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滿城東坡“印”,李白“賜”山名:黃岡的多彩色調
2018-11-30 07:59:15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黃岡市遺愛湖公園景色。攝影:黃均明

幼兒園的小朋友準備參觀黃麻起義和鄂豫皖蘇區革命歷史紀念館。攝影:記者完顏文豪

黃岡中學學生在民樂課堂上。攝影:記者完顏文豪

  北依大別山,南臨長江。山,是江淮分水之山;地,是吳頭楚尾之地。

  1000多年前,唐代詩人李白登上大別山,顧盼山脊兩側,讚嘆日:“山之南山花爛漫,山之北白雪皚皚,此山之大別于他山也!”這裏森林漫山遍野,堪稱“天然物種基因庫”和“植物標本庫”。綠色,是大自然賜予這片土地寶貴的財富。

  900多年前,蘇東坡在此歌吟大江東去,給這片土地注入了厚重的人文基因。近代以來,這裏科學人文大師“井噴”,李四光、聞一多、熊十力、湯用彤、殷海光……一大串如雷貫耳的名字,是對這片土地人文底蘊的豐厚回報。至于後來這裏那所著名中學及其“秘卷”,倣佛千年人文底蘊的歷史回響。

  90多年前,中共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13位代表,有3位出自這同一片土地;緊接著,中國工農紅軍四方面軍在此誕生,200將軍同一個故鄉。這裏山山埋忠骨,僅紅安一個縣就有14萬英雄兒女為革命獻出生命。

  這,就是湖北黃岡。作為著名的革命老區,很多人都知道,紅色是這片土地燦爛的底色。但黃岡的燦爛不只是紅色。改革開放40年來,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精準脫貧攻堅和生態文明建設的扎實推進,“紅綠”輝映的黃岡,更加斑斕多彩。

  一座城市的“東坡”烙印

  秋雨蒙蒙中,古城黃州依舊溫馨迷人。遺愛湖綠道上,市民們撐著傘悠閒地漫步。天氣好的時候,這裏又是另一番熱鬧的景象,成百上千的市民會來到湖邊休閒鍛煉。

  黃岡這座城市,有著深深的“東坡”烙印。城區西北角的“東坡赤壁”,因蘇東坡千古絕唱成為不輸“武赤壁”的“文赤壁”。10年前,黃岡將原先三個污水滿湖的小湖經過治污、整修聯通為遺愛湖,建成5平方公裏的開放式大公園,從此“城在景中,景在城中”。遺愛湖以蘇東坡的《遺愛亭記》命名,公園裏滿是蘇東坡的詩書遺跡,臨皋春曉、東坡問稼、一蓑煙雨等十二景,分別取自蘇東坡詩詞賦之佳句。

  黃岡古稱黃州,隋唐五代至明初,此地為黃州、蘄州兩州並治。明初,蘄州歸屬黃州府。此後,黃州成為境內唯一的政治中心。新中國成立後,黃岡設專區、地區。1995年,黃岡撤地建市,治所駐黃州區。

  北宋時,這裏還是一個荒涼的江邊小州。900多年前,大文豪蘇軾因“烏臺詩案”,漫天風雪中踏上貶謫黃州之路。謫居黃州四年多,他完成了從“蘇軾”向“蘇東坡”的嬗變,走向了文學創作的巔峰。黃州,這個曾經的蕭索之地成全了蘇東坡,也因此留下了深深的“東坡”烙印。

  初到黃州,蘇軾度過了一段淒冷孤寂的艱難歲月,在給朋友的信中説:“黃州僻陋多雨,氣象昏昏也。魚稻薪炭頗賤,甚與貧者相宜。然某平生未嘗作活計……俸入所得,隨手輒盡。”他寫下了《卜算子》:“缺月挂疏桐,漏斷人初靜。誰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好友馬夢得憐惜蘇軾謫居黃州生計艱難,便向黃州知州徐君猷求得廢棄軍營地50畝。那本是一片無名高地,蘇軾見後卻一見傾心,因其位于城東,便以“東坡”命名。從此,他在這塊高地上翻耕整畦,循季而作,儼然黃州一農人,自號為“東坡居士”。

