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調查組進駐第三天 華林周圍“空了”
2019-01-17 07:33:14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年收入超過所在地政府財政收入 華林集團如今門可羅雀 培訓小集市已關張

曾經熱鬧的華林集團門前如今空無一人

  黃驊這座滄州下轄的華北小城,過去令人有所耳聞的只是黃驊港,但是這一次,卻是因為涉嫌傳銷的華林集團而引發諸多關注。

  15日晚間,滄州市委宣傳部在微信公眾號“滄州發布”發布消息稱,自聯合調查組進駐華林公司以來,經過緊張的工作,初步查明,該公司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目前,公司主要負責人和相關人員已被警方控制。對該案我們將依法依規,徹查嚴辦”。

  實地探訪

  公司全部放假 周邊飯館小超市已關門

  1月15日,星期二,晴,許是有風的緣故,黃驊的天空分外藍。

  出租車司機范磊(化名)早上7點就出車了,他説想多拉些活,“最近客人太少了”。可沒想到從7點到11點四個小時內,他只拉了四個客人,還都是短途。范磊有些沮喪,“這和之前相比差太多了”。

  這一天是聯合調查組進駐華林集團開展全面調查的第三天,與之前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的情形不同的是,華林集團總部周邊卻頗為冷清。公司大門關閉,只偶爾能看到有人出入。門衛稱,公司已經全部放假,有什麼事情春節之後再説。

  “配合調查唄。”一名知情人士稱,權健的事情,讓華林受到了牽連,2018年12月底的會議開完後,公司就放假了,“原本定于1月份召開的會都取消了”。

  北京青年報記者注意到,目前華林集團旁邊的壽源酒店股份有限公司的招牌已經被撤下,酒店的名字也已經看不到了。不僅如此,華林集團周邊的飯館、小超市等都已經關門,而其附近一個專門賣DDS産品以及有相關培訓的小集市也已經人去房空。

  集市中的一名老板稱,市場關閉是華林公司通知的,已經關了幾天了,具體什麼時候開門還不知道,“能開的時候,公司會再通知的”。這名老板在市場裏賣的是DDS按摩器的相關配件,“人多的時候,生意還可以”。

  曾年均10萬人參觀 小商家現在愁客源

  提起華林,幾乎黃驊人都知道。

  根據黃驊市政府工作報告,2017年黃驊市全部財政收入為33.2億元,而一個華林集團在2017年的銷售收入就為39億元。

  “不開會了,受權健被查的牽連了。”黃驊人張偉(化名)説。早前,他聽説,不少人去華林公司鬧事,有關部門就把華林公司給封了,“有十多天了”。

  張偉説他聽過華林的銷售模式,“就是傳銷”。但他的説法卻遭到了前述知情人士的否認,“有直銷牌照,怎麼是傳銷?”該人士強調,這次華林就是受到權健的牽連。

  相比權健總部,華林集團的佔地面積並不算大,而且就在主幹道旁。北青報記者發現,在其一公裏范圍內,有大小賓館、旅店十余家,前來華林參加培訓的“學員”們,除了入住華林自己的賓館,人多時,也會選擇此類賓館入住,“如果有會議,至少得提前一周訂房。”一家賓館的前臺稱。

  “今年大概是沒什麼收入了。”另一家賓館的老板顯得特別焦慮,他直言,自己這邊的主要收入就來自于參加華林培訓的“學員”。權健的事情出來後,他們一直就挺擔心,“之前訂房的,基本都已經退訂了”。

  這名老板拒不透露住房價格,但他承認,人多的時候,不僅周圍的賓館會住滿,而且每個房間都是要加床的,“我這邊住100多人是沒問題的”。

  此前,范磊一直在華林集團周圍“趴活”,只要有人去參加培訓,生意就不錯,“那時候一天高鐵站能來回好幾趟。”范磊説,不僅是出租車,就連周邊的飯店、小超市、賓館也都跟著“沾光”。范磊之前拉過的學員,有直接加盟的,也有就當旅遊的。

