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三次送檢為何結果不同?浙江三門“問題跑道”事件追蹤
2019-01-07 14:56:0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杭州1月7日電 題:三次送檢為何結果不同?浙江三門“問題跑道”事件追蹤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黃筱 唐弢

  近日,一則“浙江校園現‘問題跑道’”的消息引發輿論關注。記者了解到,目前,該學校的塑膠跑道已鏟除,相關責任人被處理,但部分家長對孩子健康仍存擔憂。

  那麼,學生身體出現不適症狀,究竟與跑道有沒有關係?帶著這個疑問,記者趕赴涉事學校——浙江省臺州市三門縣實驗小學,展開調查採訪。

  跑道建好後,部分學生出現不適症狀

  “開學一個多星期後,孩子出現了頭痛咳嗽的症狀。”“最近兩個多月我女兒在家,去了幾次學校回來後身體起紅疹。”“孩子本來體質很好,但從9月中旬到現在斷斷續續流過好幾次鼻血。”三門縣實驗小學家長王芳、陳麗、趙晨(以上均為化名)這樣描述2018年秋季開學後自己孩子身體出現的“怪現象”。

  原以為是小問題的家長們漸漸發現,校園裏新建的一條塑膠跑道可能是原因。“孩子回家説學校裏有一股很難聞的味道,聞著就想吐。”王芳説自己接孩子放學時也聞到有刺鼻的塑膠味。

  也有家長表示,基本上沒有聞到什麼味道。胡正平(化名)的孫子在該校讀六年級,孫女是該校一年級學生,兩個孩子都沒有出現不適症狀。

  鄭華倩(化名)的兒子是四年級學生,孩子喜歡打籃球,每天放學後都會在學校玩過籃球再回家。“有時我去接他,看著他們玩累了,趴在操場跑道上,皮膚直接接觸跑道地面,回家後也沒出現問題。”

  記者走訪周邊居民和該校老師了解到,與塑膠跑道同步施工的,還有校園教學樓外立面翻新項目,去年9月中旬鄰近小學的另幾處建築也有一些裝修工程在進行。

  據三門縣教育局副局長李宗田介紹,校方和教育部門于去年11月27日邀請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的相關專家赴三門,指導三門縣人民醫院的醫生為全校學生體檢,包含血常規、尿常規、腎功能、肝功能、胸片等七個體檢項目。

  三門縣人民醫院相關負責人表示,1777名學生中有1594人參加體檢。體檢結束後,兩家省級醫院的專家組進行集體會診。根據會診結果,專家組認為,56名學生的指標異常存在臨床意義,目前無法確定與塑膠跑道有必然關聯性。

  為進一步查明孩子異常症狀的原因,7位家長把孩子帶到北京做全面身體檢查,均未檢查出毒素殘留,但部分孩子被診斷為過敏性鼻炎、咳嗽變異性哮喘等疾病。

  只要出現一項數據超標,就鏟除跑道

  1月5日,記者來到三門縣實驗小學。該校總佔地面積11畝,四周高樓環繞,類似“四合院”結構,操場位于中央,像“天井洼地”,是學校唯一的運動場地,也是教學樓的過道。部分家長認為,學校周圍建築布局不夠空曠通透,可能會影響塑膠跑道味道散發。

  記者看到,校園裏跑道已被鏟除。學校老師反映,目前該校教學秩序正常,由于操場正在修整,為確保學生安全,周圍用磚塊壘起約1米多高的圍墻,並下挖30公分鏟除水泥地基層,現已重新進行水泥地澆築。

  當初,這條跑道的施工方是否具備資質、有無合規施工?塑膠跑道材料有無超標?都成為關注的焦點。

  2018年7月,三門縣實驗小學運動場地改造工程在網上發布招標公告,要求投標人資質是“市政公用工程施工總承包三級及以上”,後三門縣中誠建設有限公司中標,中標價格77.73萬元。據記者調查了解,該項目施工所用原材料來自于廣東東莞市華體體育設施有限公司,該公司具備研發産銷體育場地鋪裝材料的營業執照。

