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都市青年的社交孤獨:網絡替代線下 遠離原有社交圈
2018-12-09 08:02:12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都市青年的社交孤獨

  晚上7點下班後,坐了一個半小時的地鐵,又走了20分鐘的路,在北京一家外貿合資公司工作的陳曉睿,終于在9點前到達約定地點和閨蜜見面,半年多沒見的兩人只聊了一個小時就各自又鑽進地鐵。陳曉睿10點半走出地鐵後,在寒風中走了很久才到家。“到家看表,將近11點。”

  在此之前,工作和生活在同一個城市的兩個人,已經半年多沒有見面了。來回路上將近4個小時,見面只有1個小時,陳曉睿突然明白了微信朋友圈裏流行的那句話,“如果不是‘生死之交’,不會有人和你在工作日的晚上,吃一頓不談利益的飯。”

  頻繁且不固定的加班,長時間的擁擠通勤,加上網上交易取代線下社交,許多都市青年,感受到了社交孤獨。

  加班與通勤佔用時間精力

  “有時候,一整天,我沒和同事之外的人説上一句話。”在北京中關村一家互聯網公司工作的馮悅,一直想和中學同學聚會,但每次討論聚會的結果,就是大家七嘴八舌在微信群裏討論一番,但是誰都抽不出時間,無疾而終。漸漸地,聚會這件事情,也就無人提起了。

  馮悅算了一筆賬,“就算按正常時間晚上6點半下班,各自到達中間地點,怎麼也得7點半到8點之間,晚高峰的地鐵很擠,公交時間不靠譜。到了集合地點,飯店排號,排個半個小時,趕在8點半前吃上飯,聊1個小時就得各自回家,商場10點就關門,商家9點半就開始結賬清人。就算這樣,到家也要11點左右,第二天還得6點早起上班。”

  能見面一個小時的前提,是不加班。無憂精英網進行過一次13682人參加的調研,結果高達93.32%的受訪者,工作需要加班。

  漫長的通勤距離,也讓都市青年不得不放棄社交聚會。根據前程無憂發布的《2018職場人通勤調查》,北京上班族的平均通勤半徑是16.79公裏,在上海,有將近四分之一的上班族通勤半徑超過25公裏。在通勤時間上,上海上班族單程通勤59.56分鐘,另外,在一線城市,還有相當一部分上班族是跨省上班,比如從燕郊到北京、昆山到上海等。

  即便到了周末,留給社交生活的時間依然有限。 “周六保證不休息,周日不保證休息”,這是網絡工程師江一飛所在公司的口頭禪。“沒有人逼你加班,但是你不加班,明年走人的就是你。”就算周末能夠休息,單身的他往往一天用來補覺發呆,一天用來採購下一周所需,“經常一整天,我沒有和同事之外的人説一句話。”

  遠離原有社交圈

  上在職研究生的時候,出生在北京的朱先生一直不理解,班長經常對大家説,“大家要利用這裏兩年交交朋友。”深入了解之後,他才知道端倪,許多同學是在工作後才來的北京,離開了老家原有的同學、朋友圈子,在北京,社交圈非常有限。

  “我在北京認識的人,基本上是通過工作關係認識的,大多是生意場上的利益關係。”朱先生的同學王鵬説,“如果有一天我沒錢了,有困難了,可能誰也不會來搭把手。”

  王鵬曾經跟著工作上有過幾面之緣的人一起做生意,當時“兩個人説著掏心窩子的話”,但最終生意不順血本無歸,當事人也拉黑不再見他。“當初我們還是哥們,一起説著創業的事情,倣佛明天就能融到資飛起來。”有時候,王鵬很想把自己的苦悶和別人説説,卻發現自己找不到人。“在老家、在其他地方的朋友,不能理解我説的話,但在北京認識的人,你説了,以後知道你實力不行,就沒法談生意了。”

  老家在江蘇的周先生,在北京念完研究生,工作3年後,選擇了帶妻子前往上海工作。“在北京感覺沒有幾個朋友,很孤獨,今年認識的同事,明年可能就到別處發展了,沒法深交。老家的年輕人,大多就近去上海工作。” 即便在周先生在北京念書時,也認識了少量的本地同學,但他發現,這些同學都有各自的圈子,“他們會從小時候聊起,而我沒有共同的經歷,融入不進那個社交圈。”

  網絡替代線下交流

  江一飛之所以會一天“不和別人説話”,不只是沒有時間,也是因為沒有必要。他每天晚飯都是吃外賣,上網點擊,坐等上門,一句話也不用説。“7點下班,不吃飯餓著擠地鐵很難受,到家8點多再做飯,快9點才能吃上。”

  陳曉睿也是如此,她在網上買幾乎所有的生活用品,從包包、化粧品,衣服鞋子甚至食品,久而久之,“連商場都懶得去。”到了新房裝修時,裝修材料要到實體店去買,“一張嘴,感覺自己都不會砍價了,因為過去都是打字交流。”陳曉睿經常發現,一天之內,除了家人和同事,跟自己溝通最多的人往往是外賣和快遞小哥。

  同樣的交流困境,馮悅也發現了。一兩年前,經常會有同學張羅著拉群,一個群建起來,一群同學被找到,大家嘰嘰喳喳聊得挺熱鬧,但之後群就漸漸消停,聊天的僅限于固定的幾個人。“如果不見面,網上能聊的話題,其實就那些,你看不到真人表情,並不知道別人對這個話題的反應。”

  同樣的問題,不只出現在同學群裏,馮悅加入了所在小區的業主微信群,大家可以交易二手商品、會員卡,甚至于出租房子,每天群裏都有許多留言。但是,馮悅依然不知道對門和樓上樓下住的是誰,同樣,對門的鄰居也不認識她。

  直到有一天,暖氣出了問題,樓上的鄰居來敲馮悅的家門,開門後兩人對視了一些,想起了對方的微信頭像正好就是本人。“啊,原來你就是……”在此之前,他們聊過天,沒有見過面,當然,聊天,用的是手指。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橋夜色
大橋夜色
“盛京滿繡”助力鄉村脫貧
“盛京滿繡”助力鄉村脫貧
廣西柳州:柳江夜景美
廣西柳州:柳江夜景美
河北行唐故郡東周時期“豪車”展露真容
河北行唐故郡東周時期“豪車”展露真容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826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