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電子商務協會“被判死刑”的背後:內鬥頻發公章被挾持
2018-12-25 07:50:25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2月20日,某知名互聯網公司公關總監楊婷(化名)在朋友圈曬出了一張她所供職的公司剛剛獲得的榮譽證書:2018年度電子商務垂直領域最具品牌價值獎。她想不到的是,就在當天,頒發這份榮譽證書的單位之一——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因連續三年未接受年檢被民政部撤銷登記。

  撤銷登記後,該協會馬上進入嚴重違法失信名單,這種頂格的行政處罰對于全國性行業協會來説極為罕見。

  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採訪獲悉,在該協會內部,設立了眾多分會、研究院、專業委員會等分支機構,吸納眾多企業加入,並為企業有償頒發證書;而協會內部一些機構設置功能相似、疊床架屋。多位內部人士表示,該協會內部派係鬥爭頻發,公章印鑒被私自持有,也是導致其未能及時參加社會組織年檢的原因之一。

  撤銷登記相當于“被判死刑”

  12月20日,民政部官網公布的一則行政處罰消息引起廣泛關注: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存在連續三年未按規定接受全國性社會團體年度檢查的違法行為,違反了《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第二十八條的規定,情節嚴重。依據《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第三十條第一款第(三)項的規定,民政部對中國電子商務協會作出撤銷登記的行政處罰。

  同時,依據《社會組織信用資訊管理辦法》的規定,自行政處罰決定生效之日起,民政部將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列入社會組織嚴重違法失信名單。

  “撤銷登記對于一個社會組織來説相當于被‘判處死刑’。”上海交通大學中國公益發展研究院院長、國際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社會組織研究專家徐家良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撤銷登記後,該協會馬上就進入嚴重違法失信名單,“相當于這個機構不存在了”。

  撤銷登記帶來的影響對該協會是毀滅性的。徐家良表示,撤銷登記將對中國電子商務協會的聲譽造成損失,由于成立全國性社會組織以及隨後的換屆等工作程式都要到民政部備案,該協會的會長、理事長、秘書長等負責人將會在民政部留下工作存在瑕疵的記錄,如果下一次他們還想申請擔任其他社會組織的相關負責人,“民政部社會組織管理局相關部門將查看申請人是否有不良記錄,對下一個社會組織的登記會産生影響”。

  記者注意到,在這一行政處罰決定公布當天,中國電子商務協會正在一南一北主辦兩項活動:在浙江省金華市,該協會與金華市政府共同舉辦“第四屆全球跨境電商大會”;在北京,該協會與中國行動通訊聯合會共同舉辦“第五屆世界電子商務大會”。後者即是楊婷所在的互聯網公司獲頒證書的活動。

  該協會在其官網的自我介紹中,特別強調“其業務活動受工信部的指導和民政部的監督管理,不受地區、部門、行業、所有制限制”。不過,隨著民政部行政處罰資訊的公布,這些“不受限制的活動”將終結。民政部通報指出,依據《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第十九條和第二十條的規定,中國電子商務協會被撤銷登記後,應成立清算組織,完成清算工作並辦理注銷登記。清算期間,不得開展清算以外的活動。

  “‘被判死刑’當然不能繼續活動,這個社會組織都不存在了,下屬的分支機構自然也就喪失了存在基礎。”徐家良表示,如果今後中國電子商務協會繼續開展活動,民政部社會組織行政執法部門將會依法採取強制取締措施。

  連續三年未年檢,疑因領導層有矛盾

  “年檢是社會組織很重要的一項工作。社會組織注冊登記以後要面臨的第一項工作就是年度檢查。按照《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兩年沒登記就要受到處罰,連續三年沒有年檢更説不過去。”中國電子商務協會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讓徐家良感到不解。

  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在發稿前兩次致電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執行秘書長萬東輝,他都表示“正在與相關部委溝通”,對于該協會的情況不便多説。

