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雕刻愛好者雕對“巨龍”放小區 業主不幹了
2018-11-06 08:14:47 來源: 成都商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范順清雕刻的石龍

  54歲的范順清喜歡雕刻,他花了一年多時間,上班之余“創作”出了一對石刻“巨龍”和一尊“男子抹澡”像。一對石龍的創意來自老家“雙龍場”的地名,“男子抹澡”像來自童年的記憶,“以前農村人夏天洗澡,就是這樣提個桶站在晚上的屋檐下。”范順清很滿意自己的這兩件作品,但現在麻煩的是,這幾個“大家夥”不知安放何處。

  10月28日,范順清把石龍和石像搬進自家小區,擺放在樓下的綠地裏,結果很快就遭到了一些業主的反對。有人説看著嚇人,有的説佔用了公共綠地……范順清説,他原想是美化小區環境,哪曉得部分業主並不“買賬”。

  目前在小區物業、城管的協商處理下,判定兩條石龍佔用了綠化帶,屬于違建,要求盡快搬離。范順清表示,目前還沒想好搬去哪裏,他也在考慮,能不能把自己的作品捐出去。

  他的業余愛好

  耗時一年多雕出一對“巨龍”

  范順清的老家在瀘州市江陽區通灘鎮,以前的老地名叫雙龍場。“雙龍場沒有龍,只有個名。”范順清説,雕一對石龍的創意,來自老家的這個地名。

  范順清在青海當過幾年兵,退伍後一直在各地打工,最近七八年,他在瀘州市江陽區藍安路的一家鋼結構廠上班。這之前,他沒有搞過任何雕刻,也沒有拜師學藝過,“喜歡,就自己琢磨。”

  2015年的時候,范順清在瀘縣找到兩塊巨石,他花了幾千塊錢,買下石頭,開鑿出來並運到上班的鋼結構廠。“每塊有5噸左右,不利用車間的行車幹不出來。”范順清是車間的技術骨幹,做焊工、鉗工等,但能在車間裏搞“創作”,主要因為老板是他的戰友。

  范順清平時住在工廠裏,白天上班,晚上就搞雕刻,工具也是他自己做的,每天晚上從6點多幹到10點多。11月5日下午,記者在范順清的工廠車間裏,還能看到當時雕刻留下的石渣。他的工友黎先生介紹,范順清花了一年多時間,2016年完成了這對石龍,又用了三四個月,完成“男子抹澡”像。

  考慮“美化環境”

  把“巨龍”拉回小區安放

  范順清是10月28日才把石龍拉到自己所在的瑞豐公館小區,幾年前,他的兒子在該小區買了一套房子,最近計劃裝修入住。

  這之前很長一段時間,他的石龍和石像都放在車間裏,很多客戶來車間的時候,都很感興趣,紛紛拍照合影,説是“范師傅雕出來的,大家都很難相信”,黎先生向記者介紹。

  2018年春節的時候,范順清把石龍和石像運到了雙龍場展覽了幾天,看的人不少,擔心有人把龍砸壞,范順清還請了個人看護。展覽結束後,他就把石龍和石像放在老家,直到最近想到要裝修瑞豐公館的房子,才搬運了過來。

  范順清説,他覺得石龍放在小區綠地裏,可以美化環境,石龍放在路的兩邊,還可以讓一些老人作為扶手。

  范順清很滿意自己的作品,“雕得很逼真,有一次,有條小狗看到我的龍,都嚇得嗷嗷叫。”范順清説,兩條石龍分別長4.7米,高1.2米,重2噸左右,頭部雕刻得很有氣勢,尾部留下“山石”造型,意指蒼龍出山。“男子抹澡”石像取材于現實生活,表達的是過去農村人夏天洗澡的情景,“提個水桶,晚上站在屋檐下抹澡。”

  佔用公共場所

  部分業主表示反對

  范順清的想法並沒有得到所有業主的理解,他的石龍剛剛搬運進來,就有業主表達了反對意見,有人表示佔用公共場所的,也有人表示這龍並不美,只是嚇人。

  11月5日上午,記者在瑞豐公館小區看到,兩條巨龍還安放在8號樓下面的過道邊,石像立在綠地的一棵樹下。一位綠化工人介紹,龍還沒搬進來的時候,范順清在過道兩邊砌了一尺高的磚作為基座,後來不知被誰清理掉了,但後來兩條龍還是搬運了進來,直接放在土裏。

  一位李姓業主介紹,這龍看起來怪嚇人的,他説也有其他業主這樣表示。記者在該小區的業主群看到,多名業主向范順清喊話,要求他趕緊把龍搬走,一是嚇人,二是不能隨意佔用公共場所,有業主稱,今天你放個龍,明天放個獅子,小區要變石雕動物園?還有人表示,大家審美不同,要徵求大多數人意見,你放龍,人家就跟著放其他東西……

  在業主群裏,范順清表示要當面跟大家談談。但有業主直接在群裏説,“説這麼多沒用的,挨個給城管打電話。”當然,也有人表示支持,在小區裏,一位大姐直言,擺個龍也沒什麼,“龍是個好東西,挺漂亮的。”

  經過協商處理

  搬出小區考慮捐出去

  最終在物業和城管出面協商處理下,范順清被要求限期內搬走石龍和石像。他説自己最初搬進來,是得到了物業同意的。但記者在物業公司詢問時,一名物業管理人員很謹慎地表示,之前並不知道石龍被搬進來。該物業管理人員表示,現在一些業主表示了反對,要尊重業主的意見。

  江陽區城管第四執法大隊隊執法人員介紹,在小區業主多次投訴此事後,執法人員現場查看,判定兩條石龍佔用綠化帶,屬違建。根據相關程序,當事人應盡快把石龍搬離此處,若不搬離,將立案查處。

  范順清有些無奈,他表示還沒有找到安放石龍的地方,正在考慮把石龍捐給政府或者某個機構,“但不能捐遠了,自己有時間還可以去看看。”後來他又説,如果有人買,他也可以賣掉,“花了一年多的心血,搬來搬去又花不少錢,還是有些心疼。”

  他的那件“男子抹澡”像,有業主反映光著身子不雅觀,前兩天,他找來兩個編織袋,給石像“穿了件衣服”。11月5日上午,記者現場看到,石像的“衣服”已經掉在了地上,只剩下了一個“裙子”圍在腰上。(記者 楊靈 攝影報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林經緯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深秋新疆塔裏木河源頭金色胡楊景色唯美
深秋新疆塔裏木河源頭金色胡楊景色唯美
甘肅黃土垣雪後梯田如水墨畫
甘肅黃土垣雪後梯田如水墨畫
富陽:創意稻草人亮相稻田
富陽:創意稻草人亮相稻田
北京順義千年“夫妻”古銀杏正金黃
北京順義千年“夫妻”古銀杏正金黃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8112366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