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青藏高原發現首個史前洞穴遺址 距今至少4000年
2019-01-10 08:40:37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梅龍達普洞內的紅色岩畫

  日前,考古學家在西藏阿裏發現了青藏高原科學考古迄今為止發掘的首個史前洞穴遺址——梅龍達普洞穴遺址,遺址位于阿裏地區革吉縣,海拔約4600米,由一字排開的兩個獨立洞穴組成,其中一處洞穴面積1000余平方米,另一處約250平方米。遺址內發掘出新石器時代晚期古人類已經掌握使用的人造細石工具,距今至少4000年。與周口店“北京人”等中原考古相比,這處遺址年代雖晚得多,但是對于青藏高原的考古來説,仍是意義非凡。

  四千多年前洞穴對考古意義重大

  與所有洞穴文化遺址考古一樣,梅龍達普洞穴遺址細節剛一現世,首先帶給人們的是神秘感:形狀規整的細石葉,沙陶片、泥陶片,瑪瑙、燧石、黑曜石,還有紅色岩畫。

  原內蒙古考古研究所研究員石文斌告訴記者,這次考古發掘意義重大,碳樣檢測確定了年代為4000多年前,當時我國處于新石器時代晚期,而青藏高原自然條件和生活環境惡劣,人類從何時開始在這裏從事生産、定居生活?這次發掘一定會給出更為明晰的答案。更令人興奮的是,洞穴中還發現了幾何紋飾的彩色壁畫,這對研究青藏高原先民的圖騰崇拜、宗教信仰、藝術發展水平具有十分重大的價值。

  “按照工作程序,接下來,考古學者在繼續發掘的同時,將會對出土的文物和信息進行整合與深入研究,這是一個十分繁雜的過程,從工具的制作工藝、岩畫的繪制手法、地層結構、周邊環境等多方面入手,經過細致的研究和推理,得出科學結論。如果研究的結果能與當地其他的考古研究甚至是歷史記載相吻合,那將是梅龍達普洞穴遺址考古的巨大成功,對我國的考古意義重大。”石文斌説。

  或可確定高原細石器文化起始年代

  遼闊的青藏高原是整個中華民族文化發祥地之一。但是,由于高原地理環境和其他因素的限制,考古工作者僅在20世紀的前半期,于甘肅、青海接壤的黃河兩岸,曾有一些採集和發現;進入50年代以後,才在整個高原開展了考古調查發掘。

  關于舊石器時代的生活遺址,考古學家曾在青藏高原西部阿裏地區,東部橫斷山,北部昆侖山,南部喜馬拉雅山區,採集到打制石器;中石器時代的遺跡,經初步鑒定,有申扎、聶拉木兩處;新石器時代的遺跡,幾乎遍布西藏自治區及毗鄰地區,分別有石器和其他器物發現。

  “但是,考古學界普遍認為,青藏高原的細石器文化時代的具體起始時間尚有待新的證據確定。”郭海民強調説,“而這次梅龍達普洞穴遺址的發掘研究,特別是已經出土的典型細石器,很可能讓這個問題有所突破。”

  據了解,細石器文化是指以使用形狀細小的打制石器為標志的人類物質文化發展階段。從那時起,人類學會了用打擊法打出細石核、細石葉及其加工品,是人類生産力在舊石器時代基礎之上的一次大飛躍。國際上普遍認為,這一時期一般出現于舊石器時代晚期,盛行于中石器時代和新石器時代初期。

  赤峰市文化局退休學者郭海民介紹説:“從現有的資料記載來看,我國西域地區的細石器遺存,多見于河岸階地、湖岸及有泉水涌出的地方,而梅龍達普洞穴遺址緊鄰獅泉河,而且還是獅泉河的源頭。所以,通過這一遺址的發現和發掘,我們首先可以確定這是一處細石器時代遺址,除此之外,從洞穴面積的大小和周邊河流的地理環境,我們還可以推斷,這處遺址應該不是一處零散的原始人類居住地,而是一處較大的人類聚居區。希望當地的考古學家能夠經過進一步發掘研究,最終確定青藏高原細石器文化的更多未解謎題。”(記者 張景陽)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梅花開 引鳥來
梅花開 引鳥來
小企鵝上“幼兒園”
小企鵝上“幼兒園”
“水墨”龍門
“水墨”龍門
多地迎來降雪天氣
多地迎來降雪天氣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3969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