼看學校設立的“戀愛假”?

  黃楓:我覺得挺好的,也沒有感覺到意外,因為學校之前就有其他福利性假期。我是美術老師,對藝術、繪畫作品等非常感興趣。我感覺可以充分利用起這半天時間,約人去看看藝術展之類的,半天時間也是足夠的。

  新京報:計劃何時休這個假期?

  黃楓:暫時還沒有計劃。我們學校現在正值期末階段,每個老師都挺忙的,所以大家目前還沒有人去申請這個假。

  新京報:在什麼情況下你會申請該假期?

  黃楓:在不影響我的課的時候吧。比如我這個半天沒有課,也沒有其他工作要處理,我可能會請假調節一下自己,調節一下工作,緩解一下壓力。

  新京報:福利假期會增加你的工作熱情嗎?

  黃楓:那肯定會。學校推出這個假期的目的就是提高老師的幸福感,考慮到老師工作忙,會給你一段時間,緩解一下自己,確實是在為老師考慮,也是非常體現人文關懷的行為。我覺得還蠻好的。(記者 李一凡 實習生 羅婧儀 曹夢怡 蔡賢傑)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國門下的鐵路衛士
國門下的鐵路衛士
寒假時光覓“書香”
寒假時光覓“書香”
再現逝去的蒸汽時代
再現逝去的蒸汽時代
寒假前的安全教育
寒假前的安全教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4006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