  豪放曠達的蘇東坡,著力發現謫居之地的美好。他寄情山水,參禪拜佛,結朋訪友,雜處漁樵,遍訪黃州名勝,飽覽鄂東美景。曾經的蕭索之地,在詩人眼中變得美麗多姿——“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發唱黃雞”……

  公元1082年,蘇軾謫居黃州的第三年,也是他在黃州文學創作的巔峰時期。在這前後,他創作出史稱“天下第三行書”的《黃州寒食詩帖》,寫出了流傳千古的傑作《念奴嬌·赤壁懷古》和前後《赤壁賦》。

  從嘆息人生如夢到思索廣闊宇宙,謫居黃州四年多,蘇軾從困頓中實現了自我突圍,寫出了750多篇(首)詩、詞、文、賦,而且文風驟變,變得高遠而豪邁,變得曠達而雋永。最好的詞在黃州填的,最好的賦在黃州作的,最好的行書在黃州寫的,最好的散文在黃州寫的,可謂是“風流最是黃州著”。

  在遠離朝廷的地方,蘇東坡也在實實在在地為百姓造福。在黃州看到當地有溺棄女嬰的社會惡習,他與黃州知州共商拯救棄嬰之計,帶頭收養棄嬰,建立收養棄嬰機構,制定處罰棄嬰的措施。

  在今天的黃岡市,“東坡”烙印還深深刻在市民的生活中。蘇東坡居黃時期流傳下來的東坡肉、東坡餅、東坡肘子、東坡豆腐等名菜,成為遠近聞名的黃岡四大菜係之一,數百年來犒賞著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的味蕾。

  “蘇東坡成全了黃州,黃州也成全了蘇東坡。”蘇東坡給鄂東大地留下了一筆寶貴的精神文化遺産,講東坡故事,弘揚東坡文化,正在成為黃岡這座城市的文化現象。

  一所中學的教育傳承

  2018年10月15日下午,黃岡中學教學樓的一層,上課鈴聲落下,幾間教室內突然熱鬧了起來,管弦樂、民樂、合唱團的聲音傳出,此起彼伏。在其他樓層,教室內擺設著話劇《威尼斯商人》《雷雨》演出的戲服和道具,營養與廚藝教室內鍋碗瓢盆樣樣俱全,在這些學校開設的選修課堂上,學生們跳起拉丁舞、研制智能機器人、設計3D打印作品、制作陶藝作品……

  校園裏的一幕幕場景,顛覆著外界對這所學校的想象與印象。黃岡中學,曾因傲人的高考成績而輝煌一時,也曾作為應試教育的“典型”被一些人譏諷奚落。

  “我們班上的同學太恨你們黃岡了!”湖北作家劉醒龍的小説《黃岡秘卷》中,這個名叫北童的北京女孩,對一千公裏外的鄂東城市滿是怨憤,因為那個“編得如此變態的《黃岡秘卷》”。

  在中國的高考史上,鄂東這片經濟並不發達的土地,創造出聞名全國的教育奇跡,是不容忽視的一個章節。

  黃岡師范學院教授袁小鵬,曾研究黃岡教育多年。在他看來,過去四十年裏,高考、奧賽、《黃岡秘卷》這三大要素,讓黃岡這個地方變得聞名全國,黃岡中學一度被譽為教育“神話”。

  在黃岡中學最輝煌的時期,一句“北有海淀,南有黃高(黃岡中學簡稱‘黃高’)”在民間流行開來,全國各地的人們蜂擁而至,一批批外省中學“朝聖般地參觀訪問”,學生跑來借讀,教師來取經,媒體來“解密”。一時間,那個曾經像個鎮子一樣的小城,因教育而名聲大噪,類似“黃高神話”的標題時常見諸報端。

