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67歲,她在北影學表演
2018-12-16 08:02:22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冬日清晨,67歲的杜松葉穿著一件花棉襖,係著一條紅圍巾,匆匆走在北京街頭,嘴巴裏不停地重復著影視劇臺詞,手裏攥著小抄。

  與很多老人不同,她趕往的目的地不是菜市場,而是北京電影學院繼續教育學院表演班的課堂。

  她活得和同齡人有些不同,她的日程裏沒有帶孫子,沒有廣場舞,也沒有麻將牌,只有做好一名大學生,學習表演和實踐表演。

  “奶奶級”大學生的一天

  早晨9點鐘,等候上課很久的杜松葉起身換上訓練服,和形體教室的同學們一起壓腿、抻腰。她是北京電影學院繼續教育學院表演專業的一名學生,也是北影年齡最大的學生。

  “大姐,您慢點”。做動作時,老師總讓杜松葉點到為止,但是不服輸的杜松葉每個動作都是向同學們看齊。

  中午12點,下課後,杜松葉趕到學校食堂吃飯,飯後就急著回寢室背臺詞。“馬上就要排畢業大戲了。”杜松葉很重視這個大戲,一有空就背臺詞,她想把裏面女性角色的臺詞都熟悉,這樣老師到時無論分給她什麼角色,她都有準備。

  晚上六點鐘,忙碌一天的杜松葉又來到學校的小劇場看同學們表演的話劇,她看得興致勃勃。只能容納300人的小劇場裏,杜松葉和大多數同學一起站在過道上看完了表演。

  “我每天可忙了,忙得都沒空生病。”杜松葉捂著嘴,呵呵地笑。

  從“橫漂”到“北漂”

  “我的那些老姐妹們都不理解,為什麼我放著家裏190多平米的房子不住,要到北京受這苦。”杜松葉雙腿交叉,坐在她北京寢室的架子床上,架子床咯吱咯吱地響。

  杜松葉來自河南洛陽,退休前是當地農機公司的銷售主管。閒不住的她退休後先是參加洛陽的老年模特隊,玩“抖空竹”、唱河南戲,但這些活動都沒能留住她的心。一次偶然的機會,杜松葉去拍了一個情景劇,從此她對影視的熱愛一發不可收拾。

  2015年11月,也是杜松葉退休的第二年,她決定去橫店拍戲。做一名“橫漂”。在橫店拍戲的日子裏,早上三四點起床、淩晨一兩點收工是生活常態,8個小時70元,超過8個小時每小時加10元是基本收入標準。

  “老姐妹們都説我傻,別人拍戲是掙錢,我去拍戲還賠錢。”杜松葉説自己現在這個年紀,開心和健康就是最重要的,不圖錢。

  後來,一位電影專家去橫店開講座,在自由發言時間,杜松葉向專家提問:“我今年64歲了,像這樣的年齡去學表演還晚不晚?”得到的答復是:“學無止境,任何時候開始學習都不晚。”

  這句話像是給杜松葉開了一扇窗。之後她就開始了解國內影視院校的招生情況。今年3月份,她和在橫店認識的朋友一起報考了北京電影學院。現在兩個人也成為了北影的同學兼室友。

  如今她們租住在學校旁邊的一棟居民樓中,與室友分享一塊用布圍起來,不足10平米的“臥室”。這個合租房裏一共有4戶,而她們的“臥室”就在房子的客廳裏。

  “67歲成為大學生,是我的福氣”

  “老伴兒和兒子都特別支援我來北京學習,”杜松葉背著書包穿梭在北京地鐵的人流中。“他們説,我能出來跑,證明我身體好,只要身體好,我開心,他們就都支援我,67歲成為大學生,是我的福氣。”

  12月,杜松葉的生活更加奔波。因為時常在大興錄節目至深夜,她只能在節目組酒店住宿。早晨就免不了站兩個小時的地鐵回學校上課。她絲毫沒有疲憊的感覺,只要有戲演,身上就好像有著使不完的勁。

  正説著,杜松葉在北京的地鐵車廂裏就眉飛色舞地念起臺詞。(記者 彭子洋)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中國兵馬俑展正式向新西蘭公眾開放
中國兵馬俑展正式向新西蘭公眾開放
山東高青:“鳥中熊貓”濕地過冬
山東高青:“鳥中熊貓”濕地過冬
藏羚羊的家園
藏羚羊的家園
一起去看流星雨
一起去看流星雨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661123858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