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照顧老人11年 從陌生人變“母子” 從“點頭之交”到“感情深厚”
2018-11-15 07:21:32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照顧老人11年 從陌生人變“母子”

  社區工作者陳超在老人搬到廊坊後仍每周往返照看,給老人送水果、藥品、食物,他説但求無愧于心

  2018年11月1日,感動社區人物陳超。新京報記者 吳江 攝

  從大興區三羊東裏驅車,取道京滬高速一路向南,約30分鐘便可行至廊坊市廣陽區的盛澤花城小區。三羊東裏黨支部書記陳超,從2014年底開始,幾乎每周往返這條路,來盛澤花城看望住在此處的老人孫秀琴。

  在陳超看來,孫秀琴的人生無疑是不幸的:老伴去世後,兒子因精神病住院,她與親戚斷絕往來,無依無靠。因從事社區工作,陳超與沒有血緣關係的孫秀琴熟識,2008年他開始照顧孫秀琴生活,如此寒暑不輟,已近11年。

  11月1日,晚秋午後,小區高樓矗立在一片枯黃草木中,金色的陽光斜斜打在樓上。樓裏陳超和孫秀琴緊挨著坐在一起,陳超黝黑的手與孫秀琴爬滿皺紋的手握在一塊。“他心眼好,我把他當親兒子。”孫秀琴笑著説。

  從“點頭之交”到“感情深厚”

  陳超戴黑色方框眼鏡,身高178厘米,微胖,説起話來細語輕聲。回憶起當初和孫秀琴相識,他直言“沒想到現在感情會這麼深厚”。

  陳超與孫秀琴都是大興亦莊人。他與孫秀琴兒子曾同在羊坊小學就讀,但與孫秀琴一家只是點頭之交,“平時沒什麼交集”。2008年4月,30歲的陳超當選為大興區曉康社區黨支部副書記,開始從事社區工作。這一年,住在曉康社區的孫秀琴命運軌跡陡然拐彎:她的兒子因受刺激患上精神疾病。

  “大喊大叫,亂砸東西。拎著一條木棍就衝出房門,提一把菜刀堵在小區單元樓門口。”陳超説,孫秀琴兒子發病時甚至毆打父母,孫秀琴丈夫被打時,曾從房門跌落到樓梯口,摔傷了手臂。這一年,經村委會決定,孫秀琴兒子被送進精神病院治療。

  2009年底,孫秀琴丈夫去世,曾經“備受親戚冷眼”的她與親戚斷絕往來,成了孤寡老人。陳超回憶,那時的孫秀琴經常不吃飯,不説話,一個人坐著默默流淚。

  “那段時間我常常陪著她、勸導她。跟她講有什麼事告訴我,我去解決。”陳超説,“剛開始這是因為工作需要,後來接觸了幾次,是真的很同情她。”

  2012年,孫秀琴兒子病情好轉,被接回家中,但很快又犯病。有一次,他毆打孫秀琴之後,一個人在屋中大吼大叫,陳超曾去勸阻,“被一腳踹到了胸口上”。

  “上來給我一大嘴巴,我轉好幾個圈。把我打死有什麼新鮮的,我怕他打到別人,就把他送到醫院去了。”孫秀琴説。

  “娘倆”不懼流言蜚語

  “哈嘍!”這是陳超與孫秀琴打招呼的慣用開場白。

  孫秀琴如今獨居于廊坊,陳超在她家中安裝監控攝像頭,“方便隨時查看她的情況”。11月1日中午,在位于三羊東裏社區的辦公室內,陳超打開手機,視頻裏,剃著平頭的孫秀琴坐在椅子上看電視。陳超和她通話,“哈嘍!等一會兒啊,一會兒我就到。”

  當天下午,陳超的車開進盛澤花城小區。他從後車廂中拎出一袋蘋果,走到孫秀琴家門口,房門打開,陳超問:“哈嘍!想我嗎?”

  “不想。”孫秀琴笑道。

  孫秀琴是2014年底搬到廊坊的。2012年兒子再度入院後,孫秀琴腿部、後背、肩膀患病,為方便照顧,陳超將她接到家中住了兩年。2014年,他將孫秀琴在曉康社區的房子賣掉,在廊坊購買現在居住的房子。“有一次帶她來廊坊趕集,她對這裏環境很滿意,就決定在這裏住了。”

  買新房時,孫秀琴想在房産證上寫陳超名字,被陳超拒絕。“房産證上寫的是老人兒子的名字,我們家自己有房。我也告訴自己,不能貪圖老人一分一毫。”

