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玻璃瓶、禮品盒……人們為啥熱衷收集“破爛”?
2018-11-19 07:26:23 來源: 中國新聞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個有趣的發現,這屆年輕人好像特別喜歡收集“破爛”。

  從衣服上拆下的吊牌、叫外賣攢的一次性筷子……他們用這些東西,把屋子塞得滿滿當當。

  原本以為只是個例,上網一翻才知道屬于常見現象,個別“喪心病狂”的,連番茄醬包、方便面調料包都舍不得丟。

  積攢的紙袋子。受訪者供圖

  都説要過“極簡生活”,他們怎麼了?

  貓毛都要收集,是病不?

  很多人愛看電影,但他們可能數不出某段時間內看了多少部片子。“90後”陳皮一般能説清:沒啥意外的話,她都會把電影票好好留著。

  別人看完電影隨手把票撕了,她是隨手揣進兜裏。然後找個票夾,把電影票分門別類放好。隔三差五挑挑,字跡已經磨沒的丟掉,空出來的位置再放新的進去。

  景點門票也是。她準備了一個小本,把門票當書簽用。短短一年時間就存了一大把。對她來説,這些留下來的門票有著特別的意義。

  “比如這張。第一次和另一半去紅螺寺,因為導航出錯吵了一路;爬山時才發現,號稱‘運動之王’的另一半恐高。”陳皮還記得,因為全額購票可以抽獎,他倆還抽中了一只削皮器。

  “囤積”的部分門票。受訪者供圖

  這些票據不再只是一張紙,而是人生旅途的點滴。

  最令人意外的是,陳皮還囤過一陣子“貓毛”,以前家裏養著一只英短,每到換毛的時候,她最愛拿一把小梳子,把梳掉的毛搓一個球,想留起來做毛氈玩具。

  朋友開玩笑般給了一個評價:這是病啊,得治。

  終于活成老媽當年的模樣

  “在愛攢‘破爛’這件事兒上,終于還是活成媽媽當年的模樣。”

  買菜用的塑料袋,新衣服剪下的吊牌……王玲是個“85後”,這些東西她都不會輕易扔掉,連裝化粧品精油的小瓶子都留著。

  她自嘲“這是遺傳”,“我媽就喜歡囤些小零碎,禮品盒都留著。小的時候我還笑過她,家裏都變成廢品收購站了。”

  圖片來源:網友微博截圖

  最近兩年,王玲連購物袋也不扔了,大袋套中袋,中袋套小袋,小袋套微型袋……整整齊齊摞在一起:塑料袋放廚房,紙袋堆墻角,“這留著盛垃圾多好?”

  她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有了“囤積癖”,“總覺得那些東西還會有利用價值,就是做不到斷舍離”。

  在“囤破爛”的路上狂奔

  冷眼一看,身邊像陳皮、王玲那樣愛囤“破爛”的年輕人,似乎越來越多了。從85後到90後,玻璃瓶、紙箱子……只有想不到,沒有囤不了。

  一些年輕人喜歡“破爛”顏值高,比如空了的化粧品盒子。再加一些創意,就是一組實用的收納箱。

  另一些人則説,一只用過的筆、一張車票,或者不同時期的信封,都是生活的痕跡。

  就像有人喜歡留著上學、上培訓課的教材;有人喜歡存著不同時期參加活動的參會證。

  圖片來源:網友微博截圖

  一個姑娘原本自稱是一股“清流”,舊的、快用完的東西就要丟,品相不好的水果也要扔。但近來卻開始積攢香水包裝盒,覺得既好看,又方便存東西。

  不愛扔東西,像是父母一輩常做的事情。很多愛囤“破爛”的年輕人——也許還有中年人,卻正在這條路上一路狂奔。

  為啥他們喜歡囤“破爛兒”?

  知乎上曾有過一個提問,叫“囤積癖怎麼治?”

  問題描述跟收集“破爛”的習慣很相似:“明明那些大家都不要的東西我卻視若珍寶地把它們收藏起來,總覺得日後會用得著它們,總覺得扔了很可惜。”

  這大概也是很多“囤破爛”年輕人的心聲。

  在這裏,“囤積癖”自然是一種調侃。根植更深的,可能是中國式生活哲學“物盡其用”:早年的物質匱乏,傳統的節儉美德……人們容易把目前無用但看上去“將來有用”的物品保存下來。空的玻璃瓶子還能養花,破布頭還能補衣服。

  這種生活哲學,綿延了或許不止一代人。在今天不過是換了一種形式。

  “對待日常物品,‘斷舍離’是一種方式,‘囤破爛’其實也是。”王玲覺著,也許後者夠不上“環保節約”那麼高的評價,但這是一部分年輕人選擇的一種生活態度。

  再不然,也是像陳皮所説,每一件“破爛”都帶著人的記憶,每一段記憶又是一部分人生,積攢起來,就能拼出自己在人間的大致旅程。(陳皮、王玲為化名)(記者 上官雲)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鄂爾多斯婚禮”探秘
“鄂爾多斯婚禮”探秘
河北壩上 天鵝起舞
河北壩上 天鵝起舞
華山雪後更嬌艷
華山雪後更嬌艷
五指山上茶飄香
五指山上茶飄香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731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