  1977年,國家正式恢復高考。兩年後,黃岡中學一個班23名學生全部考入重點大學,成績囊括湖北省總分的第一、二、三、五和第六名。

  1986年,中國人第一次參加國際奧賽,這為書寫黃岡教育“神話”提供了新的舞臺。如今,黃岡中學的校史館內,墻面上的展板記錄著這所中學的榮耀,1986年黃岡中學學生林強獲得數學競賽銅牌,此後數十年,這所中學的15名學生在國際數理化奧賽中共獲得19枚獎牌。

  袁小鵬作了一個形象的比喻,“黃高是珠穆朗瑪峰,黃岡悠久的教育歷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蘊是青藏高原。”

  我國當代考古泰鬥蘇秉琦曾有一個結論,“鄂東地區是古代東西南北文化薈萃之地,不僅因為黃岡地處長江中遊,海洋文化和內陸文化水乳交融,而且中原文化和南方文化也在這裏交匯。”

  在2000多年的建置歷史上,這片土地孕育了中國佛教禪宗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慧能,以及宋代活字印刷術發明人畢昇、明代醫聖李時珍。到了近現代,地質科學巨人李四光、愛國詩人學者聞一多、國學大師黃侃、哲學家熊十力、文學評論家胡風、《資本論》中譯者王亞南等一大批科學文化巨匠從這裏走出。

  據黃岡市廣播電視大學原校長白戰存介紹,黃岡境內山多地少,在農業社會經濟基礎薄弱,但自古以來,尊師重教的傳統就根植于社會各階層,變成當地的官規民俗。

  白戰存介紹,鄂東在唐朝時建有學宮,北宋設書院,明清兩代書院興盛,私塾廣設,清末鄂東出國留學和創辦新式學堂蔚然成風,民間流傳著“窮不丟豬,富不丟書”的習俗。黃州在明朝時考中進士276人,清朝考中進士達335人。明清兩代黃州進士總量在全國排第五位。

  近些年,曾創造高考“神話”的黃岡中學,正在上演著一場靜悄悄的變革。在校長何蘭田看來,黃岡教育過去的升學率高、競賽成績好,但並沒有引領湖北省的教育改革。2015年,黃岡中學開始全面推行素質教育。培養學生崇高的理想和信念、與世界前沿科技接軌的視野、自主發掘興趣的能力,成了黃岡教育新的使命。

  一條老街的紅色印記

  深秋的黃岡市紅安縣,天氣漸漸轉涼,當地著名的紅色旅遊景點七裏坪鎮長勝街,不似平日喧鬧和擁擠,卻也不像普通鄉鎮老街寧靜寂寞。

  66歲的江厚玉和老伴,守在自家的雜貨鋪前,看著人來人往的遊客,顯得有些不知所措。老兩口都不是有經驗的生意人,相對于旁邊店鋪前熱鬧的討價還價場景,他們的老店門前略顯冷清。今年初,兩位老人才來到這間祖傳的老屋,挂起“百年老店”的招牌,賣些玩具、土特産之類的小商品。

  這條600多米長的街道上,兩旁灰墻灰瓦的老街鋪,都有些年頭兒,同樣灰色的石板路上,行走著三五成群的遊客,穿著紅軍軍裝的年輕“隊伍”穿梭其間,店鋪老板招攬生意的叫賣聲與講解員抑揚頓挫的解説聲混雜在一起。

  在一片灰色的街景中,每走幾步總能發現一些“紅色”的印記。距離江厚玉店鋪10步遠,便是七裏坪紅四方面軍總指揮部舊址。這條老街,曾是鄂豫皖蘇區早期的政治、軍事、經濟、文化中心,在輝煌時期,這裏曾是中國的“列寧市”。

  今天的長勝街上,列寧市經濟公社、鄂豫皖中西藥局、鄂豫皖特區蘇維埃銀行、列寧市蘇維埃合作飯堂、七裏坪工會等革命舊址,夾雜在店鋪間,排列在街道兩側,向參觀學習的人們訴説著這片土地上的紅色基因。