  而該協會下屬某專業委員會負責人李明(化名)向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透露,該協會領導層面長期存在矛盾和分歧。據李明介紹,中國電子商務協會自2000年6月成立以來,第一、二任理事長由宋玲擔任。2011年,協會未召開換屆會議,新任理事長張會生未經會員代表大會選舉便上任工作。隨後,中國電子商務協會的原業務主管單位工業和信息化部責令宋玲重新主持完成換屆工作,選舉産生新的主要負責人。但中國電子商務協會的公章和印鑒被張會生持有,無法參加社團年檢。

  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官網顯示,該協會理事長為宋玲。而公開資訊中,張會生對外仍以中國電子商務協會會長或理事長的身份參加活動或接受採訪。該協會下屬的另一個專業委員會負責人趙先奎(化名)也印證了李明的説法。他告訴記者,近幾年民政部一直要求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參加年檢,但由于協會內部的運營管理分成了兩個派係,協會公章被其中一個派係掌握,導致無法辦理年檢。

  同一領域設立多個分支機構

  兩大派係的糾紛直接導致了該協會在同一領域下設立多個業務相似甚至重疊的分支機構。多位內部人士告訴記者,中國電子商務協會的公章和印鑒被私自持有後,不少二級分支機構陸續成立,並頻繁與各類機構、企業開展合作。

  以金融科技領域為例,在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名下設立了互聯網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委員會、金融科技研究院、互聯網金融旅遊委員會、數字金融研究院等多個機構。

  類似情況也出現在區塊鏈等領域。今年11月9日,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區塊鏈技術研究院在北京成立,該研究院自述其主要負責區塊鏈行業的應用發展,擔負區塊鏈行業標準制定、技術研發、應用及推廣的重要職責,該研究院院長許立威為宇宙鏈PAC創始人,秘書長為杭州旅梵區塊鏈技術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呂帆。

  而在今年1月,一個名為“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區塊鏈專業委員會”的機構就已成立,該委員會官網資訊顯示,其職責與上述區塊鏈研究院幾乎一致:主要負責區塊鏈行業的應用發展,擔負區塊鏈行業標準制定、技術研發、應用及推廣的重要職責。該區塊鏈專委會的負責人是另一撥人馬:深圳眾贏創客網絡數字科技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張治平擔任該專委會秘書長,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副秘書長聶韻擔任該專委會監事會主任。

  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注意到,在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名義下,設立了多個專委會、分會、研究院等分支機構,涉及數字金融、區塊鏈、B2B電商、二手車、農産品、電子商務法等眾多領域。在該協會官網的“協會動態”一欄,81條消息幾乎每一條都是該協會成立專委會、分會、研究中心等的消息,每個分支機構幾乎都吸收了大量企業成為成員。

  有償為企業頒發證書

  某互聯網金融公司市場總監邱傑(化名)表示,近幾年有不少互聯網金融公司獲得了以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名義頒發的“誠信龍頭單位”、“AAA級信用企業”等證書。邱傑供職的公司在繳納了數萬元年費後,也成為中國電子商務協會的正式會員。此後幾年,在相繼付出相應的費用後,她所供職的公司又陸續獲得了該協會頒發的“中國互聯網誠信示范企業”“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反欺詐係統介入單位”等證書。

  另一家互聯網領域的行業協會執行秘書長侯麗(化名)向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表示,早在十多年前電子商務剛興起時,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內部就設立了一個認證部,給企業或者個人提供認證,頒發證書,很多企業也樂于買賬。“這是典型的協會‘亂收費’行為。”徐家良指出,在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後續的清算活動中,涉及到的違法違規行為依然要“拉清單”梳理,逃不過法律制裁。

  而一些獲得證書的企業,相繼出現問題,也讓人們對頒發證書的協會産生質疑。今年5月,互聯網金融平臺“民信貸”疑出現資金鏈斷裂,被警方調查。而在3個月前,“民信貸”獲得了中國電子商務協會頒布的“企業信用評價AAA級信用企業”證書。

