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90後婚禮焦慮症:我掌控全局 完美卻總缺一角
2018-11-02 07:44:12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深夜11點半,我的手機連續爆發巨響,是“90後圍城女子圖鑒”微信群在狂吐新消息,有人連刷了10條文字後還不盡興,又飆起七八條50多秒的語音信息。

  這並非什麼人丁興旺的大群,群中人不過3個姑娘:我,閨蜜阿林和小貝。該小型聊天群本是大學畢業後的閒聊場所,我們仨也非話癆,平時有感才發言,另兩人附和唏噓兩句也就散了,該群長期保持著君子之交的清靜和淡定。

  然而,自從今年初春,阿林和小貝都宣布在10月舉辦婚禮後,我們這塊三人“清凈地”畫風驟變。

  第一轉變的是主題,在此之後的大半年,這個微信群的言論都圍繞兩個姑娘各自婚禮的籌備進展。連群名都被阿林改成“90後圍城女子圖鑒”,意為我們要見證彼此走向傳説中的婚姻圍城,前路不易,風雨同舟;第二轉變的則是熱度,微信群從“周更”變為“日更”,臨近婚禮一個月,已活躍成“小時更”。

  在群中,阿林和小貝是準婚禮女主角,圍觀的我也分到了角色——我一年前辦了婚禮,遂被她們任命為“個性化婚禮導師”,須堅守于這條漫長時間軸上的每個站臺,第一時間給她們答疑解惑。

  大概是性格使然,我們仨在婚禮這件事上都堅持自己做主,打造“我想要的婚禮”這條鐵律不能動搖。然而,不知道是因為參照係太多幹擾自主選擇,還是外在客觀阻力太大,透過阿林和小貝的這半年,我目睹了“婚禮焦慮症”是如何滋生、傳染和加重的。

  婚禮焦慮症,一大源頭是90後與父輩“婚禮觀”的激烈碰撞與撕扯。父母更習慣的方式是包辦代勞,在老家一擲千金找最好的婚慶公司,選擇被千百對新人演繹過的“套路”模版,在大城市工作的子女按時回家“跑通告”即可。但“90後圍城女子圖鑒”群中的姑娘,頂著父母不悅的壓力,在婚禮起點就“奪”回了主導權。

  阿林和小貝在上海、北京分別找了價格適中,氣質青春的婚慶公司,自己給出個性化的策劃細節,交給對方一一執行。這個過程看起來不該存在太多懸念和困難,可90後姑娘們發現,父母和親戚雖勉強讓出了“主導演”位置,卻不甘心完全不插手,時不時要刷一下存在感,提幾條態度強硬的婚禮意見。

  比如,安排婚禮座席時,阿林和老公決定讓關係最親密的大學朋友坐主桌。然而,正要將座席表發給網店制作打印時,雙方父親不約而同地打電話抗議,大呼小叫主桌怎能如此草率安排:“親戚千裏迢迢來一趟上海,不坐主桌説得過去嗎?”就為了“主桌有誰”,阿林和老公不得不推翻已排了一星期的座席表,絞盡腦汁尋求一種“不傷大局,安撫父母”的妥協方案。

  “我在朋友圈剛發婚禮試粧的照片,兩分鐘後老媽要求視頻通話,怒斥發型太醜,説什麼也要重新設計!”小貝在群裏連發了6個無奈“攤手”的表情。

  顫抖吧,90後!就算你萬幸搶到DIY婚禮的權限,也別妄想能躲開父母無死角監控。在90後眼中,結婚是兩個人開心的事,但在父母的思維世界裏,婚禮是兩個人讓兩大群人開心的事。

