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市委書記發話所有工程為治水讓路 深圳投入1000億還河流本來模樣
2018-11-06 08:04:37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圖為深圳市寶安區沙井街道一處工地正鋪設截污管網。

  6萬多名建設人員,在117個黑臭水體上同時施工。“相當于一個軍的‘兵力’,眼下的深圳就像一個大工地。”如此興師動眾,目的就是一個,按照“水十條”和國務院同意印發的《城市黑臭水體治理攻堅戰實施方案》要求,年底前完成90%以上的黑臭水體治理。

  生態環境部、住建部派出由生態環境部水生態環境司副巡視員郭鵬任組長的31人巡查組,8天時間,把深圳市正在治理的、群眾舉報的共計133個黑臭水體逐個查了個遍。

  從一個不知名的小漁村到如今GDP總量已經超過香港的國際大都市,40年時間,深圳走出了一條不同尋常的發展之路。然而,由于發展未與治理同步,40年時間,深圳也欠下了沉重的水污染治理債。

  “所有工程必須為治水工程讓路”。去年3月,王偉中到任深圳市委書記後,他下了這樣的死命令。

  從2016年到現在,不到3年時間,茅洲河不臭了;深圳市污水收集率從不足50%,大量生活污水直排,到現在生活污水已沒有直接入河。巡查組8天的巡河情況也證明,深圳市的治污力度之大全國少有。但是,巡查組也發現,雖然深圳市主體工程開工率達90%以上,但目前均未完成整治,整治任務仍十分艱巨。

  水體黑臭被中央環保督察盯上

  2016年11月28日至12月28日,中央第四環保督察組對廣東省開展環保督察,這次督察不僅揭開了廣東省的水污染治理短板,還公開點名批評説:“截至2016年底,深圳市污水管網缺口達4600多公裏,全市污水收集率不足50%。”“茅洲河治理整體謀劃和係統推進不夠,截至督察時,深圳、東莞兩市每天仍有約45萬噸生活污水直排。”

  據深圳市人居環境委相關負責人介紹,2015年《水十條》發布實施後,深圳市即對水污染治理情況進行了摸底。“當時,深圳市就提出5年投入1000億元,補齊5938公裏管網等水污染治理基礎設施欠賬的要求。”這位負責人告訴《法制日報》記者:“2016年中央環保督察對深圳觸動很大,深圳市進一步提高了治污速度,市政府明確提出,污水管網建設由5年完成縮短至3年,2018年底就要全部完成。”

  清污不分、雨污不分,生活污水直排導致包括有著深圳母親河之稱的茅洲河在內的125段水體發黑變臭。

  按照“水十條”要求,今年年底前,包括深圳市在內的全國36個城市建成區黑臭水體消除比例要高于90%。今年5月至7月,生態環境部聯合住建部對全國除西藏外的30個省區市70個地級及以上城市開展了拉網式專項排查。“5月份專項督查期間,經核實已消除或基本消除黑臭的水體有42個,黑臭水體整治任務完成比例33.6%。”根據生態環境部的通報,到7月專項排查結束時,深圳市上報整治完成率不足60%。

  31人逐條巡查133河整治情況

  今年10月21日,由生態環境部與住建部聯合派出的31人巡查組在深圳市集結。從22日開始,這31人分成5個組對深圳的133個黑臭水體的整治情況逐條進行現場檢查。

  10月24日,《法制日報》記者隨巡查組第一組到新洲河錦鵬大廈段,“從去年至今年,在河底清了兩次淤,目前,河水已經不黑不臭。”在現場,巡查組看到的狀況與當地有關負責人的介紹基本符合。于是通過APP,巡查人員將現場看到的情況一一記錄在案。

  不知道始作俑者是誰,居住在老舊小區的深圳人將自家陽臺改造成廚房或洗衣房的不在少數。由于當時建樓時沒有進行雨污分流,這些人家陽臺上廚房或洗衣污水通過住宅附近的溝渠直排入河。在治理河流黑臭的過程中,深圳市率先從截污開始,而針對住宅樓所做的雨污分流工程,深圳人稱其為正本清源。

  當日下午,當記者來到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宿舍樓前時,這個小區的雨污分流工程正在施工中。“小區屬于老舊小區,當初建設時沒有做雨污分流。”在施工現場,深圳市治水提質辦專職副主任龔利民介紹説,這幢宿舍樓只是今年要完成的正本清源污水管網改造5520個小區中的一個。據他介紹,目前深圳市已經完成3442個小區以及城中村的改造。

  “工程施工難度很大。”負責施工的深圳市交運工程集團有限公司的趙工程師所説的難度大不僅僅是工程本身,他説“好多住戶都不理解,甚至有一些人還抱怨施工把路都挖了,還要到他們家裏接管子等等。”