  1927年11月,黃安(今紅安)和麻城兩縣的農民自衛軍在中國共産黨的領導下舉行了黃麻起義,奪取了黃安縣城,建立中國工農革命鄂東軍,成為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的起點。1931年11月7日,紅四方面軍在黃安七裏坪成立,這支部隊先後創建了僅次于中央蘇區的鄂豫皖和川陜兩大革命根據地,經歷了舉世聞名的長徵。

  在今天紅安這片土地上,曾誕生了紅四方面軍、紅二十五軍、紅二十八軍三支紅軍主力,走出了董必武、李先念兩任國家主席以及223名共和國將軍,有著“中國第一將軍縣”之稱。革命戰爭年代,在傳唱著“八月桂花遍地開”的鄂東大地,黃安兒女紛紛投入到轟轟烈烈的革命中,“小小黃安,真不簡單,鑼鼓一響,四十八萬,男將打仗,女將送飯”。

  如今,位于紅安縣城的黃麻起義和鄂豫皖蘇區紀念園內,一個弧形的紀念墻上,“140000”的數字,記錄下為革命獻出生命的14萬紅安人,其中有名有姓的烈士22552個,他們的姓名被鐫刻在紀念墻上。

  紅安縣黨史辦主任辛向陽認為,包括紅安在內的黃岡大地,能夠走出這麼多的將軍和人民軍隊,離不開革命早期一大批知識分子宣傳革命思潮的重要貢獻。

  清末,湖廣總督張之洞在湖北推行洋務運動,廢科舉,創辦新式學堂,聘請洋教習,訓練新軍。向來文化教育發達的黃州,在廢科舉之後,其學子已無考科舉走仕途之路,紛紛奔赴省城武昌,入書院、考學堂、投新軍。

  1905年,19歲的黃安青年董必武,到了武昌,進入湖北省文普通中學堂,開始探索救國救民道路,並接受了孫中山的民主革命思想。

  史料記載,來自黃州的武昌首義志士陳孝芬曾回憶:“因廢科舉,一般讀書的知識分子只得另謀出路,于是有出洋留學的,有到省城住學校的,而多數貧寒子弟則投入新軍。”

  1904年黃州府中學堂創辦,一批黃岡籍留日學生受到革命思潮影響後回到家鄉,在城內創辦學社,吸納府中學堂青年學生,印發《猛回頭》《孫逸仙》等書刊宣傳革命。後來,這所學堂經過百年間的演變,成為今天的黃岡中學。

  1910年,董必武擔任黃州府中學堂的英文和國文教員。這一年,黃州新式學堂已有800多所,為湖北省之最,新思潮、民本思想在黃州府屬八縣的青年學子中廣為傳播,他們較早地接受了革命教育,很多學生成為武昌起義宣傳組織、發動指揮、衝鋒陷陣的骨幹力量。

  在參加中國共産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13人中,董必武、陳潭秋、包惠僧來自黃岡。在黃岡市地方志辦公室主任秦龍志看來,在革命早期,一大批留學歸來的知識分子、中國共産黨的創始人,創辦學校,組織學社,在鄂東大地上播下了革命的火種,燃起農民運動的熊熊烈火,漸成中國紅色革命的燎原之勢。

  穿越百年的歷史,紅安土地的紅色基因經久不衰,在今天依然煥發生機。300多所軍地院校和單位把這裏當作革命傳統教育基地。今年上半年,556.23萬人次遊客來到這裏的紅色旅遊景點,為紅安帶來了34.32億元的收入。一部部革命主題的影視劇在這裏取景拍攝,將軍故居的修繕為當地村民鋪設了一條致富之路。

  一片森林的綠色咏嘆

  如果説紅安是一片遍布“紅色”的土地,那麼90公裏外的羅田縣,則是另一番“綠色”景象。穿行于大別山南麓的黃岡市羅田縣,這裏群山競秀,各顯雄姿,山坡上紅色、黃色、綠色的樹葉交織在一起,構成一幅層林盡染的秋日畫卷。

  以大別山為分水嶺,南北兩側呈現出迥然不同的氣候、生物分布和風景。1000多年前,唐代詩人李白登上大別山,顧盼山脊兩側,讚嘆日:“山之南山花爛漫,山之北白雪皚皚,此山之大別于他山也!”

