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夜班醫生有苦更有樂:寧願愧對家人,絕不辜負患者
2018-10-26 08:02:17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解放軍總醫院重症醫學科主治醫師王黎(左一)和同事值夜班時在病房查看重症患者病情。記者 邱超奕攝

  陪病人比陪家人多

  “上夜班會給我的生活帶來一些影響,但既然當初選擇了從醫這條路,就要克服困難,堅定地走下去。”

  “今晚這裏有23張病床。1床的患者是腹部外傷,肝臟、胰腺、腸管損傷,接受器官吻合手術後生命體徵不穩定,處于膿毒症休克狀態;14床的患者病情較重,是一位28歲男性,前陣子在高溫下得了熱射病;最需要注意的是11床的患者,這位26歲女性患有重症肺炎,正通過體外人工膜肺來維持生命……”

  晚上9點15分,王黎穿上無菌衣,站在解放軍總醫院外科樓四層重症醫學科的玻璃病房裏。他是該院重症醫學科主治醫師,23位患者的病情,他全部清清楚楚。患者何時來的?如今什麼狀況?檢查結果怎樣?治療手段是啥?……這些問題,他每次值夜班都要實時了解。

  解放軍總醫院重症醫學科住滿了生命垂危的患者,例如多器官功能不全、膿毒症、重症呼吸窘迫綜合徵等患者。情況最重的患者,全身都插著管子,四五臺機器圍著床沿,十幾袋藥水挂滿支架,連血流和呼吸都依靠機器進行,日夜需要嚴密看護。

  上班期間,王黎精神高度緊張,基本合不了眼。“4天一個班,上24小時。早上8點上班,次日中午下班,實際接近28個小時。”王黎參加工作7年,由于總是超負荷工作,需要喝咖啡提神,所以打得一手好咖啡。

  王黎有個5歲的女兒。去年冬天,他被抽調到海南三亞院區,農歷臘月二十九,醫院收治了一位重症肺炎患者。當天中午,王黎開車去機場接家人來過年,結果剛見面,手機就響了。“王醫生,患者病情惡化,呼吸機全力支持也無法改善氧合!”電話那頭的聲音很急切。

  王黎拉上家人直奔醫院,説好的一起吃大餐也變成了吃食堂。“這時女兒不高興了,抱著我不撒手。”救人要緊,王黎一狠心,把女兒塞給妻子,扭頭就走。“我要爸爸,我要爸爸!”女兒在身後傷心地哭喊,王黎的淚水也在眼眶裏打轉:“但我必須要走啊,救人是我的職責。”

  5年前,女兒出生那天,王黎也在值班,結果妻子産後大出血,負責陪護的家人又臨時不在,醫生跑出來找人,竟發現門外沒有家屬。“像我這樣因工作放棄家事的醫生太多了,哪個科室都有。”王黎説,“家人是否理解我的辛苦?我覺得能理解,但情感上不容易接受,這需要我花時間、花精力去爭取支持。”

  解放軍總醫院急診科主治醫師賈立靜一説起孩子,總有些愧疚。她的女兒7歲,經常在她出門時拉著她説:“媽媽別去上夜班了,你陪陪我吧!”她只好蹲下來告訴女兒:“媽媽必須去上班呀,醫院還有很多患者等著媽媽去救呢。”賈立靜每4天一個夜班,經常不能陪女兒。她以前給女兒報了個輔導班,有一次去接女兒,輔導老師説:“原來您就是她媽媽啊,孩子都學習兩年了,還是第一次見您呢!”