  另一家引發全國關注的非法集資平臺,曾在2014年10月獲得由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和其他機構聯合頒發的“中國互聯網誠信示范企業”榮譽稱號;還有一家已經暴雷的互聯網金融公司資邦金服及其P2P平臺“唐小僧”曾在其官網展示,稱其已接入“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反欺詐係統”。

  記者注意到,該協會給企業頒發的“反欺詐係統介入單位證書”上特意注明:本證書不代表對接入機構內部控制、風險管理、技術安全、持續合規的保證。

  除了互聯網金融領域,以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名義頒發的證書還出現在許多區塊鏈公司中。

  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了解到,已有一些區塊鏈公司或從業者獲得由中國電子商務協會監管沙盒促進會頒發的會員證書、《區塊鏈應用認證證書》或《崗位能力培訓證書》。

  所謂監管沙盒,指的是供金融科技企業測試其創新的金融産品、服務、商業模式和行銷方式的安全空間,在相關活動出現問題時不必立即受到監管規則的約束。但目前,我國監管部門尚未設立區塊鏈領域的官方監管沙盒。

  不參加年檢或為逃避監管

  “中國電子商務協會被撤銷登記,其實是行業協會亂象的一個典型樣本。”侯麗表示,這類協會一般都在體制外,受到的監管比較少,但因為曾經挂靠某些部委的關係,辦活動時經常可以拉來退休的省部級領導站臺。

  侯麗説,事實上,這類協會的亂象和問題很多企業也知道,但是大多數企業甚至地方政府很難區分“李逵和李鬼”。企業往往會認為,誰能請來更大的領導、誰能提供更直接的幫助,誰就是更有影響力的“行業協會”。

  徐家良告訴記者,對于這類問題,需要民政部門運用“年度檢查”監督管理社會組織的日常活動,確保社會組織在依法依規的軌道上開展業務活動。他分析,逃避監管是電商協會不參加年檢的原因之一。

  在對外發展會員、頒發證書、開展培訓的同時,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參股或投資的多個公司先後被注銷或吊銷。例如,該協會投資的中國電子商務協會海南培訓中心有限公司在2015年7月,因未按規定提交年度報告資訊,而被海口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目前,該公司已被吊銷。

  徐家良介紹,當前民政部門對社會組織的年度檢查越來越嚴格,嚴查不參加年檢或弄虛作假的行為。“如果民政部門不採取什麼措施,就會給社會組織一種錯覺:我不參加年度檢查也沒有什麼問題。但實際上是有問題的。”

  公開報道顯示,中國電子商務協會成立18年來,自2010年開始連續五年未年檢,本次已是第三次被民政部以同樣理由處罰。前兩次處罰分別發生在2014年11月和2016年8月,處罰結果均為停止活動6個月。目前,李明、趙先奎等中國電子商務協會下屬二級機構的相關負責人正在等待相關部委對協會的最新處理意見。

  在他們看來,全國性的電商行業協會僅此一家,國內主要電商企業均是該協會會員或理事單位,該協會也是我國電子簽名立法的主要推動者,對中國電商事業的發展有很大影響,他們希望盡快有更加明確的處理結果。

  徐家良表示,如果中國電子商務協會認為存在一些客觀原因導致不能年檢,可以通過申請行政復議或提起行政訴訟的司法救濟途徑,要求民政部撤銷該處罰決定,但從目前了解到的該協會所犯下的主觀錯誤來講,基本上沒有起死回生的可能,“就像一個西瓜自己爛掉了”。

  耿學清 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 王林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頤和園十七孔橋現“金光穿洞”美景
頤和園十七孔橋現“金光穿洞”美景
牡丹江“雪堡”開園迎客
牡丹江“雪堡”開園迎客
第二十屆哈爾濱冰雪大世界開園迎客
第二十屆哈爾濱冰雪大世界開園迎客
趕制宮燈迎新年
趕制宮燈迎新年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191123899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