  2016年5月27日,華林集團官網曾刊發文章《渤海新區多項目開工,華林位列其中大放光華》,華林董事長劉德林在文中披露,“據統計,2008年後,每年來華林參觀考察的人高達10萬人次,給黃驊的交通、運輸、物流、餐飲、住宿、特産等領域帶來了巨大收益”。

  公司揭秘

  董事長跨界多 從生産隊長到鍋爐廠長

  從目前各種介紹來看,河北華林集團董事長、總裁劉德林履歷亮眼,經歷也頗為豐富,是清華大學MBA畢業、河北省優秀企業家、黃驊市政協常委,擔任過生産隊長、鄉鎮企業保健醫生、公社磚瓦廠廠長、公社綜合廠廠長、市屬企業無壓鍋爐廠廠長等職務。

  2003年“非典”期間,劉德林開始研究如何進行苜蓿産品的深加工。為此,他曾多次帶著苜蓿前往北京,希望進行産品開發。最終,他找到國家重點科技項目學術帶頭人李建民教授,最終研制出苜蓿營養健康食品,定名為營養代謝酸鹼平衡調節劑,即“酸鹼平”。此後,華林逐漸切入直銷。

  作為黃驊人,劉德林在當地如魚得水。北青報記者查閱到的相關新聞顯示,2014年、2015年,劉德林先後獲得黃驊市優秀企業家稱號,還曾獲得2014年度的捐資助教獎。2016年,劉德林出資600萬支持家鄉建設,被黃驊市委授予“鄉賢典范”榮譽稱號,還因此接受了央視的採訪。

  華林官網發布的文章顯示,2017年7月11日,華林總部新大廈開工奠基儀式舉行。“華林總部大廈總規劃用地103.8畝,建築面積20萬平方米,預計投資6億元,主體由華林總部、酸鹼平總部和壽源總部構成。”

  然而,天眼查信息顯示,華林大廈位于市區渤海路附近,2016年時購買的價格為3350萬元。如今華林大廈已經停工,工地也空無一人,看來預計2019年竣工的日期,也要遙遙無期了。

  所謂生産專利 “酸鹼平”根本沒拿到

  按照華林經銷商的説法,“華林酸鹼平”生物電滲析療法已經正式作為代替醫藥處方被國家衛生部批準。這是1986年提出的一種高新技術,在華林集團的對外宣傳中,華林酸鹼平DDS按摩器曾獲得了美國FDA的認證,而北青報記者在FDA的官方網站PMA(上市前審批)和510(k)s(上市前通知)兩項中都沒有查詢到華林酸鹼平DDS按摩器的醫療器械認證資料。

  北青報記者查閱的相關資料顯示,2006年10月,劉德林為酸鹼平生物電按摩器申請發明專利。申請説明顯示,這是一種涉及人體理療按摩的裝置,具體為一種酸鹼平生物電按摩器。據劉德林介紹,該發明按摩器具有活化細胞、凈化血液,使體液保持酸鹼平衡、提升人體自然治愈力等功能,從而使人體達到最佳狀態。

  2008年10月,該專利進入實質審查的階段,2011年9月,該專利的狀態顯示為“發明專利申請公布後被駁回”。

  對此,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張新年律師在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指出,依據有關規定,專利申請分為:提交申請、受理、初審審查、發明專利公布、實質審查、授權及授權公告、下發專利證書等七個階段。

  實質審查是發明專利申請在授權以前必經的一個階段。申請人需在申請日(最早優先權日)起3年內提交實質審查請求。也可以在申請文件遞交的同時提交實質審查請求,以加快審查員對申請文件的審查速度。

  “專利實質審查的時間一般是6-18個月。”張新年説,發明專利申請被駁回就是專利申請沒有被通過,“因為申請文件存在明顯實質性缺陷,修改後仍然沒有被消除”。

  案例佐證

  傳銷還是直銷? “傳銷”事實早被認定

  此外,盡管華林在2015年拿到了直銷牌照,但有關判決書卻顯示,2015年之前,河北華林酸鹼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確實是以傳銷組織的形式存在的。