  大自然賜予了大別山多姿多彩的地貌景觀,這裏成為2000多個物種生命的天堂,森林覆蓋率達到90%,堪稱“天然物種基因庫”和“植物標本庫”,主峰之一的安徽天堂寨,更是保存著華東最後一片原始森林。

  因此,地處大別山南麓、長江中遊北岸的黃岡,自古有著“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地理環境。在黃岡的區縣裏,羅田縣更具典型性,依靠著豐富的森林資源,成為黃岡主要的木材生産基地。

  在國家建設時期,羅田的四個國有林場和鄉鎮林業站,每年都有砍伐多少樹木的計劃,在為國家貢獻大量木材的同時,這裏的綠色資源也曾遭到過嚴重的破壞。

  2018年10月17日,在羅田縣駱駝坳鎮燕窩垸村,91歲的毛金元老人,指著村子周圍的幾個山頭,回憶起60年前這裏的情景,“山上的松樹、栗樹還有各類雜樹,全被砍光了,原先眼睛看到的全是樹,那時候看到的是一個個光禿禿的荒山。”

  據羅田縣志記載,新中國成立之初,這個縣有220萬畝林地,森林覆蓋率達到65%。1958年至1962年間,因受“大辦鋼鐵”“大辦食堂”及三年自然災害影響,林業資源遭到破壞,森林覆蓋率迅速下降。此後,經過多年的造林,森林覆蓋率在1978年回升到44%,在1985年上升到53%。

  1996年,當時的林業部批準成立大別山國家森林公園。羅田縣旅遊局局長林玲介紹,羅田開始意識到大別山綠色資源的重要性,展開對天堂寨、天堂湖等綠色旅遊景區的保護性開發。

  2000年以後,羅田縣把旅遊業作為該縣長遠發展的三大支柱産業開發。“一片森林的價值,木材本身所佔比例僅為5%;一名兩日遊客帶來的收益,高過砍伐兩棵30年大樹的收益。”10多年前,羅田提出了這樣的“綠色經濟學”公式,推行禁伐政策保護綠色資源。

  今天的燕窩垸村,已經變成了當地有名的燕兒谷旅遊景區,毛金元老人記憶裏的荒山禿山變成了蔥鬱的青山,村民稀少的耕地經過集體流轉,變成了桃花園、櫻花園、桂花園、茶梅園,吸引著遠近遊客四季觀賞。

  過去7年裏,這個小山村,拆除了120多個豬圈和旱廁,種下了300多萬株樹木,鄉村旅遊的興旺也讓它成了國家旅遊扶貧試點村。燕窩垸村的今昔巨變,成為羅田縣實施“生態立縣、綠色發展”戰略的一個縮影。

  羅田縣城,隨處可見“千裏大別山,美景在羅田”的標語。在對綠色資源持續保護多年後,如今全縣森林覆蓋率升至71%,核心景區森林覆蓋率高達96%。總人口60萬的羅田,在今年前三季度接待了740萬人次的遊客,創造了48.3億元的旅遊綜合收入。

  位于羅田縣西北的麻城市,近年來下大力氣發展“賞花經濟”,每年吸引著上百萬的遊客前來賞花,1萬多名村民直接從事著“鮮花産業”,一批批項目以“花”為媒落地麻城,“人間四月天,麻城看杜鵑”已經成為遠近聞名的旅遊名片。

  在東面的英山縣,一個個美麗的休閒鄉村,讓鄉村與景區融為一體,景點富村,村襯美景,構成一幅迷人的田園風光圖,美麗的風景正在為鄉村帶來美麗的“錢景”。蘄春、黃梅正以沿江綠色開發、統籌發展,加快建成市級重要增長點……