  闖過“父老鄉親關”後,90後又解鎖婚禮焦慮症的第二源頭:想得太多。

  反模版反俗氣的90後,內心對婚禮個性有著極致追求。為了驚艷四座,可以在微博上關注數十家個性婚禮定制自媒體,每一家每一款都美若天仙,選擇困難,實現更難。

  比如,阿林酷愛魔法題材小説,她設計方案裏的婚禮現場,夢幻如霍格沃茨魔法學校的城堡,恨不能所有小夥伴現場騎上掃帚抓金飛賊。奇思妙想千千萬,婚慶卻説做不了。

  我想起電影《失戀33天》中,婚慶公司的黃小仙兒和同事們,會在下班聚餐中吐槽奇葩客戶的奇葩要求。雖然當下市場擠滿了“私人定制”的招幌,可能經受住90後腦洞的恐怕寥寥無幾——阿林的婚禮策劃師直接拒了她60%的魔法世界布置構想。

  其實,就算婚慶策劃姐姐逆天完成任務,現場觀眾反饋也是一大未知數。比如,小貝的文青表姐,婚禮走中式古典風,連甜品臺都風情萬種:布丁杯坐在扁舟似的淺勺中,雪白的椰汁西米糕齊列于綠葉上,餅幹外側印著折扇扇面,馬卡龍在古樸木盒中絢麗如珠……

  但能懂得這份心思的又有幾人?甜品臺布置好半小時,賓客還沒來得及欣賞,滿滿一桌“江南詩意”,就被蜂擁而至的親戚小孩連吃帶拿消滅幹凈。他們吃飽散去,點心屑紛紛揚揚落在紋樣典雅的桌布上。

  心有余而力不足,一個個夢想泡泡遲早會戳破,婚禮做不到滿分,考到合格就謝天謝地。

  婚期將近,90後已不奢望婚禮策劃還能開出多少花兒,大家在衝刺階段的主要矛盾,轉化為忙碌工作與繁雜婚禮事宜之間的矛盾。

  小貝每天一邊擠地鐵出門採訪,一邊和婚慶公司在微信上死磕布景、流程,和一個個來賓確認能否出席,一天掰成30個小時都不夠用。見小貝焦慮至此,她的90後同事姐姐勸慰:“放寬心,我當初穿婚紗去酒店的車上還在寫稿呢。”

  而阿林近來驚恐發覺,她過于重視某些環節,反倒遺漏了其他瑣碎而必要的事項。比如,喜糖、婚鞋、當日接親迎親動線等。阿林只好求助外援,一口氣拉了十幾人的“緊急工作群”:“兄弟有難,大學死黨速來江湖救急。”

  “改口茶環節你怎麼做的?”“該不該多請一些單位同事?”“喜糖盒要印我們倆名字嗎?”由春到夏,從夏入秋,我們三人的微信群一直淹沒在無窮無盡的問號中。

  每一個問號,每一聲抱怨,都揭示了90後無法逃脫的婚禮焦慮症。磕磕絆絆,手足無措,想象中的完美婚禮永遠缺了一角——可或許就是對這殘缺的深刻記憶,讓我們學會對一次選擇負責,學會對幸福保持主見。

  距離婚禮還有10天,阿林下班後留在公司寄請柬,大晚上忽然聯係不上老公。“我還以為婚禮將近他是不是落跑了呢!兩小時後才知道,他竟然找了個澡堂子舒舒服服泡澡了,説要以最好的精神狀態迎接婚禮……”我和小貝憋笑:“你看,同樣結婚,你老公就懂得怎樣緩解焦慮。”

  阿林回復了一張面色悲涼的自拍,身後是滿桌請柬和快遞單:“我感覺老了10歲。抱歉第一次結婚沒經驗,以及,不想結第二次,焦慮夠了。”(安納)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紐約舉行萬聖節大遊行
紐約舉行萬聖節大遊行
失事獅航客機的首個黑匣子已被成功打撈出水
失事獅航客機的首個黑匣子已被成功打撈出水
醉美秋色
醉美秋色
京張高鐵開始全面鋪軌
京張高鐵開始全面鋪軌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65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