  “我要走(去世)了,東西都歸他。他如果不要,歸公就得了。”孫秀琴説道。

  孫秀琴把積蓄交給陳超,工資卡也歸他管。多年以來,流言不絕,有人説陳超接近孫秀琴是貪圖其財産,試圖騙取她的信任。陳超一開始有些氣憤,後來“也就無所謂了”。

  多年來,陳超將每筆支出都記錄在筆記本上,票據也保留下來。日久年深,積成厚厚幾摞,放在他辦公室抽屜裏和家中。這其中,有孫秀琴住院、買藥時的票據,也有日常生活支出的收據,以及為孫秀琴兒子繳納住院費用的票據等。

  “最開始還在曉康社區居住時,就有很多人在議論,説我們怎麼怎麼著,如何蒙騙老太太等等。”陳超説,“不管別人説什麼,我們娘倆沒任何問題。這方面她信任我,我也是心甘情願的。”

  “我覺得他心眼好。沒錢我就跟他要,打電話給他,讓他買什麼他就買什麼。”孫秀琴咬了一口陳超削好的蘋果後説,“家裏人一個都不認,連城裏的親戚我都不聯係。別人愛怎麼説怎麼説,我什麼也不惦記。”

  “未來將會繼續照顧她”

  孫秀琴居住的房子,是一間約120平方米的套房。放置于廚房的冰箱塞著不少食物:冷藏櫃下方,放著三抽屜蘋果。上方堆放著兩紙盒牛奶、多瓶豆瓣醬和辣醬,此外還有一盒雞蛋及2瓶可樂。冷凍櫃裏則放著肉。

  客廳中,電視旁櫃子上放著陳超年輕時的照片,還有孫秀琴與陳超外出遊玩時的合照。沙發旁桌子貼著一張紙,紙上寫著多個電話號碼,最上方則是陳超的手機號。“他基本上每周來一次,通常會給我帶水果、牛奶和白酒。每周見一次,見不到我就給他打電話,打完我就安心了。”

  陳超每次來看望孫秀琴都會做飯給她吃。他記得孫秀琴最愛吃的幾個菜:炒菜花、燉牛肉、燉魚、燒蘿卜和肉末洋蔥。

  這天下午陳超臨走時,孫秀琴還囑咐陳超周末過來時,給她帶一包湯圓和兩瓶六味地黃丸。

  孫秀琴患有甲溝炎,每個月,陳超都要帶她去修腳店修腳,有時甚至親自給她修腳。2014年2月,孫秀琴在散步之時不慎扭到腳,陳超帶著她到醫院治療。出院後,他每天到孫秀琴家中打掃房間,親自做飯給孫秀琴吃。今年1月,孫秀琴突發急性腸胃炎。陳超帶著她到醫院住院治療,照顧三天三夜。

  多年來,陳超常常帶孫秀琴到平谷區、密雲區等地自然景區玩,“主要是想讓她散散心,開心一下。”去年夏天,他帶孫秀琴到天津沙灘旅遊,在沙灘上拍了照片。

  這張照片擺放在孫秀琴家電視旁的櫃子上。照片中,孫秀琴身穿藍色碎花無袖衫和綠色長褲,右手拄著拐杖站在沙灘上,仰面露出笑容。

  今年4月,陳超和其他社區工作者一起給孫秀琴過生日。他們在孫秀琴住所旁的餐館吃飯,還給孫秀琴訂了一個生日蛋糕。“這麼多年來,這是我第一次收到生日蛋糕。”

  每年,陳超還帶老人回亦莊鎮體檢。“老人每年各項收入能勉強抵消各種支出。對我來説,每年倒貼一萬八千是正常的事,但這都是小事,不值一提。”

  陳超説將繼續照顧孫秀琴。以後孫秀琴老了,會給她雇保姆,把她送到養老院。而對于孫秀琴兒子,陳超説,“我不可能不管他。首先是對他負責,其次也是對社會負責。”

  秋陽西斜,陳超開動轎車返程。駛出二十余米之際,孫秀琴從單元樓中慢慢走了出來。陳超停車走了回去,一番交談後,把孫秀琴送回房間。

  “她出來是為了囑咐我,這周末一定要再過來。”

  陳超坦言:“作為基層工作者,服務群眾是宗旨。照顧老人這件事,我會堅持下去,希望有始有終、無愧于心。”

  如何推薦身邊奮鬥榜樣?

  (記者 潘聞博)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 三代接力30年照顧獨居老人
    其實,即使沒有家婆的臨終囑托,珍姨也會一樣照顧添叔,因為在和家婆一起照顧添叔的20余年裏,她已經把這位原本和她家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村中獨居癱瘓老人當成了自己的親人。
    2018-07-14 09:50:47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紅杉林冬韻
紅杉林冬韻
太陽鳥的“舞蹈”
太陽鳥的“舞蹈”
新疆天山天池大雪初晴美如畫
新疆天山天池大雪初晴美如畫
西湖冬韻
西湖冬韻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715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