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湖南貧困縣學生倒牛奶續:涉事企業被指盜用學奶標識
2018-12-21 07:09:57 來源: 中國之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湖南貧困縣學生倒牛奶續:涉事企業被指盜用“學奶標識”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近日,湖南省邵陽市隆回縣小學生把營養餐奶倒入水溝一事引發社會廣泛關注。當地官方回應稱,學生倒牛奶一事反映了該縣在學生營養午餐供應管理和服務上的問題,已責成教育主管部門協同供應企業立即整改,提供差異化服務。

  實際上,早在2015年,當地就有多位政協委員反映全縣學生營養餐被一家企業壟斷;2016年,也有家長在網絡問政平臺上發布長文,質疑“專供”隆回縣300多所學校學生營養奶的生産企業沒有“供奶資質”,所供“湘蜜”牌牛奶不好喝,很多學生直接將發的奶扔掉。

  20日下午,負責“中國學生飲用奶計劃”的推廣管理機構—中國奶業協會通過中國之聲獨家回應,湖南隆回縣涉事的湖南湘蜜乳業有限公司並非中國奶業協會注冊的學生飲用奶生産企業。那麼這家企業以“國家學生奶定點生産企業”為名,供應銷售學生奶是否合法合規?營養餐計劃在各地實施過程中,究竟遇到了哪些問題?

  發放的學生奶實際是調制乳

  隆回縣總人口128萬人,是國家級貧困縣。學生飲用的“湘蜜”牛奶由湖南湘蜜乳業有限公司(簡稱湘蜜乳業)生産,是隆回縣本土企業。當地網友曾質疑這家企業沒有供應學生飲用奶的資質,隆回縣委宣傳部回復稱,因政策變化,學生飲用奶作為一般乳制品,統一納入相關職能部門的生産和質量監管,只要符合國家乳制品生産要求,具有相關職能部門頒發的“乳制品生産許可證”的企業即可生産供應學生牛奶。該公司提供學生奶符合有關行業規定,無需另行申請學生奶標識。

2016年曾有當地網友在問政平臺上發文質疑隆回縣學生奶生産企業由一家壟斷 。來源:中國之聲

  2016年曾有當地網友在問政平臺上發文質疑隆回縣學生奶生産企業由一家壟斷 。來源:中國之聲

2016年隆回縣委宣傳部在“問政湖南”上的官方回復。來源:中國之聲

  2016年隆回縣委宣傳部在“問政湖南”上的官方回復。來源:中國之聲

  根據該企業官網顯示的産品圖片介紹,記者注意到,這家企業生産的學生奶包裝上均有“中國學生飲用奶”專用標識,編號為“SMC 431204”。中國農業大學食品科學與營養工程學院副教授朱毅表示,根據産品公示的營養成分表,並不符合學生奶的生産標準。“它的蛋白質才2.4克,最低也得到2.8克,這就不是純牛奶,不符合學生奶的標準,算是調制乳。對于學生來説,給他們喝純牛奶是最好的,蛋白質大于3克或者至少大于2.9克。”

湖南湘蜜乳業在官方宣傳的産品包裝樣式。來源:中國之聲

  湖南湘蜜乳業在官方宣傳的産品包裝樣式。來源:中國之聲

  中國奶業協會:涉事企業非我會注冊的學生飲用奶生産企業

  2013年,農業部等7部委發文,將“學生飲用奶計劃”推廣工作整體移交給中國奶業協會。中國奶業協會隨後也發出通知,“學生飲用奶計劃”在推廣工作管理方式改變後,未經中國奶業協會同意,不得以國家“學生飲用奶計劃”名義從事相關活動。

  目前“中國學生飲用奶計劃”的網站正常運作,企業注冊也在正常進行,最新的一批注冊文號是2018~2021年的。其中湖南省有四家企業,包括“湖南新希望、皇氏集團、湖南南山、湖南金健”,並沒有“湘蜜”品牌。“湖南湘蜜乳業”官網介紹,該公司是湖南中南部地區唯一的國家學生奶定點生産企業,為隆回縣10萬余名農村學生提供學生奶,其産品包裝上也有“中國學生飲用奶計劃”的專有標識和注冊文號。對此,北京金誠同達(上海)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周貴長律師表示:“學生飲用奶有一個專有標識,加了個“學”字,如果沒有經過授權是不可以使用的。湘蜜乳業網站還這麼標著,而且説是湘中南地區唯一的國家指定學生奶生産企業,這是違反《廣告法》的,涉嫌虛假宣傳。它不是國家指定的生産學生奶的企業,網站標識是一個盜用、混淆的行為。“