  2014年,張某甲、王某甲、廖某甲、文某等12人被河北省任丘市檢察院以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提起公訴。根據檢察院的指控,2013年至2014年4月6日,張某甲、王某甲、廖某甲、文某等12人在任丘市謝劉場村、香港街、林業局平房等地租住房屋,以河北華林酸鹼平科技有限公司的名義發展傳銷組織,組織領導70余人參加傳銷活動。最終,這些人員以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被河北省任丘市法院分別判處8-9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並處以一定數量的罰金。

  公訴書顯示,上述12人以發展人員的數量為依據,建立組織層級,並以此作為返利依據。其在傳銷組織內部層級為主任以上級別,並在傳銷組織內部承擔寢室人員管理、組織人員上課、發展下線的職責。

  在這份判決書中,北青報記者注意到,12個人都提到了傳銷組織的名稱是“河北華林酸鹼平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營銷的産品是按摩器,3900元一套,但他們都沒有見過産品,不過産品通過下線或者下線的下線賣出去後,會有相應的提成。

  而在北青報記者的採訪中,華林的經銷商們始終不承認華林是傳銷,但北青報記者在裁判文書網上發現的一份行政判決書,卻牽出了“華林”曾被襄汾市工商局認定為傳銷的事實。

  這份宣判時間為2018年2月的判決書中顯示,2015年11月,賈某煥向河北華林酸鹼平生物技術有限公司交了12500元購買了DDS按摩器及相關産品成為其加盟商,同時還取得介紹他人加盟、獲取介紹費的資格。判決書顯示,賈某煥從事DDS按摩器經營模式為:必須交錢購買DDS按摩器、承認技術,才有資格加盟河北華林公司,才能介紹他人加盟,獲取介紹費。

  1月16日上午,北青報記者聯係了黃驊市委宣傳部新聞科,一名工作人員稱,調查組是市領導擔任主要成員,其也是通過通報了解情況的。“調查組具體是哪些單位組成的,我也沒辦法説。”工作人員稱,如果想了解具體情況,建議還是關注政府官方網站。

  (記者 張蕊)

  “華林”事件發酵時間表

  2018年12月底,權健被查,華林放假,有人前往華林門口維權。

  2019年1月9日,河南都市頻道報道華林涉嫌“傳銷”,兩天後華林在河南商丘的會場已經被查封。

  1月13日,“滄州發布”發布消息稱,黃驊市委、市政府組成聯合調查組進駐企業,正在開展全面調查。

  1月15日,“滄州發布”再次發布消息稱,初步查明,華林公司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

  相關新聞

  權健全國客服開通 退貨只能先登記

  “權健”倒下,讓許多經銷商以及購買了其産品的消費者苦不堪言,“我這些天什麼事情都沒做,就一直想問問權健,我手裏的貨怎麼辦”。權健的一名經銷商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權健一出事,他十幾萬的貨都“砸”手裏了,“能退一點是一點兒”。

  並非只有上述經銷商遇到這樣的問題,在北青報記者的採訪中,不少人手中還有權健的産品,金額從幾千元到幾萬元不等,“權健的客服就讓留了姓名、電話什麼的,也沒説什麼時候給回復。”一名權健産品的購買者説。

  1月16日上午,北青報記者撥通了權健集團的全國客服熱線詢問“退貨相關事宜”,工作人員稱,可以先留下姓名、電話、身份證號等相關信息,“先記錄,然後去反饋”。

  工作人員説,目前暫時不可以直接退貨,只能先留相關信息,退貨的具體時間不太好説,是否能退也不好説,“現在具體的事情都沒有辦法回復”。

  提及權健公司目前的狀況,該工作人員稱,公司正在積極配合相關部門的調查,等調查結果出來之後,政府會有後續的解決方案。

  對于“束昱輝被批捕”的問題,“關于這個事情,我沒有辦法回復”。該工作人員如是回答。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古閣飄雪
古閣飄雪
白鵜鶘“作客”海口
白鵜鶘“作客”海口
排練“中國娃” 迎接中國年
排練“中國娃” 迎接中國年
探訪新疆瑪依塔斯風區
探訪新疆瑪依塔斯風區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6112400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