  記者輾轉找到該公司副總經理、項目負責人張波,他説,近年來 “問題跑道”屢屢出現,公司比較謹慎,但由于前期檢測審核手續復雜,加上三門夏季臺汛期多雨,跑道正式施工時間確實稍晚,在跑道完工後的第二天,學校就迎來了開學。

  張波説,跑道塑膠由環保顆粒制作,項目施工前後,相關原料及成品樣品送至浙江省體育用品質量檢驗中心檢測,均符合國標GB/T 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面層》(以下簡稱“2011年國標”)要求。

  但這份報告並未打消一些家長的疑慮。去年10月初,部分家長委托杭州普洛賽斯檢測科技有限公司進行檢測,該檢測報告顯示甲醛釋放量為0.23mg/(m2﹒h),按照“2011年國標”限值為0.1mg/(m2﹒h)是超標,而按2018年11月1日施行的“新國標”限值0.4mg/(m2﹒h),則是不超標。同時,若以“新國標”為參照,部分鄰苯二甲酸酯類物質含量超標,而“2011年國標”則未將此類物質列入檢測范圍。

  2018年11月4日,三門縣教育局會同校方、施工方、監理方及家長代表共同對塑膠場地再次取樣封存,並送往共同選定的上海華測檢測機構進行檢測。報告顯示,對照“2011年國標”,各項指標均符合標準;但對照2018年11月1日施行的“新國標”,總揮發性有機化合物(TVOC)為16.18mg/(m2﹒h),而參考限值則是5.0 mg/(m2﹒h)。據了解,TVOC為“新國標”新增檢測項目,“2011年國標”中並不涉及。

  針對這些數據指標為何會有前後出入,專家表示,由于取樣點、取樣環境、取樣手法不同等原因,檢測結果可能會出現數據差異。

  根據此前相關部門對家長代表的承諾:必須把學生健康放在首位,以最嚴要求、最新標準對待檢測結果。無論是新舊“國標”,只要出現一項數據超標即鏟除跑道。2018年11月16日下午檢測報告出來,第二天多方代表現場監督縣實驗小學跑道鏟除。

  希望孩子的健康不受影響、“消失的跑道”早日歸來

  近年來,北京、江蘇等多地發生校園塑膠跑道不合格事件。2018年11月1日開始,交付使用的中小學合成材料面層運動場地必須執行“新國標”,塑膠跑道建設將更為規范。據報道,與相關的“舊國標”相比,“新國標”不僅從“國家推薦標準”變為“國家強制標準”,還對校園塑膠跑道建設中可能産生的18種有害物質的限定做出規定。

  在浙江省人民醫院呼吸內科副主任李亞清看來,這些有害物質對鼻咽部有刺激作用,會出現咳嗽、鼻腔難受等症狀,對于體質敏感人群是引發過敏性鼻炎、哮喘、流鼻血的一個誘因,關鍵在于脫離致敏環境。

  華中科技大學化工與化學學院教授鐘芳銳表示,由于跑道是暴露在室外環境下,測試環境、取樣手段等會影響檢測結果,所以這些物質對學生危害有多大還需視個體情況來看。

  針對跑道問題,三門縣政府成立專項調查組對事件進行調查,根據初步調查結果,三門中誠建設有限公司在建設管理中存在違約行為,縣實驗小學作為業主單位存在管理不力的問題,縣教育局基建科指導監督不到位。

  據了解,行業主管部門根據《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建設工程勘察設計管理條例》等相關規定,已對該工程的設計單位、監理單位、施工單位進行立案。同時,三門縣教育局免去梅強縣實驗小學校長職務及張斌縣教育局基建科科長職務。三門縣監委對梅強、張斌以及項目聯係人方才徵、包叢華、馬驍等五人進行監察立案。

  記者了解到,部分學生家長擔心塑膠出現的超標物質可能對身體有長遠影響,希望教育部門能持續關注學生健康。而另一部分學生身體未受影響,但無法在校園裏開展正常的體育活動,他們則希望“消失的跑道”早日歸來。

  對家長最為關心的學生健康問題,教育部門表示,將組織醫院專家對體檢指標有臨床意義的學生予以持續跟蹤密切關注,根據學生身體情況開展下一步復查診斷,對學生的健康負責。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三次送檢為何結果不同?浙江三門“問題跑道”事件追蹤-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81123957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