湖南湘蜜在官網宣稱其是湘中南地區唯一的一家國家學生奶定點生産企業。來源:中國之聲

  湖南湘蜜在官網宣稱其是湘中南地區唯一的一家國家學生奶定點生産企業。來源:中國之聲

  20日下午,中國奶業協會給中國之聲發來文字回復稱,“目前我會對學生飲用奶生産企業實行標識許可使用管理,對符合《國家“學生飲用奶計劃”推廣管理辦法》規定的申請生産學生飲用奶的企業,我會許可其使用中國學生飲用奶標志並進行注冊,注冊企業可將標志用于學生飲用奶産品包裝、學生飲用奶計劃宣傳和相關的廣告等,湖南的涉事企業並非在我會注冊的學生飲用奶生産企業。”中國農業大學朱毅副教授説,2013年改變“學生飲用奶計劃”推廣工作管理方式的通知,相關表述容易産生歧義,造成各地標識使用不規范。“中國奶業協會的推廣標識,因為它屬于團體標準,企業不用這個標識。但只要它在供應學生牛奶,就認為自己是定點企業。這個是在理解上有歧義,而且那份通知留有很大的余地,中國奶業協會沒有那麼大的力量去幹涉這些不規范的地方。

  有部分地方將學生營養改善計劃作為生財之道

  2011年我國啟動實施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使3700萬貧困地區學子受益,並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我國農村貧困兒童營養不良狀況,但與中央的要求相比仍有差距。

  權威數據顯示,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啟動以來,中央財政累計安排1248億元改善學生營養,並安排300億元專項資金,重點支持試點地區學校食堂建設。全國除北京、天津、山東單獨開展了學生供餐項目外,共有29個省1631個縣實施了營養改善計劃,受益人數達3700萬。截至2017年底,實現國家貧困縣營養改善計劃全覆蓋目標。

  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是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發起設立的一個研究型基金會,曾連續多年深入調研各地營養餐計劃的落實情況。基金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盧邁説,學生營養膳食補助資金由中央財政支付,每生每天4元。目前,供餐模式主要有食堂供餐和課間加餐兩種。“4塊錢裏頭,到底學生吃到嘴裏多少,其實學生奶我真不敢恭維,我到學校裏頭喝過,和咱們正常供應的牛奶味道是不一樣的,沒有多少奶味,學生倒了是可以理解的。”

  盧邁説,營養餐計劃要求覆蓋的地方要修建食堂,修建食堂,中央財政有撥款,但至今仍有部分地方,採取課間加餐的方式,給學生提供學生奶、面包等簡易食品,這都不符合要求。“國家在這方面的投資,每年差不多是200億,去年是205億。這麼好的項目在實施中還是有不少問題。我們去甘肅的一個縣發現,學校的食堂是承包給一家公司的。這些問題都是國家明令規定的,教育部説要實施食堂供餐,這個下面到底實行沒有?為什麼有食堂要收費、要承包,然後給學生做加餐呢?這就是有商業利益在裏邊。兩類問題,一個是做飯的經費不落實,第二就是有商業利益在裏面卷入。”

  盧邁表示,和學校修建食堂給學生吃上熱騰騰的飯菜不同,凡是將營養餐交給企業配送的地方,都涉及到商業利益的分成,不能一定確保中央財政每生每天4元的補助,足額讓孩子吃到嘴裏。“設立一個企業做這個事情,無論是採購還是加工學生奶,有多重利益,第一,企業是要有盈利的,企業做供餐可不是免費地在學校做食堂,第二,地方上是不是又有稅收?然後還有分發、分送這樣的費用。”

  去年7月,教育部辦公廳財政部辦公廳聯合發出相關通知,通知明確營養改善計劃實施以來,審計抽查發現,一些地區補助資金結存較多;同時,有的地方在責任落實、食品安全、實名制信息管理等方面還存在問題,影響了營養改善計劃的實施效果。

  今年6月,教育部副部長朱之文在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現場推進會上表示,學生營養改善計劃還需在精細化管理上下功夫。(記者:管昕)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湖南貧困縣學生倒牛奶續:涉事企業被指盜用學奶標識-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13261123882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