  據龔利民介紹,5520個小區在正本清源污水管網改造過程中,群眾不理解的不僅是第二醫院這一個小區。“但這是深圳市治理河流黑臭的‘七寸’,必須進行下去。”龔立民説,正本清源就是要通過源頭污水收集來推動實現“污水不入河,雨水不進廠。”最終達到河水不黑不臭的目的。

  從新洲河、深圳河(福田段)、布吉河(羅湖段)、桂廟渠(南山段)到西鄉河、石岩河、沙福河、茅洲河(寶安段)等,大大小小,黑臭水體有133個,從10月22日至29日,由31人組成的巡查組對這133個黑臭水體的整治現場逐一進行了現場檢查。現場檢查發現,有的正在施工,有的主體工程已經完成。

  “一個軍”兵力施工現場截污

  位于深圳市龍崗區的簡坑河是沙灣河的一條支流,並最終通過沙灣河匯入深圳河。10月26日一早,巡查組到簡坑河的施工現場時,這條河流正在鋪設污水管網;從簡坑河到大康河不過十幾分鐘的車程,當巡查組到達大康河時,截污工程也在進行中。

  “今年深圳市共安排治水提質項目397個,計劃年度投資336億元。目前,僅治水工地就有6萬多名參建人員,動用施工設備達到1.3萬臺。”10月22日,深圳市副市長黃敏向巡查組透露,深圳治污動用的人力相當于一個軍的“兵力”。

  今年5月,生態環境部與住建部黑臭水體督查組在深圳督查期間,深圳市上報的黑臭水體整治任務完成比例只有33.6%。不到半年時間,深圳沒有完成治理的黑臭水體已全部開工整治,眼下的深圳儼然一個大工地。

  據黃敏介紹,截至今年10月,已完成投資281.7億元,佔年度計劃的83.7%,建成污水管網2191公裏。黃敏説,深圳市的治污工程推進速度創下全國紀錄。

  “所有工程必須為治水工程讓路。”2017年3月到任深圳市委書記的王偉中説,“花費時間最多、基層調研最多、開會研究最多、反復強調最多的就是水污染治理問題。”在深圳市,無論是人居環境委還是水務局相關負責人均向《法制日報》記者透露説,“王書記不僅要求所有工程要為治水讓路,而且他還親自擔任深圳市污染最嚴重的茅洲河的河長。

  一手抓治污工程建設,一手嚴查企業非法排污。深圳市人居環境委副主任王偉雄告訴《法制日報》記者,今年1月至9月,深圳市共立案查處環境違法行為2281宗,同比上升43.3%,處罰金額2.31億元,同比上升35.8%。

  “這些案件中90%是涉水問題。”據王偉雄介紹,今年深圳市還開展污水處理廠達標專項整治。“採取‘進水管網排查’和‘區域污染源布控’雙管齊下措施,嚴查嚴打。”在這項專項整治中,立案查處違法排放廢水行為850余宗,督促960家企業整治提升污染處理能力,537家完成規范化改造,全市32家污水處理廠出水達標率99%。

  治污水5年計劃投入1000億

  一邊截污、建污水管網;一邊嚴查涉水企業違法排污。深圳市為確保今年年底前完成90%的黑臭水體治理目標確實是動了真格。

  但巡查組也指出,深圳市已完成整治比例低,完成年度目標任務艱巨。幹支流進度不一,黑臭水體整治的係統性待加強;針對存量管網提質增效工作有待加強。據介紹,此次深圳市新報增加黑臭水體34條,深圳市黑臭水體合計159個,雖然,42條已消除黑臭,但是,仍有117條水體未消除黑臭,佔比達到73.6%。

  深圳市有關方面負責人告訴《法制日報》記者,10月以後,深圳市汛期才結束,“也就是説,10月以後才進入黑臭水體治理工程的最佳施工期。”這位負責人説,對于按期完成“水十條”的要求深圳市有信心。

  據黃敏介紹,深圳市計劃5年投入1000億元,以實現深圳市水環境質量的徹底改觀。投入1000億元還深圳河流的本來模樣。深圳市的治污力度之大創下全國記錄。(記者 郄建榮 文/圖)

+1
【糾錯】 責任編輯: 程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深秋新疆塔裏木河源頭金色胡楊景色唯美
深秋新疆塔裏木河源頭金色胡楊景色唯美
甘肅黃土垣雪後梯田如水墨畫
甘肅黃土垣雪後梯田如水墨畫
富陽:創意稻草人亮相稻田
富陽:創意稻草人亮相稻田
北京順義千年“夫妻”古銀杏正金黃
北京順義千年“夫妻”古銀杏正金黃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10691123668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