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雲端上的青春——記武警青海總隊某大隊大隊長楊富祥
2018-11-08 17:37:2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西寧11月8日電 題:雲端上的青春——記武警青海總隊某大隊大隊長楊富祥

  王玉山、王金兵、郭紫陽

  36歲的楊富祥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蒼老許多。

  這是風霜雕刻的印記:任誰在海拔四五千米的雪域高原待上十多年,都會換個模樣。

  何況,這裏還是被世人稱為“生命禁區的禁區”——

  平均海拔4700多米的昆侖山腹地,風雪彌漫的可可西裏無人區。官兵們形容説:氧氣吃不飽、風吹石頭跑、樹不活一棵、鳥也難飛高。

  就是在這樣一個環境極端惡劣的地方,從2006年7月青藏鐵路建成通車那天起,武警青海總隊某大隊大隊長楊富祥就扎根在鐵路守護線上,從海拔4050米的三岔河到4533米的沱沱河,再到4868米的昆侖山隧道,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安全護送13萬多趟列車穿行天路。

  積雪終年不化的昆侖山,在多雨的夏季,極易發生山體滑坡和泥石流災害。

  2014年6月,隧道北出口因突降暴雨發生嚴重山體滑坡,巨石和泥沙侵入鐵路限界,將鐵路軌道掩埋20余米。此時,還有不到一個小時,拉薩到上海的火車就要通過隧道。

  時間就是生命,情況萬分緊急。

  在沒有任何機械設備協助下,楊富祥帶領官兵冒著暴雨,渾然不顧隨時可能發生的危險,肩扛手抬、打樁拉網、移土清泥,終于在列車通過前將路基上的落石和泥沙清理幹凈。

  在高寒缺氧的無人區巡邏執勤,每走一步都會感到胸悶氣喘、腿如注鉛,暗坑雪窩、狂風暴雪更是潛在威脅。

  去年冬天的一件往事,戰士唐永強至今難忘。

  那天清晨,氣溫驟降至零下15攝氏度。楊富祥帶領官兵全副武裝,頂著刺骨寒風,踩著沒膝積雪,深一腳淺一腳踏上了巡邏路。

  然而,高原的天説變就變,暴風雪説來就來。

  “風急雪狂,人根本站不穩,雪花冰粒直往脖子裏鑽,大家緊緊地裹著衣領、捂著棉帽,艱難跋涉。”唐永強突然腳下一滑,身體被狂風吹得向後倒去,眼看就要滾下山坡。

  “楊隊長一把抓住我,自己卻因慣性摔倒,眼角被利石劃出一道口子,血剛冒出來,就立即凝固了。”

  顧不上包扎,楊富祥和戰友們繼續迎著風雪,向下一個巡邏點進發。歸隊時,已是深夜。

  扶危排險,不僅發生在巡邏路上。不期而至的沙塵、飛雪、冰雹,再加上坡度大、彎道多,導致部隊營區山下的109國道經常發生交通事故。

  在無人區遇到險情,如果得不到及時救助,後果不堪設想。

  為及時給求助者提供幫助,楊富祥特意在國道醒目處設立了15塊寫有“有困難找武警”和緊急求助電話的便民牌,先後參與車禍救援30多起,熱心幫助群眾解決困難50多次。一塊塊“便民牌”,成為千裏文明青藏線上的一道暖心風景。

  風一程,雪一程,身在青藏線上行。

  12年來,楊富祥帶領部隊在無人區鐵道線上武裝巡邏2300多次、累計行程2萬余公裏,排除鐵路落石、野生動物上道等險情60余起,確保了青藏鐵路大動脈安全暢通。

  12年來,楊富祥與官兵一起艱苦創業,在昆侖戈壁建起了第一個大棚溫室,種出了第一批新鮮蔬菜,結束了官兵吃凍肉、咽幹菜的歷史。先後榮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被表彰為“中國武警十大忠誠衛士”。

  時光流轉,滄桑容顏。

  唯一不變的,是軍人肩上的使命和心中的忠誠。

  目送著一列列疾馳而過的火車,撫摸著營區用石頭拼成的鮮紅黨旗,楊富祥説,自己的生命就像芨芨草一樣,早已深深地扎根在青藏線上。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全民學消防 安全記心中
全民學消防 安全記心中
進博會上看健康未來
進博會上看健康未來
洛陽發現西漢大墓
洛陽發現西漢大墓
懸崖上的建築——探訪恒山懸空寺
懸崖上的建築——探訪恒山懸空寺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21112368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