  10年急診,賈立靜有6年沒回老家過年。五棵松商圈離醫院很近,可過去5年裏她沒去逛過一次街。“夜班後回家,我累得不想説話。一開始爸媽還開玩笑,説我以前挺活潑的,如今怎麼不吭聲了?後來他們到醫院來看我工作那麼忙,從此特別理解我。”

  “因為夜班,我不能好好陪父母和妻子,工作7年只休過3次年假。”朝陽醫院胸外科主治醫師胡曉星説,他是個足球迷,但經常因為上夜班,不能按時參加和朋友們約定的足球賽。“上夜班會給我的生活帶來一些影響,但既然當初選擇了從醫這條路,就要克服困難,堅定地走下去。”

  難忘棘手的“第一次”

  “只有多經歷挑戰,心中才不會慌。從生疏到熟練,從緊張到沉穩,都是一個個夜班磨出來的。”

  “夜班是很辛苦,但這份工作也讓我得到了歷練。”北京協和醫院外科總值班醫師姚儒上任3個多月,感覺自己進步很快。協和醫院的外科總值班,負責全院所有的外科急會診,晚上常有危重患者需要急救。

  “今年6月3日是我第一天當班,心裏有些忐忑。之前我沒有處理過危重病例,更沒在緊急情況下獨自做過任何決定。”姚儒説,外科總值班需要評估患者的病情有沒有手術指徵,有沒有禁忌以及能否從手術中獲益,而這些判斷,光憑書本知識是不夠的,需要在實踐中不斷歷練。“有的患者確實有手術指徵,但身體耐受性很差,手術風險就很高。另外,與家屬的溝通也很重要,需要考慮患者的家庭組成、經濟情況等,同樣的病情發生在不同患者身上,治療選擇也可能不同。”

  “每個晚上我都會遇見不同患者,必須用所學知識及時給出治療意見,每次值班都是對綜合能力的考驗。”姚儒説。8月底,有位患者反復嘔吐,經過內鏡、CT檢查後判斷是機械性腸梗阻,很可能有腸道扭轉或粘連。經保守治療無效後,姚儒參加了這臺急診手術。“切開患者腹部一看,他的小腸被一層繭樣薄膜整個包裹,這和術前的推斷完全不同,並不是扭轉、粘連,而是感染所致。這説明,醫生對看似常規的病例也要多留個心眼,即使是先進的影像技術也不一定能完全探明病因。”

  姚儒説,當了總值班才體會到,醫學探索永無止境。同幾個月前相比,如今他對急診危重病例的處理更成熟,思考問題更全面,手術操作也更熟練。“剛開始總是心裏沒底,現在已經完全適應了外科總值班的工作。”

  2015年,那時還在北京協和醫院心臟重症病房值夜班的趙丹青遭遇了驚魂一刻:一位心梗患者突然室性心動過速,經反復實施除顫後仍不見效,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趙丹青一時難以應對,急忙打電話找值班主治醫師,主治醫師趕到後馬上對患者進行再血管化治療並留置主動脈球囊反搏,經過緊張搶救,患者脫離了危險。

  “聽同事們説,當時電話裏我的嗓音都在顫抖!”而今,趙丹青也成了協和醫院內科總住院醫師,管理著內科樓裏11個病房。“回想這幾年,那些棘手的‘第一次’碰得多了,心態和能力才逐漸成熟起來。”

  “醫學界流傳著一句話,叫‘嚴于術前,精于術中,勤于術後’。也就是説,手術前後,患者隨時都需要精心照料,而晚上往往只有少數醫生在崗,面臨的挑戰更大,對醫術的鍛煉也就更多。”胡曉星説。

  7年來,胡曉星在夜班中先後遇見各種從未處理過的病情,有刀刺傷、膈疝、咳血、血氣胸等。“只有多經歷挑戰,心中才不會慌。從生疏到熟練,從慌張到沉穩,都是一個個夜班磨出來的。”胡曉星説。

   1 2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七彩炫菊開出“彩虹”花
七彩炫菊開出“彩虹”花
圓明園銀杏大道進入最佳觀賞期
圓明園銀杏大道進入最佳觀賞期
杭州灣濕地的落日秋韻
杭州灣濕地的落日秋韻
千畝紫菜獲豐收
千畝紫菜獲豐收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615480