  近些年,鄂東這片曾經貧困落後的土地,在“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發展理念指引下,正在走出大山,走出貧困,探索出一條綠色崛起之路。

  一個老區的振興之路

  北依大別山、南臨長江的這片土地,素有“吳頭楚尾”和“湖北東大門”之稱。特殊的地理位置,決定了黃岡在歷史上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從古至今經歷過諸多大小戰役。

  今天的黃岡轄區內國土面積1.74萬平方公裏,大致分為北部山區、中部丘陵、南部沿江平原三個區域,平原只佔到12.1%,其余版圖為綿延不絕的崗地、丘陵和山地。

  黃岡市統計局副局長熊先化介紹,新中國成立初期,農業佔黃岡經濟總量的比重在90%以上,農業生産條件十分惡劣,靠天吃飯,易澇易旱。工業僅有一些小作坊、土紡土織,現代工業幾乎是一張白紙。

  在秦龍志看來,夾在大別山和長江中間的黃岡,過去很長時間與外界交往不暢,較為閉塞的地理位置,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黃岡工商業的發展,“在2002年黃岡在長江上第一座橋鄂黃長江大橋通車以前,從黃岡去武漢要起早趕汽車、坐輪渡,往返都需要一天時間。”

  如今,黃岡境內已建成6座長江大橋,另有4座跨江大橋正在建設和規劃中,一座座大橋讓長江天塹變通途。區域內高速公路網四通八達,武岡城際鐵路將黃岡至武漢的距離縮短至半個小時,黃岡市民乘坐動車5小時可直達北京、上海、廣州。

  據熊先化介紹,經過改革開放四十年的發展,今天的黃岡基本形成了醫藥化工、紡織服裝、汽車配件、機械制造等32個特色産業群,工業從一張白紙發展到門類齊全,電子信息、新材料、新能源正在成為黃岡未來的産業發展方向。

  黨的十八大以來,隨著國家實施的一係列重大發展戰略中,黃岡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抓住“強工興城、強農興文”的發展重點,探索一條老區振興發展的新路。

  2015年,國務院批復的《大別山革命老區振興發展規劃》,提出以湖北黃岡、河南信陽、安徽六安中心城區為龍頭,依托黃岡高新技術開發區、六安經濟技術開發區等平臺,建設大別山革命老區核心增長極。

  黃岡市委政研室副主任胡丹介紹,在大別山革命老區振興發展規劃、長江經濟帶、中部崛起、武漢城市圈等重大戰略機遇的帶動下,黃岡正在闊步走向對外開放與合作,依托大長江、聯通大別山,開展跨省跨區跨江合作,與武漢共建光谷科技産業園,啟動臨空經濟區建設,開發白潭湖城市新區,積極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曾經的天然屏障變成了今天的發展大通道。

  黃岡境內有212.9公裏長江岸線,長度佔到湖北省長江岸線的五分之一,在長江大保護行動中,黃岡下大力氣拆除非法港口碼頭,整治岸線農業面源污染,開展生態復綠工作。在長江經濟帶戰略中,黃岡也在發揮它獨特的區位優勢,加快黃岡臨港區和“臨江四城”崛起,努力建成特色鮮明的中部強市和長江流域明星城市。

  這片鄂東大地,正在告別過去貧困落後的面貌,在新的機遇面前煥發出新的發展活力,展現著它多姿多彩的魅力。(記者完顏文豪)

+1
【糾錯】 責任編輯: 韓家慧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鄱陽湖:人歡魚躍冬捕忙
鄱陽湖:人歡魚躍冬捕忙
貴州從江現雲海美景
貴州從江現雲海美景
【圖片故事】山寨裏的“白衣天使”
【圖片故事】山寨裏的“白衣天使”
美麗南大洋冰山
美麗南大洋冰山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8061123787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